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中国现代文学馆游记

    发布时间:2017-12-29刘 红

    @@12177@@58878_mayy_1514172091049.jpg

    别人的游记,可能是一日游,数日游,我的游记,是十年游。

    从2007年到高原街上班开始,从发现近处文学馆路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开始,我就隔三岔五地参观或游览该馆。“中国现当代文学展”是该馆常规展。数年来,常规展原版、改版、再改版,以及各种临时展,只要时间允许,我一般都尽量第一时间去参观。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冰心、丁玲、杨沫、李英儒等一大批熟悉的、不熟悉的,认识的、不认识的现、当代作家的作品、遗物、手迹、经历,慢慢浸润耳目,丰富心灵。曾经的文学梦,似乎也复苏了,开始试着写些小诗,自娱自乐。

    @@12176@@58877_mayy_1514172090893.jpg

    开始时,馆里只有一幢楼,常规展和办公区都在里面。而且,馆内有展,馆外少树。慢慢地,新楼拔地而起,有了园林鱼池,树种多了,花也开起来了。近两三年来,梅园甚至还小有规模,成了远近一景。有例为证:今年三月中下旬,梅花盛开时节,我带了身份证前往文学馆,但被拦下了,保安说内部施工,所有展览暂停,谢绝参观。好说歹说,就是寸步不让,还说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开放。爱花者估计不在少数,女性居多。想看而不能看,心痒难耐,抓耳挠腮,和保安摆事实讲道理的爱花者,我也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门口碰见过几回。有一次,中午溜弯时,见保安忙着指挥搬运装修材料,趁其不备,我一溜小跑,钻进了梅园。不做亏心事,只为赏梅花,我心坦荡。可惜当时梅花还没绽放,但密密小小鼓鼓的花骨朵也很可观了。心下遗憾了好一阵子,心想今年的梅花可惜了,没人欣赏了。这样过了好些天,文学馆居然又开放了,真是欣喜若狂,第二天中午迫不及待拿了证件进馆进园。三四月,花园里不但有梅花,还有樱花,花树之间,还有文学家、诗人、学者真人大小的雕塑,或长袍或西装,或立或坐,或独思或群聊,很是有趣,有时候我也模仿他们的动作,故作深沉一下。

    就这样,渐渐地,文学馆不但有了内涵,也有了外延。而我,除了观展、赏花,还有了个“惊人”的发现。文学馆南门的立石,正反面不但刻有巴金的名言,立石午后日光下的投影,神似鲁迅侧影!尤其是三月下旬午后。第一个发现,是在樱花烂漫时节,留连忘返时无意中看到的;第二个发现,是在和保安好说歹说争取进园看梅花时无意中观察到的。真所谓,虽属无意,实为有心啊。

    每次从文学馆南门经过,我都要默读一遍刻石上巴金的名言:“我们有一个多么丰富的文学宝库,那就是多少作家留下来的杰作,它们支持我们,教育我们,鼓励我们,使自己变得更善良,更纯洁,对别人更有用。”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