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查继佐的《秋江帆影图轴》

    发布时间:2018-01-09方维甫

    1_meitu_18.jpg

    这件《秋江帆影图轴》,纸本,纵89厘米、横38厘米,款识:“拟李晞古意为闇老道兄教正弟继佐”,钤“伊璜氏”白文印。画面前景为巨大的山脚岩石和绕过岩石而流入江中的溪水;中景为岸边坡地上一片疏林杂树,林中隐有篱墙茅舍;远景则是宽阔的水面上渐行渐远的两只如豆的小帆船和对岸高天之下隐现于雾霭的群山。

    画中山石树木不以精勾密皴为之,而是用写意笔法画出;皴染之处的浓淡、干湿、疏密又多变不拘;为显明秋意,还特别在高枝处稀疏地点出了红叶。这些景致恰到好处地统一在秋天简淡宁静的调子中了。此画虽是立轴,却因居高平视的视角,而益发突出了高深旷远的效果。

    整幅画面上部空旷,中下部以苍劲而不失秀俊的笔触绘出疏林秋树、岩石清溪,以及对岸隐现的山峦,从右向左渐次开阔的水面及顺水而下的小帆船,产生出大河奔流入海的效果。由此,作者将富春江、钱塘江流域水边特有的深秋时节清幽辽阔的景色描绘了出来,表现出一派在高天急流中,我自悠然自得的超然心态。而这种简远平淡、超尘绝俗的韵味,带有典型元四家山水遗风。可以说这是一件杰作。

    查继佐(1601-1676年),初名继佑,字伊璜、敬修,号兴斋、与斋,又号东山,晚号钓叟,人称东山先生,海宁袁花人,崇祯六年(1633)举人;工书,能山水,画摹黄公望,书法奇逸,晚年喜写梅。明亡后,随鲁王监国绍兴,授兵部职方主事,曾在浙东地区抗击清军。顺治三年(1646)清军攻占绍兴,他即隐居海宁硖石东山万石窝,改名为左尹非人;顺治九年(1652)于西湖觉觉堂讲学,旋至杭州铁冶岭敬修堂讲学,从学者众,人称敬修先生。康熙元年(1662),罹南浔庄廷鑨私刻《明史》案,列名参校,下狱论死,后获救。著有《罪惟录》《国寿录》《鲁春秋》《东山国语》《班汉史论》《续西厢》等。

    海宁查家的传奇故事就始自查继佐,查继佐与吴六奇的因缘还被蒲松龄以“大力将军”之名写入《聊斋志异》。但这并不是《秋江帆影图轴》的亮点。

    这幅画明明是祖董源《潇湘图》所创“南派”山水一路,以追摹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笔意而作,却说是“拟李晞古意”。查继佐非平庸之辈,焉能不知李唐(1066—1150,字晞古)是从荆浩、范宽所创“北派”山水之法而出?可他却故意南辕北辙地说“拟李晞古意”,这就有点意思了!

    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高宗南渡,李唐亦颠沛流离,逃往临安,以卖画度日。南宋恢复画院后,李唐复入画院,以成忠郎衔任画院待诏,时年近八十。所以他当时画了一幅闻名后世的《采薇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就是画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避于首阳山采薇。这是借古讽今以颂扬民族气节,表达他反对投降屈服的立场,有的题跋也指出此画是“为南渡降臣发”。

    由此,从“拟李晞古意”中推测,这件《秋江帆影图轴》一定含有明志与砥砺之意。所以,款识中所说的“闇老道兄”,很可能是徐孚远。

    徐孚远(1599—1665)字闇公,晚号复斋,江苏华亭人,崇祯二年(1629)与陈子龙、夏允彝交厚,为“几社”创始人之一,并加入“复社”,崇祯十五年(1642)举人,以道义文章名于时;明亡后曾起兵抗清,后追随郑成功到台湾;著有《钓璜堂集》、《几社会义集》等。

    清顺治二年(1645),清兵下江南,徐孚远与陈子龙、夏允彝等在松江起兵抗清。后入闽投唐王,唐王政权覆灭后,渡海入浙。往来于浙、闽间,联络各地义军。顺治六年(1649),复返浙东,入蛟关,结寨于定海柴楼。这时监国鲁王从长垣至舟山,徐孚远就到鲁王处,升为左佥都御史。顺治八年(1651),随鲁王逃亡到福建,居厦门。后追随郑成功,顺治十六年(1659),郑成功进攻南京失败后,退据台湾。孚远仍居厦门,往来闽广沿海一带,与多处义军根据地联系。康熙二年(1663),鲁王死,乃自厦门出走,流亡广东潮州府饶平县,继续从事抗清复明活动。居2年,病卒。后由其次子扶棺归故里安葬。

    从两人的地望和经历来看,他们不仅相识,还多有交往。只是查继佐从顺治三年(1646)清军攻占绍兴后,即隐居海宁硖石东山万石窝,至顺治九年(1652)始于西湖觉觉堂讲学。而这正是徐孚远在闽浙两地间频繁活动联络义军时期。其间,徐闇公一定与查伊璜多有联络,并力劝过查伊璜再次出山抗清。而查伊璜正是在此期间画了这幅“拟李晞古意”的画送给徐孚远,委婉地表明了心志并以之相砥砺。

    但有意思的是,查伊璜于康熙元年(1662)因庄廷鑨私刻《明史》,列名参校,差一点被杀,可这样一幅“通匪”的铁证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而且徐闇公竟也能“卒后由其次子扶棺归故里安葬。”

    难道清初狱讼并非史载的那样残酷?

    当然不是!只是当初查伊璜之“通匪”与徐闇公的“负隅顽抗”,尚属鼎革之际“人各有志”“各为其主”之举,清庭对之非比后来以心怀异志之名、意在打断文人脊梁的文字狱。从这一点上讲,査继佐的这幅《秋江帆影图轴》倒有了一种曾几何时的历史观照。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