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中秋赏月图》里话“中秋”

    发布时间:2017-10-17北京 田辛酉

    1.JPG

    农历的八月十五是象征着团圆、美满的中秋佳节,此时,秋风送爽,玉露生凉,瓜果满园,桂树飘香,一家人围坐在庭院之中,赏明月,谈古今,诵诗篇,品时鲜,感受团聚的喜悦,惬意之极。

    首都博物馆藏有一件王大观的《中秋赏月图》。王大观1925年4月出生于北京东城芝麻胡同的一户贫苦的回民家庭。1958年进中央美术学院进修。1978年在中国画研究院创作。曾任北京铁路局文协副主席。家中虽穷,食不果腹,但王大观热爱生他养他的北京。他对北京的市井生活,以至每一条大街,每一条小巷,每一条胡同,都了如指掌,他从小就爱看北京的城门楼子和城墙,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遛城根儿”。王大观爱老北京的民俗风情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的画笔没有停过,总是画北京的城墙,画老北京的民俗风情。《中秋赏月图》于20世纪80年代初在《燕都》杂志上出版,画中生动地描绘了老北京人过中秋时的场景,不禁让我们展开无限联想。

    中秋节也称“仲秋节”、“八月节”。古人将四季中的每一季分为孟、仲、季三部分,因中秋所在农历八月正值三秋之半而得名。然一年之中,月圆之夜为数不少,古人为何偏偏选定农历八月十五这一日为赏月的最佳时期,进而形成了以祭月、拜月、赏月、玩月、阖家团聚为核心内容的中秋节俗呢?笔者认为这其中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是“天时”。唐代诗人欧阳詹在其《玩月》一诗的序中说得明白:“月之为玩,冬则繁霜大寒,夏则蒸云大热。云蔽月,霜侵人,蔽与侵,俱害乎玩。” 由此可见,古人对于赏月的客观条件是很讲究的,冬天太冷、夏天太热,云多遮月,霜重侵体,都不适宜赏月。而八月十五这一天,“八月于秋,季始孟终,十五于月,又月之中,稽于天道,则寒暑均”可谓恰到好处。其次源于“秋报”的传统。仲秋八月,正值我国农业收获的季节,所谓“秋至而禾熟”,中国古代素有“得之必报之”的朴素道德观念,很早就形成了“春祈”和“秋报”的传统仪俗。收获之际,人们感激天地日月赐予雨露甘霖,也为丰年的收获欢腾喜悦,这种在农历八月举行的祭拜仪式和庆祝活动也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后世中秋节庆祝礼俗行程的文化因子。最后一个原因源于“收获”。忙碌一年的人们结束了一年的辛苦劳作,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合家团聚,享受丰收的成果和喜悦,瓜果梨桃,各色时鲜应有尽有,为节日的仪式提供了物质的支持,丰富了节日的内容,愉悦了人们的心情。

    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是较早将中秋节作为节日内容加以记载的书籍。很多学者都认为中秋节的礼俗最早起源于先秦君王“祭月”的礼制和仪式,但历史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以及人们对于自然界认识的不断更新,原始宗教仪式的初衷与后世的民俗节日之间究竟有多么深入的联系,其实是难以考证的。从先秦时期“祭月”仪式到唐代的赏月之风日盛再到宋朝中秋节以节日的形式固定下来,中秋节从文人雅客的笔墨诗书走向市井民间,随着社会物质生活和文化元素的丰富,节日的内涵越发趣味化和民俗化,到了明清两朝,北京地区的中秋节也别有一番韵味。

    按《帝京景物略》中的记载,明代北京是这样过中秋的:“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饼必圆,分瓜必牙错瓣刻之,如莲花。纸肆市月光纸,缋满月像,趺坐莲花者,月光遍照菩萨也。花下月轮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捣药臼中。纸小者三寸,大者丈,緻工者金碧缤纷。家设月光位于月所出方,向月供而拜,而焚月光纸,撤所供,散家之人必遍。月饼月果,戚属馈遗相报。饼有径二尺者。女归宁,是日必返其夫家,曰团圆节也。”这里祭月所用的水果和月饼都一定要是圆形的,取“团圆”、“圆满”之意。西瓜要切成错牙莲花形状,而绘有太阴星君和玉兔捣药图案的月光纸(也称月光马儿)也是明清时期北京家庭祭月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内容,这是一种用于供奉月光菩萨的符纸,在祭月过程中焚烧、祈福。祭月后的瓜果、月饼在撤供后要与家人分食,仿佛人人可以分享到太阴星君带来的美满幸福。这一日,女子也必要返回夫家一起过节,象征团圆。

    到了清代,以记述清代北京地区岁时风俗的《燕京岁时记》中对于中秋节是这样记载的:“每届中秋,府第朱门皆以月饼果品相馈赠。至十五日月圆时,陈瓜果于庭以供月,并祀以毛豆、鸡冠花。是时也,皓魄当空,彩云初散,传杯洗盏,儿女喧哗,真所谓佳节也。惟供月时男子多不叩拜。故京师谚曰‘男不拜月,女不祭灶’。”这一段描述虽简短,却将清代北京地区过中秋的要素记录无遗。此时,月饼、瓜果依然是中秋团聚时祭月和品食的必备时鲜,在拜月时,也因月亮为太阴之精而有了女拜男不拜的习俗。

    中秋是团圆的节日,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中国人和中国家庭有着强烈的家族孝悌观念,对亲人的思念和对团圆的期盼十分强烈。纵观我国传统节令,无论是春节还是元宵节,无论是中秋节还是重阳节,都突出了人们渴望团聚,联络情感,加深亲情的美好愿望。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八月十五中秋节的一轮明月,照耀着大地,也照进了人们的心里,无论是漂泊在外的游子,还是相守在家中的亲朋,无不因这空中的皓月,盘中的圆饼将乡情、亲情、家国情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中国文物报》2017年10月17日8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