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传统书画现状浅谈

    ——读《画林新语》

    发布时间:2017-10-09虞筱隽

    4.jpg

    近来一读朱万章先生的书画鉴定与收藏的新著《画林新语》,算是对传统书画发展有了更深的了解和感触。

    《画林新语》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对名家生平及其作品进行介绍评述,涉及的众多书画家及作品的梳理多较简略,但其中鲜明的个人风格与名家们的人生经历等多重信息相互交织,向读者展示了一幅绚丽的图景,大师们的鲜活形象跃然纸上。而下篇《梧轩艺谈》中,则包含了作者对自己绘画经验以及书画鉴定研究的总结及整理,以诗一般不疾不徐的步调,有条不紊地将自己的经验呈现出来,字字到位,处处在理,令人不由得心生敬意。于名家评述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关于程璋一节。作者对程璋笔下猴的分析梳理相当精辟。程璋绘猴,或用来寄故人情思,或用于以猴自况,寄托怀乡之感。作者评价其为“兼工带写,鲜活传神”、“各具情态”,却又是“一种沧桑之感,跃然纸上”。除此之外,程璋之猴也不乏对吉祥文化的应用和对当时政治形势的影射,应当是相当具有传统文人气质了。

    在下篇之中,篇篇可见作者对传统书画传承以及研究的态度和见解,其中对于“闽派”和闽画的探讨尤其能够让人眼前一亮,先生对于地域和画派之间关系的辨析可谓格外出彩。在《“闽派”与闽画》中,先生以“闽派”和“闽画”之间的不同为落脚点展开讨论,即“闽画”作为一个跨越了大范围时空的概念,其中所包含的许多人物甚至都已经拥有自己的风格乃至流派,因此二者被混为一谈在作者看来不是一个科学合理的结果。作者看来,即便将一个地区的著名画家一一列举,他们是否构成该地区有关的画派或者具有代表性的画派也是值得商榷的。但无可否认,在这类清晰却又并不明确的概念辨析过程之中,其核心特征之多经过一定的转移或者转变,并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如无论我们是否去界定“闽派”及其特征,其“野逸之趣”、“文人画向世俗画转型的画风”也是难以改变的一种捉摸不透的界限,但也不会轻易产生变化,因而只作一类大体的界定便可。同样,作者也提到了“闽派”在主流画坛中的地位和认可度与其影响力不匹配的问题,以及对地域画派形成的一点思考:“画派只能梳理整合而不能被打造,而地域与画派则是全部与局部的关系。”

    同时,在《文化缺失与当下工笔画》中,作者梳理并批评了国内当前工笔画状况,认为当下工笔画中技法受到了高于文化底蕴的重视,并导致了工笔画作品观赏性强,可回味度却不高的问题。换句话说,匠气盖过了文人气质,使精巧画作反而沦为单纯的装饰品。这是当今绘画作品市场审美风格变迁的结果,也是人们信息接纳方式被数据时代的传播方式逐渐改变的一点印证。

    而作者为他人著作所作的序、跋等也相当精彩,再此不予一一列举陈述,但也多精辟而包含诚意,值得一读。另有作者后记之中对书名的阐释及对内容的概述, 虽免不了客套之辞,也能窥得其中治学严谨的态度,以及对传统艺术之美研究的不懈追求。确实,本书所介绍的多为晚清之后并不十分著名的小众画家,但也各具风格特色,研读起来颇有趣味,也着实能体会到作者为此花费的苦心与精力。

    在拜读该书时,脑海里始终无法中止的一个问题,即传统书画艺术的发展在当代网络技术发达和变革的大背景下将何去何从。在信息技术充斥全球空间、将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向视觉转变,人们更加关心艺术作品视觉效果上的冲击或者完美,而非其中内容或意蕴。古人所苦苦追寻的意境与深切含义在市场需求变迁的过程中渐渐退却,而这也是时代大背景导致的结果。

    如我们所知,无论是传统绘画作品的创作还是鉴赏都需要经过长期严格的传统文学书画知识的训练以及浓厚氛围的熏陶,而书画鉴定的学习过程中对实物的接触和研读要求也使其难度相当程度上增大。加上如今教育体制及体制内评价标准相对旧时私塾模式时的变化和多元化,西方文化的话语霸权也使得传统研究方式遭到一系列冲击以及质疑,配合我国教育的现状,传统文化——同时包括文学、艺术以及手工技术等等——的传承正在遭受极大的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无论是从学术话语权还是从研究本身需求的角度看来,传统书画的处境现状也与审美的大趋势有所关联。当视觉主导与反内涵的现代审美在艺术圈中占据主要地位,与当代解构美学和去意义、去内容的思潮相互结合,古代书画中曾经因能够引起共鸣和思考而被津津乐道的内容,其存在意义本身即被抹去了。“快”为主旨,追求快感之美的现代审美体系必然更加追捧书法绘画作品的装饰性而非内容性。这种状态应引起我们的注意。

    以上仅仅是阅读《画林新语》的一些零散思考,正如书中《〈只见其清〉序》所言:“今喜闻洪波诸友,倡导建立美术馆,展出国粹,而传统书画,能越洋过海,以使他邦认识中国书画之精髓,同时亦促进中西交融,以西润中,中学西传,功在当下,利在恒远”,我们或可从中见其端倪,也是我们对传统书画共同的美好期许。

    (《画林新语》,朱万章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定价:40元)

     

    (2017年10月3日7版)


    编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