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构建“联结”,做好出境文物展览策划

    发布时间:2018-01-05盛 夏

    文物出境展览是将凝聚了我国历史与文化的文物组织出境,向国外博物馆受众展示的一种展览形式,这种形式打破了空间的隔绝,将有互相了解需求的两个国家从文化上联结起来,以促进文明互鉴、增进文化理解。自1973年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个出境文物展览“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在法国巴黎成功举办至今,已有40多年,中国出境文物展览策展人从未停止探索并始终致力于用展览的语言为境外观众解读中国历史与文化。境外观众与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对一个中国文物展览的参观体验,不应仅仅停留在“近距离观赏兵马俑或青花瓷”这一层面。确保中国策展人希望通过展览向境外观众传递信息的高效可达,从而使他们对其产生认识、理解并达到认同,是出境文物展览的最终目的。确保信息的高效可达,构建联结是一种事半功倍的方式,应当贯穿于出境文物展览策划的主题选择、故事线搭建、语言风格确定等一系列工作中。

    主题构建联结

    中华文化丰富的内容和精神内涵需要经过策展人的选题和策划有效传达给境外观众,将他们的目光吸引到展览中来从而进一步看懂展览,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利用他们所熟悉的事物搭一座桥梁,也就是上文中提到的构建“联结”。无论是客观内容上的联结,还是逻辑形式上的联结,都能有效提高观众兴趣和接受度。客观内容上的联结是指展览内容和展出国家在自然、人文存在上的相似点:比如在意大利展出汉代文物会自然引起(或加以简单引导后引起)观众对于古罗马的联结,因为二者在时间上有长期的重合;再比如在印度或日本做佛教美术内容的展览能自然地引导观众将自己的国家带入佛教自印度至日本的传播路线之中;还有,如果在墨西哥展览三星堆文化则可以将两个文明对于太阳崇拜的相似进行联结,除此之外三星堆和玛雅文明都处于北纬三十度的纬度带之中。此类内容上能够建立联结的主题、或能够引导观众将中华文明元素与自身所在文化背景的文化元素进行对比的选题会极大地提升信息传播的可达性,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对比不是“优劣对比”,而是去解读文化方面的异同。除此之外,在逻辑形式上看似并不直接的联系也可以作为选题考虑:例如中国“视死如生”的丧葬观念和古埃及的丧葬观念就存在许多逻辑上的相似点;我国山东地区的龙山文化先民有成年拔牙、枕骨变形、口含小球等习俗与新西兰毛利人纹面的内在逻辑存在一定联系。一个角度巧妙的、或者流行的选题会对展出效果起到重要作用。所以一般情况下,应当尽量避免“某省文物瑰宝展”、“某窑出土瓷器精品展”或“某时期工艺美术展”等这类从主题上无法与展出地构建联结点的题目。

    结构构建联结

    选题以外,从展览结构上也应当建立联结。在国内博物馆举办的中国文物展览,由于观众对于知识、文化、历史背景的了解程度较高,所以信息的传达要追求全面而深刻,策展人在搭建展览结构时,往往比较注重建立完整的结构,展出尽可能多的知识点和研究成果,做到展览大纲拿出来“有头有尾”,而观众在观看展览的过程中也能对以往已经存在的知识链加以补充。但针对境外观众,他们与我们无论在历史、文化、政治乃至环境等方方面面都存在极大的不同,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知识点可能恰恰是境外一般观众理解展览信息的障碍,这种状况下,我们是否应当重新考虑大纲结构的完整性?如果为了完整大纲的逻辑结构而掺入了过多境外观众不易理解的内容,而降低了趣味性从而降低有效信息的可达性,显然是得不偿失的。针对对于我们的历史文化背景不甚了解的境外观众,可以适当地将展览片段化、碎片化、主题化,策展的目标从“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转变为讲若干个彼此没有太多逻辑联系的“小故事”,而目的就是保证展览主要知识点或特色展示组的突出地位和趣味性,从而让境外观众尽可能多地了解展览信息,同时对展览也不会失去兴趣。

    语言构建联结

    展览语言的风格对于信息传递的高效可达也是至关重要的。在国内,我们策展人的思想转化为展览语言时,很自然地会去营造感性的观展氛围,这将有助于观众融入策展人营造的氛围,从而更好地吸收策展人希望传递的信息;而这一手段在出境文物展览中是毫无帮助甚至会起到相反作用的:比如我们对于形容词、排比修辞和四字成语的大量使用,在经过翻译后不仅意境全无,还会造成根本无法达意的情况,使得境外观众茫然不知所云。在面对语言环境不同的境外观众时,我们应当将展览语言受众预设为母语环境中的青少年,杜绝四字成语和感性的描述性文字,减少中文修辞手法的使用或者注意不依靠文学手法引导情绪。当“美轮美奂、妙趣横生、浑然天成”被翻译成“beautiful、interesting、natural”的时候,我们是否应当考虑放弃这些无效修辞,用简洁、质朴的展览语言帮助境外观众最大程度地获取展览信息,同时营造氛围的任务可以转嫁于展览现场所能利用的高科技手段。

    最后,出境展览的策展人不仅应当满怀骄傲地讲述我们的文明和文化,更应当以更广阔的胸怀去了解世界其他文化,秉持着文化没有优劣、只有异同的精神思想,从容而自豪地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对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