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君本无意成书家

    ——清代书家蒋式芬的书法艺术

    发布时间:2018-02-06魏宽成

    @@12635@@61021_qiany_1517285229072.jpg@@12636@@61022_qiany_1517285239087_meitu_4.jpg

    图一

    世界上有些事情很是奇特,其结果往往与初衷不同,于是古人便有了“有心栽花花不放,无意插柳柳成行”的说法。在古代几乎没有专职书法家,但一个人从孩童之时只要入学,也就开始了必修课——书法。如果将仕途作为毕生课题,书法则将伴随他的一生。所以说古代书法是一个知识分子必须掌握的手段,并非什么一技之长。换言之,若想仕途顺畅,能写得一手好字也是很必要的。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些人由于字写得非常好,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为后人所重,于是在大众的眼里他们又多了一个身份,即书法家。就清代而言,有“清四家”,更有“浓墨宰相”“淡墨探花”等等,这些人忝列书坛,为当代和后世人仰慕,在书法史上有了显赫和稳定的席位,书法家便成了不变的称谓。

    芸芸众生,人才济济,在清代文人墨客中,可称书法家的不在少数。只不过月明星稀,不是那么显赫罢了。生于1847年的蒋式芬就是这样,一生历经沧桑,几经沉浮,在七十五年的生命轨迹里,不仅取得学识、功名、政绩、口碑,也逐渐成为人所称道的书法家。有一首佚名诗说得恰到好处:“莹窗雪牖气自华,毛锥所欲本无涯。黄蔡兼得天机到,君本无意成书家。”

    我们看看蒋式芬的身世,似乎便会认同这种说法。他字挹孚,号菊叟,河北省蠡县郑村人。五岁丧父,靠母亲为人缝补浆洗为生,也是贫寒人家。六岁时入馆拜贡生周锡孟为师,勤奋好学,16岁时中秀才,也算是出人头地。无奈家贫,难以继续学业,只得执教度日。且喜志未减弱,教学相长,先中举,后中进士,仕途还是顺畅。于光绪年间任湖广道监察御史、湖北学政、吏科掌印给事中、广东广肇罗道。宣统年间为两广盐运使。辛亥后,回归故里,隐居田园。事情就像我们说的那样,出现他意想不到的变化,虽然仕途没有了发展空间,书法却开拓了一片全新的天地。

    我们知道,书法不仅仅是写字,与个人身世、气质、习性、环境、性格等息息相关,或者说是这些因素的综合表现。人们常说字如其人,应该说是一定道理的。所以有人这样说,书法艺术体现着一个人的心灵,他是用线和点勾勒和点厾这自己的心境。

    蒋式芬将一生的跌宕起伏书写于心灵之上,他的运笔提按和脉搏的跳动可以说是同音共律,他的书和心始终是河与水的关系,时而细流涓涓,时而欢快如歌;或急或缓,随心所欲,但有一点就是从不干涸,绝无枯绝。艺术细胞始终活跃,殊为难得。

    蒋式芬的书法从“用心”“用情”开始,并始终贯穿于整个书法生涯。他对自己的书法艺术不止于满足和停滞,循序渐进,在平和与无意中过渡、行进。幼年时学书便是一种无为的心态,显示出挣到的端倪。中年时的墨迹愈加沉稳,表现出大度和静气。虽然已是朝廷重臣,但是行为和学术乃至书法严谨而尽在规矩之中。即使宦海风波出现,也能以沉稳的性格和内心的坚毅泰然处之,知道风平浪静,化险为夷。晚年的书法有一种成熟老练的味道,阅历、心境浸润和氤氲着酣畅流利的笔墨,艺术的高峰自然而来。使人观之熨帖、舒畅,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得到美的现实感受。

    蒋式芬的书法概括起来有四点,经历沧桑,深谙世事,书风刚柔相济,提按分明,书卷之气盎然,为其一;崇尚信义,行事缜密,以行楷见长,毫无矫揉造作之态势,为其二;饱读诗书,胸怀抱负,于灵动间饱见气势,为其三;与世无争,临池不辍,融传统精髓而得个性展施。

    蒋式芬一生创作了大量书法作品,《冷公专祠碑记》(图一)堪为传世佳作。字字结构严谨,运笔从容,上面所言四点一一清晰可见。若颜似柳,而非颜非柳,正是其高妙之处。学书必临帖,入帖是学习必入之门径,出帖方是学有所成。蒋式芬能入能出,最终以自己之面目立马书坛,才是真正的学有所成。

    @@12634@@61020_qiany_1517285218822.jpg

    图二

    蒋式芬的行书四条屏(图二)当为墨迹佳作,为73岁时所书。虽说是人生之路的最后驿站,却看不出丝毫的纤弱和衰颓,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派潇潇洒洒的风度,笔触跳跃,流畅自如,好一派神完气足,踌躇满志的挥洒。像是清风拂面,又似细雨洗尘,给人以清新明快之感。我们看到一些笔画已经有了夸张的意识,看得出来,蒋式芬在有意尝试一种拓展。可惜的是苍天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这对于他的艺术生涯来说,也许是一种缺憾。艺无止境,如果他的寿命还有稍长的延续,可能还有上升的空间。而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欣赏到近乎完美的艺术,而是品尝了他留下的艺术美餐盛宴,应该是十分满足了。

    蒋式芬也许没有苛求自己一定要成为一名书法家,但是他所积累的各种因素,和不可回避与左右的外因,却是他的书法造诣不断积累上升,最终定格在书坛上,理所当然地占有一席之地。他虽无意,亦非偶然,完全与艺术发展的规律相吻合,所以说他的书坛上的名气和造诣的形成,也是必然的结果。

    蒋式芬在中国书法史上虽然不是像苏黄米蔡或欧颜柳赵那样的大家,但他的人格、造诣也是上乘一流的,他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书法,他的学识、品德和开创精神,在今天还是值得称道和效法的。正是这些所谓的小名头,才构成了灿烂的星空或者说长青的茂林。

    蒋式芬的家乡河北蠡县要召开有关他的书法艺术研讨会,将进一步光大发扬他的书法艺术和人格魅力。我们相信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蒋式芬”成千上万,我们不要让他们长眠地下,在今天民族复兴的大业中,让他们的精神熠熠发光,并得到世代传承。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