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安徽阜阳储台墓地 发现战国墓葬

    发布时间:2017-12-29刘建生

    @@12061@@58350_jiacm_1513573651957.jpg

    M26

    阜阳天章水岸国际二期项目位于安徽省阜阳市城区西北,南京路与河滨西路交叉口东南侧,该地块小地名曰“储台”,经考古发掘证实,储台墓地为一处包含有战国中晚期至汉代时期墓葬的墓地。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阜阳市文物管理局对天章水岸国际二期项目所占储台墓地地块进行了抢救性考古钻探与发掘工作。截至目前,已探明墓葬30余座,发掘墓葬29座,其中M1和M2分别为阜阳市文物管理局和颍州区文物管理所抢救性清理。

    @@12060@@58349_jiacm_1513573651832.jpg

    M27出土陶罐

    此次储台墓地的发掘工作收获颇丰,基本揭示出该墓地的文化面貌和性质。年代为战国中期的M1、M3和M26等几座墓葬,代表了储台墓地墓葬的最高等级,其中M1与M3形制、规格基本相同,一棺一椁,椁内划分为棺室、边厢和头厢的形制均为典型的楚墓特征。M1棺室被盗,但边厢与头厢内共计清理出铜鼎、铜壶、铜敦、剑、戈、戟、镜和权杖等40余件青铜器,另有数量较多的漆木器和陶器,结合所出仿铜陶礼器陶鼎的形制以及墓葬的规格结构,推定其墓主身份应为下大夫一级;M3由于早期被盗,铜容器仅出土铜盘和铜匜各一件,另出土有铜剑、铜戈、铜镜、玉环等,另有伞、瑟等漆木器和大量的陶器。最为重要的是出土了一套较为完整的马器,相关铜构件数量约110余件,实属罕见;M26形制较M1、M3稍小,仅有头厢而没有边厢,从墓葬开口的情况来看至少经历三次盗掘,幸运的是该墓仍出土了一批重要的文物,如铜剑、玉璧、玉佩、漆鼓和数量较多的陶器等,其中铜剑和玉璧均保存较好,铜剑的剑首为玉质,剑鞘亦保存完整,玉佩为龙形佩,以该墓所出玉器的情况反推M1和M3的情况可知,如未被盗掘,M1和M3在棺室内也应有玉器陪葬。战国晚期和汉代墓葬均为小型墓葬,分土坑墓和砖室墓两类,部分墓葬未被盗扰,所出陶器器类组合较为完整,可资建立起本地区这一时期墓葬年代判定的标尺,其学术意义也值得重视。

    储台墓地作为阜阳地区一处重要的墓地,由于地处泉河南岸,北距泉河故道较近,多年以来地表被数层淤土层覆盖,地形地貌均改变较大,通过地面调查来甄别墓地文物点的工作难度较大。通过本次发掘,有以下几点值得重视:一是储台墓地所发现的级别较高的战国中期楚墓,在阜阳地区尚属首次,在学术研究层面将进一步拓展楚文化在皖北地区的经略、发展等重大问题,同时对春秋时期阜阳地区曾存在过的“胡”国的探索也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二是储台墓地的发掘是近些年来阜阳地区配合城市基建而开展的为数不多的考古工作,所取得的重要成果一方面说明阜阳地区地下文物资源丰富、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考古工作开展的必要性,从现状的角度来说,这方面工作还存在巨大的潜力和上升空间;三是阜阳地区地处颍河与泉河的交汇地带,古代中原通江南的重要通道之一即为颍河,纵观颍河流域的考古工作,上游的河南省开展得非常充分,而颍河下游的阜阳地区则寥寥无几。储台墓地的发掘是对颍河下游文物埋藏丰富的肯定,提高课题研究意识,加强基础的考古调查、钻探和发掘工作已成为阜阳地区文物保护工作的当务之急。

     (阜阳市文物管理局 刘建生)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