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内心戏”十足的博物馆策展人如何“讲故事”

    发布时间:2018-01-16吴翠明

    (上接1月3日8版)


    引领审美潮流


    初期从事策展工作的人,容易走入一些误区。比如喜欢迎合观众,做那种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展览,尤其是一些民俗展,动不动就闹洞房、坐花轿,或者摆点锄头犁耙、锅碗瓢盆,从内容到形式粗糙简陋,千人一面;或者追求标新立异,为了营造轰动效应,刻意强调那些假大空或者子虚乌有的所谓“亮点”,把传说当历史;又或者夸大文物或展览的价值,动辄标榜“国内首个/首次”、“目前世界上/国内最大/最古老/唯一”等,反而忽视了对文物、展品、展项本身的学术价值、文化的研究和挖掘。

    还有些展览,喜欢迎合某种不健康的族群文化心理。笔者看过一些客家名人图片展,把当代客家人聚居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名人都拉进来,其实仔细推敲,很有可能这个名人生活的时代,比客家人迁徙定居到该地区的时代,要早得多,两者并不存在传承关系。客家人形成一个族群或支系,有一个历史过程,时代大大早于客家支系形成或定型的历史名人,严格来说并非客家人,甚至还不一定算客家人的祖先,就算二者存在传承关系,但如果不具备排他性,其他非客家族群也可以说该名人是自己的祖先。当然,按这种逻辑,炎帝黄帝都是客家人的祖先,但这种东西出现在祠堂、宗亲会、同姓联谊会当然没问题,可是出现在博物馆里,就失之严谨了。

    我们挖掘文物、展品、展项背后的文化信息,希望通过“讲故事”来吸引观众,是手段;“让文物活起来”,使观众能在历史和现实中观照自身,以史为鉴,有所裨益,或者得到美的享受,为博物馆带来更高美誉度和社会影响力,是结果;但博物馆人应该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引领审美潮流,这是我们的目标。这是一个对博物馆人提出更高要求的时代命题,博物馆人整体的审美水平、知识储备、研究能力、文化素养等,应该超越普通观众,处于社会大众的平均线以上,我们才能挖掘更多高格调、正能量、高品位、立意创新的主题,才能呈现更多丰盛的文化大餐给我们的纳税人。我们交出来的作品,必须不断超越自己,超越当下,它应该是更新的、更美的、更丰富的、更高水准的。


    虚怀若谷,厚积薄发,在不断积累中求进步


    时代对博物馆界提出更高要求,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努力。策展人需要平时积累大量的资料和素材,除了文献资料外,其中一个途径就是大量看展览和拍照留底。读图时代,所谓“无图无真相”,十行字往往不如一张图有说服力,策展需要用到大量的图像资料,书上的图片不一定好找,网络上的图片像素普遍偏低还涉及版权问题,自己拍的照最好用。笔者做过一个欧洲玻璃艺术史精品展,其中一部分展品属于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这对欧洲人可能是一个不需要解释的概念,但对很多国人来说还是陌生的,所以就用到了在欧洲旅游时拍摄过的巴洛克建筑和洛可可内饰的照片。在做道教文物展时,就用到参观道观或者特地去道教场所拍的照片。在给观众、志愿者、讲解员做讲座或者培训时,介绍深圳客家围,说到客家围的起源时,就用到在香港历史博物馆拍摄的某个临时展览的文物——来自广西出土的陶屋模型。

    不断观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从同行的作品中学习,缺憾可以吸取教训,优点可以为我所用,每次观展,尤其是大展,都能给人新的启发。除了博物馆、展览馆的陈列,美术馆、科学馆的展览也要多观摩学习,还有一些城市建筑双年展,甚至各种博览会的展览,他们的展览往往更酷,科技含量更高,在展览手段和设计理念上比我们做得更好。不同定位的场馆、不同行业领域的策展人,对展览的切入点和视角往往不一样,对展品的解读方式也大异其趣,这种观展常常让我们耳目一新。主动跨界学习更能触动我们求新求变,不固步自封,方能不断进步。

    策展人不能闭门造车,需要经常从观众、博物馆志愿者、博物馆会员那里吸收反馈信息。笔者和一些同事,在自己参与策划的展览开展以后,会组织一些策展人现场讲解活动、观众座谈会、学术讲座或者文化参与活动,及时和观众交流,尤其是和对博物馆比较关注的志愿者、会员进行沟通,他们往往能给我们新的裨益和启发。深圳博物馆的部分志愿者,往往都有自己的专业领域,文史知识扎实,品位不俗,其中不乏海归,看过的世界著名博物馆比我们还多,甚至会多国语言。他们能从自己的经历和角度,给我们不少有用的建议。笔者也注册成为一名志愿讲解员,目的就是为了能经常在一线跟观众和志愿者接触。

    策展人要有归零的心态,不管我们从业经验有多丰富,每接触一个新展览,尤其是涉及新领域时,我们都要谦虚,把心态放低,一切从零开始学习。相对于博物馆业包罗万象的行业生态,面对各种差异性非常大的陈列主题,我们的知识储备其实是严重不足的,知识结构也是不完备的。就算是专家,也只能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很少有在多个领域都懂的通才。研究青铜器的不懂陶瓷,研究木雕的不懂书画,研究石刻的不懂明清家具,研究民俗的不懂古生物,研究近代史的不懂古代史,这都是很正常的。但这不妨碍我们成为一个合格的策展人,每接手一个展览,就当自己是一无所知的,一切从零、从头开始学习,只要知道收集资料的科学方法,只要懂得陈列展览的基本规律,只要我们用心,将前人积累的精髓,加以自己的解读创新,还是可以策划出好的展览主题,撰写出合格的陈列大纲,设计出美而新颖的表现形式。

    以深圳博物馆为例,目前除了五大基本陈列,每年还有多则十几个、少则五六个的临时展览,有些是馆藏的,大部分都是借展,国内外各种专题都有涉及,领域众多,差异性也非常大。有些展品和展览涉及的专业领域,对本馆研究人员和策展人来说是非常陌生的。深博一向对内有要求,所有借展,一律得由本馆策展人重新编写展览大纲,要体现新的东西,比如新的章节编排、新的解读、新的背景资料,甚至会对展品基本信息都会有修正。笔者参与策划过的某个展览,就发现由于出借方工作不细致,好几件文物尺寸是错的,需要我们重新测量,其中一件展品,出借方定为中国文物,但专家鉴定是日本文物,还有一些展品,专家鉴定后认为该文物断代有误,也会调整相关展品信息。

    博物一词,本身就有“包罗万象”之意,从古到今,不管时代和公众对博物馆提出的要求有何变化,这一点似乎从来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博物馆的性质决定了博物馆人必须虚怀若谷、厚积薄发,在兼收并蓄、包罗万象式的学习中不断求进步、求突破、求创新。

    工作时间越长,就会越发认识到自己的无知和能力不足。不过,与时俱增的不仅仅是谦卑感,还有幸福感和职业自豪感。别的不说,光是天天接触到这么多人类文化遗存的精髓、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就够幸福了。曾经有个小朋友参加过深圳博物馆的一个活动,他说了一句话我记忆犹新:“通过参加这个活动,我收获了很多冷知识,感到非常开心。”是的,博物馆人提供很多冷知识,研究者和策展人在工作中学到最多的也是各种冷知识。所谓冷,是相对那些经世致用的“热”门知识而言的,但它永远不过时,因为它与智慧有关,与人类的好奇心有关,与美有关,也与快乐有关。广东省博物馆的官微曾发过一篇文章,提到了一名观众的留言:“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但我们有博物馆啊!”这也许是对博物馆人最高的褒奖了。 (下)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