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一件难得的元代釉下褐彩净瓶

    发布时间:2018-01-09高 奥

    @@12251@@59363_mayy_1515048598536_meitu_11.jpg

    2017年10月,历时两个月,经报纸投票、微信投票、现场投票和专家评审等,由安徽省滁州市文广新局、滁州日报社联合主办,滁州博物馆具体承办的滁州博物馆“镇馆之宝”评选正式落幕,汉铜甗、元青花梅花长颈瓶(三供)、清康熙青花《醉翁亭记》山水诗文大将军罐3件文物被评选为滁州博物馆“镇馆之宝”。今笔者着重介绍一下元青花梅花长颈瓶。

    这件元青花长颈瓶通高22厘米,瓶口径3厘米,底径4.5厘米,瓶高16.5厘米,底高3.5厘米,口径6.5厘米,底径6.1厘米。2011年3月滁州市西涧路元墓出土。瓶直口,口颈相连,颈中部有一圈出戟相隔,颈由上至下渐粗,溜肩丰肩,下腹微收,足内凹,底露胎。腹部饰黑色缠枝梅花,底内隶书一“严”字。瓶、座可分开。座为宽唇平折,边缘为六菱花边形,座颈部呈六棱形,直颈,鼓腹,圈足平底露胎。腹部对称分布四窗形镂空,饰变体莲瓣纹。该墓同时出土元“元故考严公提领之墓”墓志,其正面居中阳刻楷书,“故考严公提领之墓”,右侧阴刻行书“存日居阳九十五年大限於”,左侧阴刻行书“至顺癸酉年闰三月二十九日辞世”。由此可知,该墓葬于元代癸酉年(1333年),墓主姓严,官至提领。

    该长颈瓶应为佛事供器,又称供瓶、净瓶。1984年安徽省青阳县曾出土一对青花供瓶,青花发色蓝中偏灰,积釉处可见铁锈斑,纹饰布局繁复、满密,从上至下,有八层纹饰带,安徽青阳出土的青花净瓶瓶颈上半部绘蕉叶纹、下半部绘蘑菇云纹,瓶腹主题纹饰为三只形态各异的兔子,周围衬以柳树、山石和灵芝草等,画面灵动栩栩如生。类似的净瓶1985年在江西省萍乡市的元代窖藏中也有出土。该净口、颈部分别绘弦纹、钱文、腹部主体纹饰为缠枝木耳花和螺旋纹,这两个地方出土的青花净瓶器座纹饰在构图和内容上几乎完全一致。它们与滁州博物馆这套长颈瓶大小相似、造型也基本一致,应是当时较为流行的净瓶形制。不同的是,安徽青阳和江西萍乡出土的青花净瓶,在青花的用料、纹饰的布局、勾绘技法等方面,具有典型的元代青花瓷器的风格特点。而滁州市博物馆所藏元青花,釉色白中偏青类似鸭蛋青色,瓶身只有缠枝梅花纹一种纹饰,底座纹饰一笔点画,纹饰布局疏朗,画面简洁画风随意洒脱,与元代青花瓷的纹饰风格迥异。最重要的一点是,纹饰发色灰褐,其中见不到一丝蓝调。

    《中国陶瓷史》一书明确定义青花瓷是指一种在瓷胎上用钴料着色,然后施透明釉,以1300度左右高温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瓷器。釉下钴料在高温烧成后,呈现出蓝色,习惯上称为“青花”。因为含有钴料,发色中一定有蓝调。进口料蓝中泛紫,进口料加国产料蓝中泛灰,用浙青或石青料蓝中泛灰黑或翠蓝色,因此,将发色灰褐毫无蓝调的器物定义为青花瓷,显然是不合适的。无独有偶,同样的质疑也发生在九江市博物馆1975年购藏的延祐六年青花牡丹塔盖瓷瓶上。该青花塔式罐1975年出土于湖北黄梅西池窑厂,出土时应为一对,另一件现藏湖北省博物馆,高42.2厘米、口径9.3厘米、底径10.3厘米。塔式盖,钮为七层塔状,直口,肩部堆贴对称羊首与狮首,盖面绘变形莲纹,肩饰云纹,腹绘牡丹纹,下腹绘仰莲瓣,圈足,灰白胎,施青白釉。同样因为发色问题,而遭到不少质疑。

    对于它到底是青花还是釉下褐彩的争议,张浦生先生曾著文认为:“九江博物馆收藏的延祐六年墓葬中出土的青花塔式盖瓶上的纹饰是用钴料绘画还是以铁着色,尚待考证,我认为有可能是铁绘。关于这个问题,还有待于仪器测试。”

    提到元代瓷器,人们总是首先想到大名鼎鼎的元青花,再者就是釉里红和卵白釉。釉下褐彩瓷一直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和关注,笔者翻遍《中国出土瓷器全集》,关于元代出土釉下褐彩瓷的著录可谓屈指可数。褐彩是中国瓷器上最早的彩饰,以铁为呈色剂。褐彩源流可追溯到青釉与酱褐釉合烧的汉代,而目前所见成熟的褐彩瓷出现于三国,但使用很少。西晋晚期到东晋时期,浙江等南方青瓷大量流行在已施釉胚件的口沿或肩部以圆点的形式着彩,多数是对称点四点。在整体的青色中缀以几点褐点,非常醒目。唐代长沙窑彩绘瓷,以铁或铜为主要着色剂,在瓷坯上直接绘成图案,然后再施青釉,烧成釉下褐、绿彩,是早期釉下彩瓷史上的一个巅峰。

    宋代的磁州窑、吉州窑擅烧釉下黑、褐彩瓷,它们对元青花影响深远。如磁州窑釉下彩瓷分主体纹饰和辅助纹饰。主体纹饰占据画面主要位置,辅助纹饰处于画面四周、口沿、足部等。这种纹饰布局在元青花上多有表现。而吉州窑的纹饰,对元青花的辅助纹饰影响较大。如其主要品种白釉褐彩器中,最具特色的纹饰之一是海水纹。此纹饰用实笔细线条,平行勾勒出曲线,以示海水。元青花的辅助纹饰中就常见到这种纹饰,一般多用于器物的口沿或颈部。

    上世纪70年代韩国新安沉船中打捞出水陶瓷中,有景德镇元代釉下黑彩小盘十余件,分別绘人物及花卉、动物纹饰。已故的著名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根据这批出水黑彩实物指出:“由此得知,元代景德镇在烧制青花、釉里红之前,还一度烧制过釉下黑彩装饰品,对于探讨景德镇与吉州窑、磁州窑之间的关系问题,釉下黑彩与釉里红、青花之间的关系问题,都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资料。”滁州博物馆藏的这件有明确纪年的青白釉褐彩瓷器,可以说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冯先铭先生的看法。其对研究元代釉下黑、褐彩和元青花之间的关系,景德镇窑与吉州窑、磁州窑之间的关系问题,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