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串联了清末历史的漱芳斋

    发布时间:2017-11-17罗静芝

    3.JPG4.JPG

    漱芳斋,原是故宫乾西五所之头所。乾隆皇帝即位后,将其“龙潜之地”乾西二所升格为重华宫,并把与之相邻的头所改造为漱芳斋。“漱芳”二字,寓意芳华高洁,品质高尚。现在的漱芳斋作为北京故宫贵宾接待室来使用,迎来送往着各国政要精英,当下我们所看到的漱芳斋也并非乾隆初建时的原貌,而是打上了浓厚的清末烙印。

    隔扇内的诗句

    走进漱芳斋东廊,左右两边的门房隔扇内贴着几幅字画,其中有两段诗句出自苏轼的著名政治诗篇《山村五绝》,为晚清大臣李培元所书。

    竹篱茅屋趁溪斜,春入山村处处花,无象太平还有像,孤烟起处是人家。

    烟雨濛濛鸡犬声,有生何处不安生,但令黄犊无人佩,布谷何劳也劝耕。

    在诗中,苏轼批判北宋朝廷实行的新法,破坏了诗情画意的古村落,曾经的美好景致荡然无存,民不聊生。在清末政局的特殊背景下,李培元书写如此诗文,可能是借古讽今,拥护慈禧太后维护祖制、反对变法的政治主张。无论生前死后,世人对慈禧太后都评说不一,毁誉参半,说她贪恋权力也好,思维保守故步自封也罢,这位统治时间近半个世纪的“女皇帝”,在近代史中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戏台上的文字

    走入漱芳斋院内,这座宫中最大的单层戏台格外引人注目。一般戏台上本该写着出将、入相的位置,在这里却标着“佾舞”和“谐音”。它们的左侧都分别写有“陆润庠”字样和“臣陆润庠”、“敬书”两枚印章,中间有隆裕皇太后的宝玺。

    陆润庠为晚清状元,是经历同治、光绪、宣统三朝的元老,光绪时期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他陪同帝后西去,深得慈禧太后的赏识。此人在政治方面也与慈禧太后保持一致,认为“成规未可墨守,而新法亦须斟酌行之”。前半生仕途一路平步青云,高官厚禄,光宗耀祖;后半生经历政治变革但始终对前朝忠心不渝,清帝逊位,他继续留在宫中当溥仪的老师,称自己为亡国大夫,终日怅惘,直至病故。陆润庠的文学和史学造诣深厚,书法艺术堪称一绝,在故宫博物院和苏州园林等地,都留有他的墨迹。

    此处的“佾舞”体现了以天子为尊的礼序。佾舞不仅是一种舞蹈形式,更象征着地位和身份,无论从形式到内容都要遵循一定之规。不同于民间创造的舞蹈,佾舞可以传承思想,凝聚人心。很多人都知道“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的典故,孔子认为季氏这种破坏等级秩序的僭越行为违背周礼,不能容忍。君臣尊卑有别,大概同样是忠于清帝的陆润庠心中所想。“谐音”代表和谐的音律,同样是在强调君臣间的位次和谐。除此之外,佾舞与谐音,还表达了歌舞升平的美好愿望,可谓相得益彰。

    再看戏台前悬挂匾联“生平叶庆”和楹联“日丽瑶台,寰宇休明传鼓吹;风清玉漏,万方欢乐入歌谣”,虽没有落款,但有专家将此处字体与外东路光绪御笔的匾联进行对照,发现字体一致,推断应为光绪皇帝所书。德宗一朝,先是慈禧和慈安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慈安太后离奇去世后,慈禧一人独掌大权,而随着载湉因为支持变法而被慈禧幽禁于瀛台,清朝国运已处在弥留之际。当此危亡时局,慈禧仍在戏曲演出方面挥霍无度,从民间挑选名伶进宫承应,使内廷演剧发展到最后的高潮。

    庭院中的庆贺

    自乾隆初年建造至今历经200多年的历史,漱芳斋记录着清代帝后的娱乐庆典活动,每逢皇帝万寿、皇太后圣寿、除夕等重要节日,在此处宴饮赏戏既惬意又怡情。同治年间,慈安和慈禧就曾多次在漱芳斋用膳,比如《穆宗实录》记载道:“同治六年正月上,庚午,上诣大高殿、寿皇殿行礼,御保和殿,赐王以下文武大臣,蒙古王、贝勒、贝子、公、额驸、台吉及朝鲜使臣等宴,奉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幸漱芳斋,侍午膳。”

    这里最后一次作为庆贺场所,是逊帝溥仪大婚之时。1922年,溥仪和婉容的婚礼,维持了前清的规制,在漱芳斋戏台连唱三日,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等戏曲名角都被请上了舞台。按常理,皇帝大婚的曲目应为《龙凤呈祥》一类吉祥喜庆的剧本,但溥仪却钦点了悲情戏《霸王别姬》,并在最后一天作为压轴出演,令在场之人瞠目结舌。据记载,宫中演剧按照承应内容选择剧本,多数是固定的曲目,一般按照节日、喜事、祝寿等类别安排曲目,悲情戏目于大婚时上演在清史上还是头一回。

    殿堂里的照明

    漱芳斋殿内现在使用的琉璃灯也是晚清时期安装的,灯罩颜色鲜艳、造型华美,原配的菲利普灯泡已经替换下来,成为故宫博物院的文物藏品。电灯进入紫禁城颇费周折。当时世界大环境的变化使得中国的一些有识之士发起了引进西方思想、科学技术和设备进行自强、自救的洋务运动,电灯也随之而来。起初,由于清廷内部的保守派反对将电灯安置于紫禁城内,故而先装在中南海的仪鸾殿和颐和园试用,在认识到电灯较煤油灯更明亮、方便、安全后,它才得以进宫,电灯的到来给古老的紫禁城增添了新气象。

    从清末至今,已有百年光阴,斯人已去,神州大地焕然一新。驻足于漱芳斋中,感受昔日锣鼓喧天的气氛,小小庭院里,交错纵横的痕迹,串联了岁月的点滴,清末历史,可见一斑。

    (《中国文物报》2017年11月17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