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使文物洁净 还文物尊严 ——访“多功能文物除尘布”专利发明人王允丽、王春蕾

    发布时间:2017-12-22文 犀

                       916820657864459972_meitu_41.jpg钟表————故宫开放部除尘科提供_meitu_50.jpg

                                                   钟表(故宫开放部除尘科提供)                                             

    由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的科研人员王允丽、王春蕾开发研制的“多功能文物除尘布”,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实用新型专利。笔者早有耳闻,这是文保领域第一块专用“抹布”,此布很是神奇,陈年积土一擦就净。百闻不如一见,看到这块极其柔软、膨松的白色毛巾时,第一个想法是用它擦擦脸……两位发明人介绍说,这是“多功能”中的一项,就此,她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问:文物除尘布有哪些功能?应用范围是什么?

    答:大致有三方面。

    第一,“除尘”。除尘布是双面绒的设计,长绒的一面除尘效果好。适合纺织品、纸类、玉石器、漆木器、金属、皮革等多种文物材质使用,也是展柜玻璃、古建以及原状陈列等的理想除尘材料。还适用于高档艺术品的保养,也是擦拭钢琴、电子屏幕、美容的专业级用品。

    比如大家知道的,书口上的尘土很难去除,羽毛上的灰尘难除,但使用除尘布可轻而易举的擦掉,是干擦。因为属无痕擦拭,很多易损的表面均可使用。

    第二,“打磨、抛光”。除尘布短绒的一面有磨光功能。用于木器、金属、盘串等的表面处理,光亮柔和,效果极佳。

    第三,“吸水性好”。做过两组试验,分别是与普通毛巾同克重和同尺寸的对比,吸水量是普通毛巾的2-6倍。可用于修书、修画的吸水步骤,生活上做干发帽、美容巾。吸附能力也特别强,可放于冰箱代替活性炭吸味儿。

    问:那它是什么材料做的?功能如何实现?

    羽毛除尘后_meitu_47_meitu_49.jpg

    羽毛除尘后前()后(下)

    :采用超细涤锦合成纤维织造。纤维投影宽度接近于纳米级,其横截面成菊瓣状,增大纤维表面积,使织物的孔隙增多,因此它的吸附性和锁水效果好。在擦拭物体表面时,可以形成无数个微小的小铲,铲起小至几微米的尘埃颗粒,不易造成物体表面的划伤,因此具有很好的除尘功能。为擦拭文物专门设计的双面绒,长短适中,非网套结构,不会挂损文物。固定绒毛的设计,降低了脱毛率。高弹性的手感,操作时能够舒缓手的重力对文物造成的损害,安全高效。白色无荧光染料漂染,不会对文物造成颜色的污染。PH值为中性,这些都是经过专业机构检测的,完全可以放心使用。

    问: 它与市场上普通的双面绒有什么区别?

    答:除上面介绍的原材料、设计上的区别外,使用者可以眼观绒的长短、疏密,手感对比其柔软程度,最主要是使用效果差别极大。

    盘串_meitu_42.jpg

    盘串

    问:请介绍一下使用方法。

    答:文物表面平滑的,可擦;表面不平、有损的,可沾、可揉;根据不同情况采用多种操作手法,一般都是“干”用,也就是不用水。也有例外,如纺织品除尘,因为尘土都在纤维内部,除用干布擦、粘外,看到除尘布上再没有尘土粘上时,用极少量水将一块新的除尘布喷潮,做最后的擦拭,肉眼基本上看不到灰尘了。除尘布脏了以后可以使用洗涤剂水洗,晾干后,揉搓可恢复原状。可反复多次降级使用,建议脆弱的文物表面要使用新的,防止清洗后的纤维内部有颗粒物残留损伤文物。

    显微镜下的纺织品_meitu_46.jpg

    显微镜下的针织品

    问:您们介绍一下研发经过。

    答:我们的研究方向是做纺织品的保护与修复,故宫的传世纺织品文物大多保有鲜艳的颜色,浸水后会出现浸痕、串色、褪色等等,因此急需寻找一种既要洁净,又要无损,最好不使用水或少使用水的处理方法,最早超细纤维织物的发现和使用就是出于这个原因。2005年春天,听美国同行介绍,2006年初,购买到美国特百惠牌,试验效果很好,还曾在《中国文物报》撰文“介绍几种物理除尘的新材料”。但它的织法和设计对于文物来讲有很大缺陷。此后十年我们研究了有上百款超细纤维布的原材料及各种织法,与近10个厂家协商过如何研发,在2016年,经过6次试验,六次检测,终于达到了我们满意的效果。


    太和殿的龙——故宫开放部除尘科提供_meitu_45.jpg

                     太和殿的龙——故宫开放部除尘科提供             

    问:使用效果如何?

    答:经一年多的试用,我们故宫的多个部门,还有十几个省的文博单位以及多家图书馆反馈效果非常好,得到管库房老师最贴心的表扬:“你们给文物做了件大好事”。一年里,我们还对除尘布应用于多种材质文物,在使用效果和机理研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能够充分证明,首先材料本身对于文物本体没有任何损害,且在实施过程中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使用人对文物的损伤。其次使用后,人眼看不到任何灰尘的痕迹,清洁程度足够高,完全达到了安全、高效的除尘目的。使很多文物能够避免使用水及溶剂的清洗,是文物的一大福音。

    感谢你们研发出这样实用的、能够使文物洁净,还文物尊严的好产品。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