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清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

    发布时间:2018-01-09冯 超


    @@12257@@59381_mayy_1515050132518_meitu_16.jpg

    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印面

    @@12258@@59382_mayy_1515050132643_meitu_17.jpg

    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


    清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银质,边长10.8厘米,厚2.9厘米,印体通高9.1厘米,三台,印面正方形,印背蹲踞状虎形钮,虎身刻兽毛纹饰。印面左右阳刻满、汉两种文字,左满右汉,印文“江南长江水师提督之印”,满汉字体皆为柳叶篆。印背虎钮左右两侧阴刻满、汉两种文字,左满右汉,满汉文字皆为楷书“江南长江水师提督之印 礼部造”。印体左侧面阴刻汉文楷书“同治三年九月  日”,为此印铸造时间,即公元1864年10月。右侧面阴刻汉文楷书“同字七号”,为此印铸造编号。此方印信保存基本完好,极为珍贵,为国家一级文物,现收藏于安徽省蚌埠市博物馆。

    《清会典》记载:“凡铸造银印关防,……内外武职一二品,均柳叶篆,虎钮”,“印文,清文左,汉文右”,“提督总兵官银印,虎钮,三台,方三寸三分,厚九分”。按清制,江南长江水师提督为从一品武官,上述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的铸造规制与文献记载完全吻合,它是晚清海军史、晚清政治史以及近代长江文明史研究的重要实物。笔者发现:此方印信最终收藏于安徽,确与安徽有一份不解之缘。

    设置江南长江水师提督的提议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9月,湘军攻破太平天国长江重镇安庆。随即,湘军统帅曾国藩入驻安庆,控扼长江,谋攻太平天国首府天京。同治元年二月(1862年3月),主镇安庆城的曾国藩上奏清廷,建议将安徽省城仍建在安庆,并提出组建长江水师,特设长江水师提督负责统领。曾国藩在奏折上说:“江防局面宏远,事理重大,臣愚以为应专设长江水师提督一员。……必须添设额缺若干,安插此项水师,而即以壮我江防,永绝中外之窥伺。”当时,长江由湘军水师分段驻守,事权不能统一,不利于江防安全,故曾国藩提议专设长江水师提督,整编长江水师,建成劲旅,巩固江防。

    曾国藩的建议得到朝廷许可,但长江水师提督一职无人补缺。《清实录》载:同治元年五月,清廷谕令“以江苏淮扬镇总兵官黄翼升署江南水师提督。”黄翼升(1818-1894),湖南长沙人,湘军水师将领,受曾国藩赏识,逐步被擢升为江南水师提督。按清绿营官制,江南设提督一员,兼管水陆,称江南水陆提督,即江南提督,并无江南水师提督一职。黄翼升署江南水师提督一职,实际上就是后来的长江水师提督一职。曾国藩虽然提议专设长江水师提督,统一整编长江水师,却一直未能推行。《清史稿》载:“时李鸿章至上海,规苏常,翼升移师会剿,诏署江南水师提督,松江、上海诸水军悉归节制。”黄翼升署理江南水师提督之后,主要任务是协助李鸿章进攻苏州、常州的太平军,无法组建新的长江水师。长江水师建设延误至清同治三年(1864年),才得到清廷和曾国藩的重新关注,此后迅速推行实施。

    江南长江水师提督衙署的建立

    同治元年二月,曾国藩提出专设长江水师提督,建议“提督衙署或立安庆或立芜湖等处”。曾国藩建议将长江水师提督衙署建在安徽,基于安徽地处战略要地的认识。对于安庆与芜湖,清廷起初选择的是后者。《清实录》载:同治元年五月,“所请专设长江水师提督,深得古人欲固东南必先守江之意,应如所请。添设提督一员,驻扎芜湖。”此后,长江水师组建被搁置,至同治三年(1864年),才得以继续推行。曾国藩与彭玉麟等水师将领,会同长江五省督抚大员,于同治四年底商议制定出长江水师事宜三十条及长江营制二十四条,呈奏清廷。经过半年的审议,同治五年六月,清廷谕旨允准所奏。其中关于长江水师提督衙署的建设地点,最后确定改建在安徽省太平府,不建在芜湖。《清实录》载:同治五年六月,“新设长江提督,应驻扎太平府,以资控制,无庸议驻芜湖”。主要原因是太平府更具备优势地理条件。另外,“建提督行署于岳州,与太平衙署,各以半年分驻,以便周历巡查”。同治七年,长江水师官弁补缺完成,长江水师基本建成。

    江南长江水师提督衙署建在太平府当涂县。根据《当涂县志》记载:长江水师提督衙署于同治九年建成于当涂县城东十字街,原为当涂县衙旧址。整体建筑结构包括辕门、牌坊、照墙、鼓亭、头门、棋牌厅、仪门、军械库、东西庑、大堂、二堂、三堂、楼厅、签押房、花厅、戏台、花园、演武厅、侧屋等,存续至民国。

    最后两任江南长江水师提督

    同治三年四月,清廷实授黄翼升江南水师提督。曾国藩接到诏令行文后,感到诧异,不知江南水师提督为何职。曾国藩在同治三年五月给清廷的奏片中称:“钦遵行文到臣,查江南全省,额设提督一员,兼辖水陆,驻扎松江,此外并无江南水师提督员缺,惟于元年二月间,臣于复奏改建安徽省城折内曾有添设长江水师提督之请。”“其黄翼升所补江南水师提督,是否即此系新设长江水师提督之缺?”

    曾国藩果真不知江南水师提督一职吗?曾国藩在同治元年五月给清廷的奏片中明确记述黄翼升被诏署江南水师提督,“遵旨令其(即黄翼升)接署江南水师提督员缺,松沪各军,悉归节制”。同治元年曾国藩的奏折以及清廷的诏令,明确表明黄翼升署江南水师提督,两年后,曾国藩如何能说不知江南水师提督一职呢?曾国藩否定江南水师提督,重提长江水师提督,定有缘由。笔者以为,其原因在于同治三年时,太平天国基本失败,整编长江水师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应该正长江水师之名,明确新设长江水师提督一职,故曾国藩借机提出长江水师提督之缺。曾国藩进而提出:“如即系此缺,应请敕部撰拟字样,新铸印信,颁发南来,以昭信守。”印信铸造,则名正言顺。清廷谕令赞同新铸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黄翼升为首任江南长江水师提督。《清实录》记载:同治三年八月,“铸给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从总督曾国藩请也。”同治三年九月,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官印铸造完成,即对应印信左侧的“同治三年九月”字样。

    《安徽省志·文物志》对此印信有基本信息介绍,但其中提出“同治三年的江南长江水师提督为安徽巡抚山西人乔松年兼任”,这一判断是错误的。长江水师提督是同治朝新设立的武职,有清一代,共有五位清军将领任此职,第一任黄翼升,第二任李成谋,第三任黄翼升,第四任黄少春,第五任程文炳,第六任程允和。黄翼升因其功勋与地位,两任长江水师提督一职,第二次任长江水师提督时病故于任上。尤以注意的是最后两任提督程文炳和程允和,皆为安徽阜阳人。程文炳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至宣统二年(1910年)间就任长江水师提督,其病逝于任上。《宣统政纪》载:“已故长江水师提督程文炳遗折内,条奏陆海军应行筹办事宜,老成谋国,濒危犹不忘军事,所言亦条理详明。著该衙门随时酌覆办理。”可见,清廷对程文炳的任职表现基本肯定。

    程允和是最后一任长江水师提督,宣统二年十月,长江水师提督程文炳病逝,清廷任命福建提督程允和接任长江水师提督,并将“同治第七号长江水师提督印信一颗”颁赐程允和,这颗印信正是同治三年九月铸造的江南长江水师提督印信。未及两年清朝覆灭,而提督印信却保存了下来。它是清朝覆灭后长江水师的记忆与印证,最后存留于安徽人之手,得以收藏在安徽,也是历史机缘。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