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百花齐放 推陈出新

    “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综述

    发布时间:2017-11-16本报记者 贾昌明

    11月3日至4日,由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举办的“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在京召开。来自全国23所高校、14家科研单位和19家博物馆的百余位专家学者和媒体代表参加了会议。

    手工业是从史前到历史时期人类最为重要的活动之一,涉及技术、生产组织、原料获得和产品流通等多个层面和环节,进而上升到疆域、政权控制等概念,影响到古代社会的每一个人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我国考古学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扩展,手工业考古的重要性和地位日趋提高,年代从旧石器一直到明清,研究对象涉及玉石器、骨角器、陶瓷器、漆木器、金属提炼和金属器铸造、制盐等。在传统考古持续深化对古代手工业研究的同时,科技考古逐渐成为古代手工业研究的主力军,由此可以看出研究技术、手段的进步和学科的深层次融合。在这样的背景下,“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的召开可谓正当其时。

    此次“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分为“手工业考古理论与实践”“手工业遗产保护与传承”“手工业综合研究”“手工业技术与经济-石器”“手工业技术与经济-瓷器”“手工业技术与经济-冶铸”“手工业技术与经济-玉器及其他”“手工业技术与经济-陶器、骨器”“手工业考古发现与研究”等九个讨论组,共有83位学者发言讨论。

    第一组是手工业考古理论与实践。这其中既有白云翔从产业链的角度阐述了技术、组织与社会的关系,魏明孔用众多案例论述考古新发现对传统手工业研究所具有的极大的推动作用,王光尧阐述早期以制陶技术为代表的手工业在中国古代国家形成过程中的作用,也有杨军昌、方向明、李延祥、苏荣誉、李映福、秦大树等学者从各自的具体研究中阐述了现场信息提取、史前玉器制作、青铜冶铸、制瓷等方面的研究进展。

    第二组是手工业遗产保护与传承。几位学者为听众带来了鲜活的针对民间传统手工业的民族学考察成果,如浙江中部山区的榉溪村的手工业考察、贵州榕江县的大利侗寨的传统纺织印染业、西藏地区的传统佛像制作等,并极有针对性地提出当今传统手工业技艺所面临的诸如村镇衰落、传承无人、利润微薄等方的问题,尤其是工业化下生产率相对快速的进步部门会导致如传统手工业等停滞部门出现相对成本不断上升的“成本疾病”的问题,以探讨新形势下如何更加有效地保护传统手工业技艺,并使其真正得以传承。

    第三组是手工业综合研究。学者通过考古发现和古代文献,对特定年代、领域和遗址的手工业情况予以综合论述。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有北京大学连续两年通过实验考古方法对史前建筑复原及其相关研究,以此可以探讨建筑的方案设计、施工组织和工程技法等问题,并深入探讨将实验考古引入史前建筑研究的经验和局限性。考古发现带来的手工业生产组织的信息也值得注意,有对近年发现的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漆器背后所折射的西汉漆器手工业的探讨,指出其中既有官营手工业和民营手工业,也有不同于前面两种的王国手工业。有学者对殷墟历年发掘出土的海量手工业制品,以及不同门类的手工业作坊的分析,指出当时是以家族手工业为基础的手工业形态,也有王室对礼器制作的有效管理。

    接下来的五个讨论组则是针对石器、瓷器、冶铸、玉器、陶器、骨器等具体门类的手工业生产的深入讨论。

    石器是从旧石器一直到历史时期的最主要的生产工具之一,其制作自然也是当时的主要手工业之一。石器讨论组主要集中在旧石器时代的环境、文化演进以及石器技术的发展,实验考古在验证技术的可靠性和效率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磨制石器的研究长期以来进展较为缓慢,近年的研究有所升温。与会学者带来的既有微观的微痕分析,也有宏观的区域史前石器制作、分配和技术组织方面的研究。

    瓷器一直是考古学研究的热点,其生产技术、组织、流通等一向被业内所关注。该组共有13位学者参加讨论,是人数最多的一组。近年来瓷器研究亮点不断,这和考古新发现息息相关。一方面是一些重要的瓷窑址的发掘,确定了产地,厘清了技术和产品来源,另一方面是水下考古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发现,为产品的流向指明了方向。讨论组为我们带来了诸如新发现的秘色瓷窑址及其生产工艺,景德镇明清御窑厂范围、布局及其背后的生产组织和管理等研究,也有北宋中期越窑、隋唐五代时期白瓷等窑系和品种的技术历时性演变。水下考古、丝绸之路沿线考古等发现带来的海上瓷器贸易源流也是讨论的热点话题。

    冶铸考古是近年异军突起的考古研究领域,重大发现不断,研究持续深入。这一方面是考古学研究领域的不断扩展和深化的必然结果,也是科技考古不断融入考古的体现。讨论组的热点,既有基于冶铸遗址的发现所带来的生产技术和生产组织的认知革新,如安徽台家寺遗址、殷墟青铜器铸造作坊、西汉都城铸钱遗址等,也有以冶铸技术的传播为线索的早期文化交流等重大课题,如砷铜的传播等,均为当前冶铸考古研究的热点话题。

    玉器制作技术一向是玉器考古的重要部分。分组讨论中,玉器钻孔技术成为探讨的重点,既有基于实验考古的研究,也有依靠三维显微镜的微痕观察。此外还有“凹雕工艺”“金筐宝钿”等外来工艺对中原制玉工艺影响的探讨。盐业考古也是近年研究的热点之一,讨论会带来的重庆郁山盐场遗址和黄骅大左庄唐代制盐遗址的发现,是中国古代四川地区和环渤海地区制盐业的典型代表。

    陶器是考古学研究的基本内容,但是长久以来主要基于类型学的研究。 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陶器生产及其背后的生产专业化和社会复杂化逐渐被人们所关注。会议带来的,有对陶器生产标准化程度的分析方法,有根据制作痕迹、掺合料等对制陶工艺的分析,也有基于云南西双版纳傣族制陶的民族学观察记录。此外,骨器制作的研究也是讨论的内容之一。

    手工业考古研究一直受到考古发现的直接推动,压轴的讨论便是手工业考古发现与研究。10位学者带来的,都是近年关于古代手工业的重要考古发现,如大冶铜绿山、桂阳桐木岭、重庆炼锌遗址群等,也有二里头、丰镐等古代都邑手工业遗存的新发现,就连最新的山东邾城出土的新莽铜器也被予以介绍。

    总之,此次“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规模宏大,涉及范围领域广,研究方法不断创新,理论探索逐渐迈上新高度,基本反映了当前我国手工业考古的现状。

    (《中国文物报》2017年11月17日6版)

    编辑李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