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现状与保护利用

    发布时间:2017-10-17李文玉


    1937年7月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沿津浦铁路迅速南犯,于1938年6月4日侵占淮南大通煤矿、九龙岗煤矿和淮南铁路。日军占领淮南后,把淮南煤矿作为实行“以战养战”政策的重要战略资源区,对矿工进行残酷剥削和迫害,在淮南大通煤矿、九龙岗煤矿修建严密的区域性碉堡群和水牢等设施,实行法西斯统治。如今,这些设施遗址有些已不复存在,幸存下来的得到了党和政府的保护。2013年3月,万人坑、秘密水牢等9处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遗址现状

    大通万人坑位于淮南市原大通煤矿南边,舜耕山北麓的南山脚下。日军侵占大通煤矿期间,疯狂掠夺煤炭资源,强迫矿工在技术落后、环境恶劣的情况下采煤。仅在1942年秋至1943年春,就有一万多名矿工罹难,大量尸骨堆积在南山脚下。1943年春,日军逼迫矿工挖了三条长20米、宽5米、深3米的大坑,把漫山遍野的尸骨集中抛入坑内,形成了白骨累累的“万人坑”。

    站后碉堡是日军为了监控大通矿区,于1939年秋修建的军事设施。该碉堡位于原大通火车站后面,故称为站后碉堡。该碉堡为砖石水泥结构,外表为圆筒形,高14.1米,内设4层,从2层到4层,每层设5个枪眼,是日军在大通地区修建的36座碉堡中最高的一座。

    碉堡水牢位于原大通第一小学西北角,建造于1939年冬,用方形石块砌成,整体为圆柱形。碉堡水牢分地上地下两部分,地面以上为碉堡,地面以下为水牢。碉堡水牢是当时日军为保护侵占大通煤矿时设置的“警备队”而建的,原有四座,现仅存一座。

    秘密水牢位于原大通煤矿南门外,建于1939年冬。此水牢建立在一座房子的下面,上面伪装成“办公室”,靠墙有4个“烟囱”,是水牢的透气孔。秘密水牢是日军审讯、关押抗日志士的场所。该水牢在新中国成立后才被发现,人们从水牢里打捞出多具遗骨和镣铐。

    窑神庙修建于1941年6月,是一座青瓦屋顶、斗拱飞檐的日式建筑,建筑面积约94平方米。1941年正月,大通煤矿发生井下透水事故,工人余月和、李富先被埋井下19天零3小时未死,日军借此大肆渲染封建迷信,说是窑神保佑,遂纠集各包工把头,扣除每个工人3个班的工钱,并于1941年6月建造了这座窑神庙。每逢年初年末或有工人遇险不死,均集会敬奉窑神,是日军利用封建迷信进行思想统治的场所。

    除以上五处遗址外,还有日军司令部、弹药库、南宿舍碉堡和日军地堡等四处遗址。日军司令部旧址为一四合院,建筑面积约600平方米,建成于1938年,现位于九龙岗镇淮南十四中院内,是当年侵华日军在九龙岗的办公场所,俗称司令部;日军弹药库为一层平房,建于1938年,建筑面积73平方米,亦位于十四中校园内;日军南宿舍碉堡建成于1939年,通高6米;还有一座建于1938年的日军碉堡,仅3.8米高,俗称地堡。

    九处遗址中,万人坑遗址和秘密水牢保护和利用状况最好。自1968年以来,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对三条大坑中的尸骨加以保护,不断征集文物充实展览,以翔实的史料和展品揭露了日军侵华罪行,已接待国内外参观凭吊人员1200多万人次。2015年适值抗战胜利70周年,大通万人坑教育馆推出“日军侵占淮南煤矿罪证陈列”,常年对外免费开放。现大通万人坑教育馆是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秘密水牢在1968年由原大通煤矿南门外迁至万人坑教育馆西北侧,与万人坑遗址一并对外免费开放。其余七处遗址文物本体保护状况基本完好,目前尚未对外开放。


    保护与利用情况

    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客观真实地反映了日军掠夺淮南煤炭、实施以战养战、残害矿工的历史真相,是日军侵略中国的铁证。做好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保护和利用工作,能更好地教育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学生牢记中华民族抵御侵略、奋勇抗争的历史,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但当前,这些抗战遗址的保护与利用尚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文物保护观念不强,意识薄弱。由于抗战遗迹存世时间较短,尚存在保护意识不强,保护理念参差不齐等现象。主要表现为政府部门对其重要性认识不足,群众对其不了解,无保护的自觉性。二是文物管理主体复杂,体制不顺。目前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产权分属街道、学校等不同部门。遗址保护业务工作由文物部门负责,文物部门是名义上的管理者,但实际掌握文物遗产的是各级地方政府及各有关部门,遗址所有权单位与业务管理部门存在沟通不顺利,责任不明晰的状况。三是史料收集整理不足,缺乏研究。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本身及与之相关的史料文献都是文物的重要范畴,是承载抗日战争历史记忆的重要载体。多年来,遗址保护仅限于看护,有关遗址资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力度还不够。四是遗址点多分散。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共有九处,分布在大通街道和九龙岗镇境内,最东分布点与最西分布点相距约八千米,不易管理和保护。


    保护利用设想

    一是展开全面调查,留存翔实史料。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的调查范围,应包括日军侵占淮南时期所涉及的每一座建筑的形制、布局、原有的内部装饰及相关的历史事件等。通过文字记录、照片和图纸等形式记录遗址建筑的详细资料。进行全面的调查,还可以发现一批新的文物和有保留价值的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为城市的规划、建设和历史风貌保护提供依据,并弥补以往文物调查的不足。

    二是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社会的文物保护意识。可以定期邀请各级政府领导召开文物遗址保护利用研讨会,通过面对面的沟通取得各级领导的支持。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点多分散,保护工作需要民众的积极参与。可以从遗址所在的学校、居民中选拔遗址保护信息员,适当给予经济补贴,并定期邀请他们参加文物遗址保护座谈会,增强他们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三是加大文物史料的搜集和研究力度。在淮南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近年来市文物部门新招了专业人员,今后将加强对相关资料进行搜集、整理和研究,为遗址的展示利用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

    四是做好遗址文物本体修缮,加强展示利用。可以对几处相距较近的遗址进行统一规划,整体考虑,使其形成一个整体的抗战历史教育景观群。为此,淮南市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做了《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保护和展示利用规划》《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保护和展示利用设计方案》,国家文物局已同意了该方案,并拨付了资金,目前正在施工阶段。同时,淮南市大通万人坑教育馆将进一步扩充基本陈列,并在其他遗址推出图片、文字展示。

    目前正在开展的遗址保护和展示利用工程中,淮南市委市政府专门为大通万人坑教育馆新修了道路,大通区政府在建设土地征用等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工程竣工后,侵华日军淮南罪证遗址将成为淮南市一处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景观群。

    中国文物报2017年10月13日6版

    编辑冯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