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一块见证战友深情的怀表

    发布时间:2018-01-09江苏 鲍 林

    QQ截图20180109125903_meitu_24.jpg

    收藏于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的这块瑞士浪琴牌怀表,是新四军苏北军区淮海军分区第3支队第7团团长宋耀南烈士的遗物。怀表为不锈钢制,直径4.5厘米,重53.9克,表盘正面蒙有半透明塑料壳罩,具备夜光功能,表链已遗失。1943年7月,宋耀南团长在指挥桑墟战斗中不幸身负重伤,牺牲前,他将自己心爱的怀表交付给时任第3支队参谋长的王通吾同志,希望其与代理团长孙东初一起,接替自己继续指挥战斗。一个月后,桑墟据点终被新四军攻克,但宋耀南团长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这块怀表,也成为惨烈的桑墟战斗和革命战友深厚情谊的见证。

    宋耀南(1913-1943),名光壁,字耀南,江苏新沂人,1932年考入淮阴师范学校,“九一八”事变时因组织学生抗日救亡运动,被开除学籍。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参加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三团。抗战期间,历任沭阳三区区委书记、云台大队政治处主任、中共东海县委委员、县政府秘书、东海县大队教导员等职,1942年任新四军淮海军分区第3支队第7团团长,为宿(迁)沭(东)海地区抗日武装和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1943年7月在指挥攻打沭阳桑墟据点时不幸中弹,医治无效,光荣牺牲,年仅30岁。

    1943年,抗日战争进入局部战略反攻阶段。在苏北淮海区,从6月起,淮海军分区发起沭北战斗,先后拔掉万匹、大房、蔡庄、龙庙、华冲等日伪军据点,直逼桑墟。桑墟位于沭阳北,与海州、牛山(今东海县城)、新安(今新沂市)成三角犄势,是苏北鲁南日军物资运输的必经之地,又便于牛山、海州、新安、沭阳日军接应增援,还可协助新安、牛山日军控制东陇海铁路和连云港港口,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为了扫清沭北地区的最后一个障碍,7月12日,淮海军分区3支队7团在团长宋耀南、副团长孙东初的指挥下,向桑墟据点发起进攻。

    驻守桑墟据点的伪保安五大队400余人,在头目张新中、张胜中、张汉中命令下,凭借据点防守坚固,抵御了7团的多轮强攻。由于地堡、壕沟、鹿砦的阻隔,爆破小分队难以靠近伪军阵地,屡次失利。僵持对峙数日,7团仍无法接近日伪核心据点,只好把桑墟炮楼团团围住。

    为支援桑墟,驻沭阳城的日军头目土肥原、伪军团长张化南不断派出部队北上,驻牛山的日军岩上龟村中尉和伪军121团总队长杨步仁也倾巢南下。新四军淮海军分区七旅特务营、三支队八团围点打援,将援军死死堵截在桑墟据点之外。

    桑墟据点久攻不下,敌人援军步步紧逼,宋耀南十分着急,参战指战员献计献策,提出用辣椒、烟叶熏,挖地道、堆土山封锁,困水困粮等办法,逼日伪投降。

    7团首先向当地群众征收辣椒、老烟叶,迎着风对着炮楼连烧三天。日伪被熏得晕头转向,但还是坚守炮楼不肯投降。宋耀南接着下令挖地道。为了不让敌人发觉,战士们白天睡觉,夜里挖,为了掩护挖掘,还在相反方向竖立数百个草人,以吸引敌人的火力。但在一次夜间视察地道情况时,宋耀南不幸被敌人的机枪射中腹部,身负重伤。

    宋耀南负伤后,7团全体指战员义愤填膺,代理团长孙东初采纳连长徐世平建议,让战士们堆起几座比炮楼还高的大土堆,居高临下,用机枪封锁炮楼出口,逼得日伪不敢外出取粮挑水。随后,孙东初下令摆“臭狗阵”。于是,几百条群众主动献出的死狗,被分解后扔到炮楼附近的壕沟里,经过夏天烈日暴晒,迅速腐败变质。臭狗污染了河水,引发疾病,日伪军断水断粮,一个个染上痢疾,面临穷途末路。就在这时,孙东初故意放松包围圈,让开一条路,引蛇出洞,7团主力则在外围做好伏击准备。伪军果然乘夜寻隙突围,7团战士火力齐发,敌人伤亡大半,其余的企图退回据点,但据点已被我内应人员控制,只好乖乖投降。

    桑墟据点被拔,使日军在苏北的运输线全线瘫痪,从此日军一厥不振,再无能力在桑墟、钱集重建据点。桑墟战斗的胜利,促进了整个苏北战场的形势由被动转向主动。

    宋耀南团长负伤后,仍心系战斗,时常询问战况。剧痛稍缓,他就给前线带话,鼓舞斗志。他还给战友写信,满怀信心地表示:“待伤愈后继续参加战斗!”鼓励全体指战员:“努力奋斗,胜利后见面!”。但事实上,宋耀南自知伤重难愈,考虑到根据地物资紧缺,就在牺牲前一天晚上,将自己的钢笔、皮衣、皮包、笔记本等所有个人物品,全部上交组织或分送战友,没有一件留给家人。这块夜光怀表,是1932年宋耀南考入淮阴师范学校时,家人为其购买的礼物,也是他指挥战斗的心爱之物。宋耀南将它送给了最要好的战友、在桑墟前线指挥战斗的淮海军分区三支队参谋长王通吾,希望其继续指挥战斗,带领指战员争取最后胜利。

    新中国成立后,王通吾先后任淮阴军分区参谋长、苏北人民武装部副部长、泰州、扬州军分区副司令员,徐州军分区司令员等职,1959年病逝。王通吾十分珍视与宋耀南的革命友谊,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建设时期,都精心保存着这块怀表。2006年3月,王通吾之子王振凯将这块见证了惨烈的桑墟战斗和革命战士深厚情谊的怀表,捐赠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永久保存。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