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最后一本书 ——周昆叔先生《嵩山文化文集》读后

    发布时间:2017-12-26曹兵武

    @@12091@@58512_jiacm_1513670543992_meitu_10.jpg


    《嵩山文化文集》是我的老师周昆叔先生的最后一本文集——既是他规划中的最后一本,也是事实上的最后一本。周老师原本打算编完这本书就收手颐养天年。然而,因为年过八十,精力不济,突然患病,他还未及见到此书的最终出版就于2017年7月17日撒手人寰。可以说,周老师的去世,与编撰此书期间的劳累、焦虑、作息失调等是有关的。

    周老师一直是一个使命感极强的学者,学科建设意识也很强。他参与和经手的工作,均竭力向新学科方向努力——第四纪孢粉学、考古孢粉学、环境考古学、嵩山学……我知道,他最后一个想法是希望在嵩山学的基础上,提出中文化并创造一个能够涵盖古今中国的哲学体系来,作为他数十年跨学科探索的总结。这些在这本书里都能看到一些端倪。

    从他搞环境考古开始,我即有幸接受周老师的教导,并有机会保持不断切磋。我受当时中国历史博物馆(现在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委托到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接受培养,是第一个环境考古方向的研究生。因为带着历博馆长俞伟超等先生的期望,周老师事无巨细,对我的学习与生活各方面都关怀备至。直到我已经离开历史博物馆,他在北京及其周边进行考察或者开展学术活动,只要有可能,也要通知并带上我去参加。我理解,这实际上就是学校教育和现场教学的继续。我虽然后来没有全力从事环境考古,但是环境考古的思维方式与理论方法则一直融汇在以后的不少工作之中。

    周老师的时空感极强。他总是顽强地抓住关键地点的关键问题、人与环境的关键问题展开工作与研究。他的环境考古从北京出发,跟踪扩展到关中和中原,并试图将渑池班村和洛阳皂角树作为解决两张皮融合问题的两个突破点。他在对黄河中下游广泛的考察之后提出全新世“周原黄土”概念,主要是为了揭示黄土堆积与人类文化层的关系,以及自然环境与人文活动的耦合关系。而从周原开始,又一路向东,一直将早期人地关系追踪到山东,后来还有机会到长江三峡和浙江。周原黄土的提出和命名,既深化了黄土的认识,也真正将自然与人文研究结合了起来。在工作的每一个地方,他都计划开一次由中国第四纪研究会环境考古学专业委员会主办的环境考古学术研讨会,进行资料与认识的汇集、交流、总结、提升。首届在陕西临潼,第二届在河南洛阳,第三届在山东济南,第四届在浙江浦江。本来是希望沿着黄河长江,关键地段都梳理一遍。但是奈何精力有限、人生有限,之后的几届,就只能由委员会的新一届重新规划了。

    他研究的最后落脚点锁定在了嵩山,因为他认为这里是中国式山水文化的枢纽,中原的核心。这是他的环境考古的一个升华,是真正的由面到点的回归。为此,他提出了嵩山文化圈的概念。尽管文化圈的概念在人类学、考古学与地理学中都不是新概念,但是他却像发现了一个宝贝,兴奋得了不得,从山、水、土、生、气、位等多个角度多次进行论证。他的一篇谈嵩山文化圈的通俗性文章经我修改后刊登在《中国文物报》学术版,引起嵩山所在地郑州方面的高度关注,被推荐给《文明》杂志全文转载,并专门邀请他到郑州去做报告,并对其后续研究给予了大力支持。为完善研究计划,他在2006年9月曾专门组织召开了一次多学科学者参加的座谈会。

    我认为,周老师和一批嵩山学者的研究接近于新时期一种真正的地方性研究——既是考古学和环境考古的地方研究,也是文化的、地理的、区域发展的多学科的研究,尽管仍然是粗放的框架式的。我们考古学最习惯于大时空地建立时空框架和发展谱系,尽管非常注重重点区域、关键遗址、重要单位。但是,像嵩山文化圈研究中这样包括地质地貌、地理环境、生物生态、人类适应、文化精神的综合研究,还不多见。很多地方也有研究和介绍名山大川、风土人情的书,但像这样饱含科学精神与实证资料的,也不多见。

    周老师做学问做事情贵在一个坚持,坚韧不拔,如牛虻叮在自己的对象上。其中有两年时间他以七十多高龄基本上长住嵩山,不仅走遍山山水水,并和当地知识分子、艺人、老百姓,包括炊事员、和尚等交朋友、聊天。可以说是读尽了每一条史料,走遍了每一块土地,考察嵩山、阅读嵩山、记述嵩山、梳理嵩山、分析嵩山、讴歌嵩山,并撰写出版了《嵩山行》一书。他是带着感情、带着使命、带着责任做这件事的。在做这件工作的过程中,他考虑到了环境考古的学科地位、中原地区在中华文明中的地位以及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等。现在这本文集,则是他试图做的一个学术上的交代。

    我清楚地知道,这件事情凝聚着他深深的爱国情怀,是华夏文明起源中原中心说另一种求证,对中华民族与中国文明及其精神归依与未来寄托的另一种追寻。这里包含着他们那一代生于战乱忧患、成长于新中国、求真结果于改革开放之后的一代学者的责任感、使命感、紧迫感。周老师为此真正做到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今天,这本最后的书在各方的关怀帮助下终于出版了,周老师也可以安息了。

    (《嵩山文化文集》,郑州中华之源与嵩山文明研究会主编,周昆叔著,文物出版社2016年出版,定价268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