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文博系统古籍的收藏特点和展示

    发布时间:2017-12-05柳向春

    博物馆是征集、典藏、陈列和研究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的场所,并对那些有科学性、历史性或者艺术价值的物品进行分类,为公众提供知识、教育和欣赏。从广义的角度来说,博物馆收藏古籍、展示古籍,也是它的职能之一。但正如大家所知,现阶段文博系统的古籍收藏及整理研究状况,并不乐观。而在博物馆内进行公开的、专门的古籍展示,更是不多见。对于公众而言,文博系统的古籍,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文博系统究竟有没有古籍收藏?这些收藏,于其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2007年起,开始了全国范围的古籍普查工作。到2008年,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共51家,其中文博机构有5家。2009年公布了第二批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62家,其中文博机构6家。2010年公布第三批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共37家,有文博机构9家。2011年第四批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16家中,文博机构6家。2016年第五批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的14家中,文博机构有3家。五批共计180家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其中文博机构29家,占了近1/6的份额。鉴于国家重点古籍单位的评选标准,文博系统的古籍收藏,至少从质量上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


    从内容上来讲,文博系统的古籍收藏,其实还存在很大的问题:


    所藏古籍是作为资料购藏,而非藏品。首先这些古籍是作为工作人员的知识储备来源;其次这些古籍是作为展览的资料来源。不是藏品,所以,缺乏展示的平台,也缺乏研究的动力。


    将古籍文献作为艺术品收藏,而非古籍本身。这个方面,比较典型的例子,如手稿、信札,在文博系统中,主要取其书法属性。再比如版画,在文博系统中主要作为绘画的参照物来收藏。因为定性不同,所以导致了对待这些文献的方法有所不同。


    文博系统的古籍收藏,并非有意搜购,所以随机性比较强。如上海博物馆所藏古籍,有很大部分是随同捐赠者的其他物品,作为附属物一并收入的。因为是作为附属品进入收藏系统中,也导致了两点,一是因其附属品的标签导致不受重视,再就是不成系统。


    对于以上问题,其实需要我们注意的是,要时刻留意区别作为艺术品附庸的古籍文献与作为自足系统存在的古籍文献本身两者的区别与联系,以及在不同场合中的转换与鉴别。

    再从古籍本身的特点来看,古籍的展示也有其特殊性。文博系统收藏的其他藏品,展示重点在于其形象及工艺。但对于古籍来说,不仅要展示其物理形态,更要展示其内容,且后者更为重要。而现有的展陈手段,必然导致古籍的陈列存在以下问题:


    只可远观,无法仔细观赏和触摸;


    只能展出局部,无法呈现整体;


    主要展示其物理形态(版式、装帧等),对其内涵基本无法揭示。


    要弥补古籍文献展陈的先天不足,就要从不同层面上采取一些措施,以尽量使得馆藏古籍文献为大众所知,从而也能为大众所用。大致而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加强文献建设,壮大古籍收藏。古籍文献在文博系统之内,不一定是主流藏品。但如果在资源建设这方面能够增加空间,那足够大的体量,一定会使得它的地位和境遇有所改善。


    要做好编目等基础工作。完整、全面、方便的编目检索系统,是揭示包括古籍在内的文献的基础。只有把基础工作做好,才能使得古籍的基本面貌得到展示。


    做好推广、普及工作。可以采取个案研究的方式,将特定古籍文献加以深入介绍与研究。也可以通过图录、书志等方式,将馆藏古籍的基本特征揭示出来,展现给大众。


    整理出版。尤其是流传较少的、内容比较重要的古籍文献,通过整理标点的方式,将其内容揭示出来,方便快捷且可以以低廉的价格传递给读者,是一个比较可行的方式。缺点在于不能展示其物理形态。


    影印出版。对于一些比较珍稀的版本,一些有着特殊形式或内容的文献,可以采用影印出版的方法,将其展现出来。但这种方法相对成本较高,且对于一些特定的古籍研究而言,如纸张、修补甚至装帧等方面的研究,仍不能满足需要。


    展览展示。这种方式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看到古籍本身,一目了然。对于古籍版本研究而言,这种亲见,是其他方式所不能替代的。但古籍研究,显然远远不止版本研究。内容的揭示,对这种展示方式而言,也是个极大的软肋。且即便是版本研究,隔着展柜的传统展览,也不能够全部满足。(目前国内的一些博物馆,也在探索通过多种手段,在展览中展示古籍内涵,编者注)


    数字化上网。这是一项方兴未艾的古籍展示方法,目前正在逐渐推广。相对来说,这是现阶段最好的文献展示方法,无论是内容还是其物理存在方式,都能得到较好的展示。但缺点仍在于成本、设备,以及一些需要接触到古籍本身的特定研究方面的不足。


    数字化展出。数字化展示可以将所有需要展示的细节,多角度、多类型地展现给观众或读者,与前面所言的数字化上网不同,它是一种多维度的展陈方式。但缺点也存在成本过高,且需要展陈人员具备极高的专业素养,否则仍然不能够满足所有需要者的要求。


    综上所述,对于文博系统的古籍文献收藏而言,因为其先天的不利条件,再加上古籍文献本身的特点,使得收藏、揭示和研究,都存在不少障碍。文献的价值在于利用,所以仍然需要相关从业人员通过各种方法的综合利用,尽可能地将其介绍给大众。这不仅可以让文献活起来,实现其固有价值,也是我们文博工作者的职责所在。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