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故宫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引发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7-11-10赵鹏


    2015年岁末,故宫博物院启动了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它依然是“故宫大修”的一部分,启用研究性保护项目这个名称,表明故宫博物院古建筑保护将探索新的实施机制和传承方式。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建立故宫古建筑研究性保护机制的思考》一文中提到,研究性保护的首要任务分别是完整延续其价值、全面恢复其健康、有效改善其环境、科学展现其魅力,分别强调的是价值评估、结构安全、一座建筑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的改善以及在价值挖掘出来后如何更好地阐释价值。现在我们在做一项古建筑保护工作的时候,更多思考的是技术上的问题,其实文物保护不仅仅是工艺和技术的问题,更主要的是认识和态度的问题,就是单院长提到的以什么样的理念来对待我们的文化遗产和中华传统文化。

    养心殿项目的技术路线是通过反思目前中国古建筑保护项目的设计方案和施工中存在的具体问题,确定需求和目标,开展现场细致入微的调查、根据调查结果进行评估,最后形成保护方案。这个项目更重视的是施工之前的研究工作。养心殿项目启动一年多来,80%的工作精力都放在了调查和评估这两个环节上。在此,仅就当前古建筑保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谈一点思考。


    历史价值评估1.jpg

    一、前期调查工作重视不够,重修缮、轻调查

    如果前期调查和评估不到位,设计方案就会有很大问题。调查怎么做?基于2015版《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第17条关于调查的阐释,结合养心殿项目可从五个方面具体操作。

    一是对重要事件和历史修缮情况的调查。以往修缮方案中的历史沿革写了很多档案,但没有逐条地分析,只是记述了哪年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一一对应具体的修缮方案,也没有对应具体的评估。养心殿项目要求对每一份档案原则上都要有解读。

    二是对历史遗迹的调查。以养心殿燕喜堂的“大白纸”裱糊为例,当时我们基于经验判断它是解放后的。为了证明这个想法,我们请裱画师用专业的方法进行揭取,揭完后发现“大白纸”下面的纸实际上是一个水泥袋子,上面记录时间是1965年12月29日。当时国家比较穷,故宫买了一批水泥修房子,水泥袋子不能浪费,就糊在墙上了。这个建筑是慈禧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慈禧去世不到60年的时间,她的房子就被人们随便地使用了。但“大白纸”也是一个历史遗迹。文物修缮中,包括大木上的一些墨迹、瓦件上的铭文,都是各个历史时期的遗迹,需要仔细勘察以便总结时代特征。

    三是基于调查基础之上的对文物价值的认识。养心殿项目尤其重视现状说明。以前的修缮方案中文字、图纸、照片是分离的,要想更好地解读建筑价值,需要在一张图上把照片、图纸、文字整合在一起。比如养心殿燕喜堂的现状说明图,涵盖了俯视图、剖面图、相关照片、复原效果、构件尺寸统计等内容,可以使专家清晰地了解我们看到了什么。在养心殿西配殿,我们发现了历史上多达十一层的裱糊纸叠加。以往的修缮方案可能会在第十一层纸上再糊几层,或者把第十一层去掉在第十层或第九层上糊。这次修缮,我们希望将这十一层纸全部展示出来。因为遗产的保护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是一个传承的问题,更多的是遗产是为谁而服务的问题。

    四是对病害的说明。我们想通过这次养心殿的项目把病害勘察做得更规范一些,做出更详细的病害说明图。

    五是材料属性的调查。养心殿项目中我们力求明确每一个主要构件的木材属性,这也是故宫古建部的传统。十多年前故宫开始大修时,我们就和中国林科院木材研究所合作,对故宫文物建筑主要构件的木材属性进行检测,包括柱梁和椽子。当然不止是木材,还有其他的像纸张、金属、灰浆等等材质分析。以上这些信息对接下来的评估工作有很大帮助。



    01大木-养心殿西配殿脊步做法表现图.jpg

    10.29养心殿区西配殿展示意向说明图2.jpg

    1510295832366759.jpg

    燕喜堂东次间后檐墙裱糊纸现状说明


    二、评估工作与实际工程脱节

    《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2015版提到,价值评估应置于首位,保护程序的每一步骤都应实行专家评审制度。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2006年在《中国文物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目前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编制规划的过程中,普遍存在专项评估不充分,价值评估流于形式的问题。所以在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中,我们将价值评估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在此基于《准则》,关于评估工作,从几个方面略做探讨。

    一是价值评估。根据《准则》,做价值评估之前要理解保护原则,不改变文物原状一直是文物古迹保护的要义。文物原状包括价值、历史文化环境、文化传统(包括非遗)。价值评估的前提是文物本身的历史信息要被人们充分的认识。此外,文化遗产类别不同,价值评估不必面面俱到。

    在养心殿项目中,某座建筑的价值说明图不只一张,我们要求每一个专业都做价值评估,最后将所有的评估汇总,形成建筑整体的价值评估。例如养心殿燕喜堂的历史价值评估,其中提到该建筑始建于明嘉靖十六年,是紫禁城少有的明代中晚期卷棚式建筑实例,至今主体结构基本完整。房屋柱子材质有楠木、松木和杉木。根据档案记载,乾隆朝曾对墙体做了一次改动,那时很可能更换了柱子。因为它的主体结构完好,保护修缮中考虑最大程度地予以保留。保护方案不能仅套用技术规范或着眼于病害,还要基于价值评估,至少要综合考虑。但是,现在大部分保护都是基于病害,对价值没有认识。

    二是展示评估。现在的遗产保护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去保护,采用什么保护技术,却很少思考保护它干什么?很多房子修完之后就放在那儿,修之前不知道房子的用途,修之后也不知道。让修缮好的文物建筑服务于公众教育和展示,是养心殿项目的突破点。价值展示评估将直接指导后期的保护方案,使保护项目不是纯粹为了修而修。由于具体修复人员无法独自判断哪些是需要保留和展示的价值信息,我们从养心殿项目开始就实施了“综合会诊”。

    三是研究现状评估。对某个建筑研究到什么程度,包括行业内对相关技艺和技术已有的研究成果都要有一定的了解。

    四是保存状况评估。重点是价值载体保护状况的评估,包括病害程度的评估、材料的评估、结构安全的评估。

    五是现有保护与利用措施评估。20世纪80年代之前,在文物建筑修缮过程中,文物保护意识普遍不强,随意设置安防、消防设施,裸露的管线和粗放的探头无形中破坏了文物价值。现在的维修规划中,保护和利用措施已经开始进行整体考虑,例如养心殿南边军机处建筑保护项目中,后檐墙上预留了一个小洞,这个洞只是一个砖的尺寸,但为后续的展厅改造预留了管线路由。

    六是病因的评估。在养心殿项目中,故宫联合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及其他相关科研院所开展室内外自然环境调查与评估。因为建筑修缮得再好,如果环境不改善可能修好了之后很快又需要重新修缮,所以一定要对环境做调查和改良。当前,文物建筑保护方案中基本上对保存环境没有过多地提及。

    总之,文物建筑保护工作包括保护、利用、管理三个层级,以前基本上80%的精力都放在了保护上,利用和管理方面考虑很少。今后,希望能将三者并重,包括对文物建筑修缮之后日常保养的重视。遗产是过去传承给未来的礼物,我们今天通过技术和管理措施保存文物的历史信息和价值,为公众和后人做好传承工作,这也是养心殿项目希望能够达到的目的。

    中国文物报2017年11月10日5版

    编辑冯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