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也说“吴越王银龙简”

    发布时间:2018-01-09邹绵绵

    前时读到《吴越王银龙简》一文(《中国文物报》2017年1月10日6版),作者在文中介绍了所见到的一方端砚,“背面刻有‘吴越王银龙简’,款署裔孙钱泳敬摹。”

    笔者手边适有一份与“吴越王银龙简”相关的石印本资料,它是二十多年前故人画家陈英泉(1925—2003)先生所赠。该石印件资料中有吴越王钱镠三十世孙钱泳(1759—1844,字立群,号梅溪,江苏金匮,今无锡市人。长期为幕客,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工诗词、篆、隶,精镌碑版,善书画篆刻。著有《履园丛话》等)为浙江嘉兴书画家、藏书家计光炘所藏武肃王投龙银简原拓本而手书题写的《题先武肃王投龙银简原拓本》一则文字,以及清人金石书画鉴赏家王祖锡的一则题识。笔者从以上两则题跋文字内容来看,该石印件原本应该还有“先武肃王投龙银简原拓本”的墨拓印件,可惜已佚。好在两则题跋尚完整,因这两则文字对了解有关“吴越王银龙简”事能有所帮助,并对《吴越王银龙简》一文提到的端砚的鉴别或可作为参考,故在此略说如下。

    钱泳题识中有一字已难以辨识,只能以□代,并对述及的一些文献及其作者稍作注释,记录如下:

    右先武肃王投龙银简原拓本,其文已载钦定《全唐文》第一百三十卷。吾友吴君康甫尝为重模二本,远不逮此。其简之所由来,与夫尺寸、制度原委俱见张芑堂徵君《金石契》,毋庸赘述。武肃起于唐僖宗之乾符六年初,以乡兵破走黄巢屡立战功,遂有方面。至乾宁初加封彭城郡王,是武肃世为唐臣。迨朱温篡唐幼主初立中原,丧乱未几后唐莊宗又起魏都,武肃之所以仍用唐年号,曰天宝,曰宝正、宝大者,原冀中兴以存唐社,是武肃不得不已之苦心也。无如时势既□,而年又及耄,盖以立国保民是重,不以沽名钓誉为,心不从罗隐之言自有深意,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也。薛、欧二史(应是指北宋薛居正《旧五代史》,欧阳修《新五代史》)虽未载其事,而《十国春秋》(清人吴任臣编撰)言之甚详,然总未识武肃所以改元之故。近吴郡陆果泉有《武肃用唐年号论》尤见卓识,兹亦不复辩矣。惟考宝正三年是戊子,实后唐之天成三年,案是岁吴越大旱,自上年十月不雨,至于三月,王因亲诣太湖、西湖、镜湖遍投龙简以祈雨。至夏六月旱益甚,飞蝗蔽天昼为之黑,王乃祷天于都会堂,是夕同云四塞,大风雨蝗坠浙江而死。《葆光录》(北宋陈綦撰。主要记载吴越等地怪异事,涉及当时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亦载其事,是简之投必其时也。而《金石契》亦未及。道光十四年,泳以先武肃墓僻在临安,谋之同族正为修建。十五年六月适翰林编修宗人伯瑜先生擢为浙江布政使,政通人和,年丰人乐,是以临安、钱塘、会稽诸坟庙咸为清理而重治之。而吴君银简适于是时刻成,今复见二田计君原拓,属为题记,真千秋佳话也。吴越武肃王三十世孙泳谨志(图一至图六)

    QQ截图20180109123749_meitu_19.jpg

    由题记可知钱泳认为其先祖吴越王钱镠亲诣太湖、西湖、镜湖遍投龙简以祈雨的时间是后唐天成三年,即公元928年。而投简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抗旱救灾。而此事迹在张芑堂徵君《金石契》中未述及。张芑堂徵君,即清乾嘉间著名的古器物鉴赏家张燕昌(1738—1814,字文鱼,号芑堂,又号金粟山人,清浙江海盐人。好古嗜学,工篆刻、勒石,善鉴别,凡商周铜器、汉唐石刻碑拓,潜心搜剔,不遗余力。曾自摹古文字为《金石契》等)。题记最后还提到“(道光)十五年六月……吴君银简适于是时刻成”即题记前面提到的“吴君康甫尝为重模二本”之事。吴康甫,即吴廷康(1799—1873,字元生,号康甫,安徽桐城人。官浙中数十年。与何绍基至交。精金石考据,亦工刻竹。有甎癖,辑有《慕陶轩古甎录》),“二田计君”,即清书画家、藏书家计光炘(1803—1860,字曦伯、曦白,自号二田,又号鱼计,别署竹林逸士,浙江秀水,今嘉兴人。贡生。少孤,闭门力学。长于画,工山水花卉。因慕画家沈石田、恽南田,遂以二田自号。富藏书。著《二田斋笔记》、《二田斋读画绝句》等)。钱泳认为所见计氏所藏的龙银简为原拓本,遂留下了这则《题先武肃王投龙银简原拓本》文字。

    最后再说说清人王祖锡(1858—1908,字二朗,号梦龄,又号惕安,浙江嘉兴人。精鉴别书画)的一则题识:

    银龙简原拓传世绝少,偶有所见,尽属优孟衣冠。八年前因事过莺湖之平望镇,与表棣唐指蓂直牧夜话,云:同镇黄孝廉藏有原拓。笼烛冒雨遄访。获观是册,知即翁海村徵士(清著名书画家、藏书家翁广平(1760—1842),字海琛,一字海村,号莺脰渔翁。江苏吴江人)手拓之一,欲得之而未许也。嗣后,悬悬心目间,积不能释。去春,孝廉物故,其家出此求售,索番鹰十翼,指蓂为予作缘,忻然如数予之,数年积想,一旦如愿相偿,洵乎翰墨之有前缘也。书以志喜。庚子(1900年)季春三月二十又一日秀水惕庵王祖锡书于古金佛闇

    三月中复从钱氏后裔得武肃铁券拓文,后附梅溪(钱泳)摹刻一纸,泥金仿书一纸,并手录国初名家题跋数十家,计装成两册,二难相并欢喜无量。惕安又志(图七)

    7_meitu_20.jpg

    图七

    读以上王氏题识可知“银龙简原拓传世绝少,偶有所见,尽属优孟衣冠”,所言以上述钱泳题记中相关内容来看,洵非虚语。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