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传统技艺与现代科技相融共舞

    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第六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简述

    发布时间:2017-09-30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

    2.jpg

    8 月 24 日至 25 日,主题为“传统技艺与现代科技”的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第六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的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召开。这是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成立十周年以来,首次在高校举行的一次研讨会,规模空前,来自中国、 日本、韩国共计 400 多位代表出席会议。

    本次会议聚焦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传统技艺与现代科技”。共收到论文近 140 篇,其中中国提交论文占一半以上。在复旦大学主会场共有 32 位代表作学术报告,其余为海报发表。与会代表围绕主题,从不同视角解读了文化遗产的保护理念与方法,分享传统技艺与现代科技在遗产保护修复方面的应用经验。另外,上海交通大学举办了“木结构建筑保护技术”分会场研讨。在此掇菁撷华,选取主会场部分内容,与读者分享。


    1.jpg 

    传统材料技艺再认知

    传统材料和技艺是不同时期先人利用当时材料和技术的智慧杰作,分布于各个领域,包罗万象。运用现代科技手段研究传统材料和技艺、重新认知,不仅是了解材料和工艺本身,对于文物修复保护也很有意义,越来越受到重视。32 场报告中,关于传统材料与技艺研究的有将近一半。

    灰浆是种绿色环保的黏接涂料,虽然不是那么养眼,但对古建筑却不是可有可无的,勾缝、打底、粉刷,里子、面子都离不开它。浙江大学教授张秉坚介绍了针对故宫开展的灰浆综合检测研究进展。他们对养心殿 燕喜堂、体顺堂等建筑的几十个灰浆样品, 包括砌筑垫层灰、靠骨灰、罩面灰以及盖瓦 苫背的各种泥灰进行了多种技术的综合检测,并以苫背工艺为例对灰浆材料配方进行了分析,希望了解皇家建筑灰浆材料配方和相关工艺,以便为后续修复工程提供依据。同济大学研究员戴仕炳介绍了在中国已失传的“风吹”石灰传统技艺。其研究证明,“风吹”能保留石灰中的“天然水硬性组分”,通过风吹后形成的熟石灰具有强度高、快凝、微膨胀等特点,可能为我国明代及以前宏伟砖石建筑的建造提供了技术保障。日本关西 大学教授西浦忠辉介绍了位于爱媛县的重要文化财——定光寺观音堂建筑的瓦作保护工作。他们通过屋外暴露试验发现,使用有机硅树脂处理过的平瓦20年后依然保有防水功能,并且在保护工作结束35年之后,没有出现因表面风化和微生物沉积造成的变色问题,状态依然良好,而利用环氧树脂和填充物修复的轩丸瓦,其填充、粘贴、成型和着色部分的劣化程度则很高。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陈青介绍了其团队在清代官式彩画的保护工作中发现的颜料时代特征和变迁过程。通过对普佑寺、安远庙、宿迁龙王庙、北京故宫燕喜堂、恭王府、沈阳故宫、武陟嘉应观、清西陵昌陵等地现存彩画进行颜料分析检测,认为清中期到晚期是建筑彩画颜料变化的重要时期,并明确了清中期至民国(18 世纪中期—20世纪早期)建筑彩画的颜料使用情况,为古建筑彩画的断代提供了科学依据。韩国国立文化财研究所郑惠泳介绍了韩国的传统彩绘颜料。其研究团队采用韩国本地红白黄三种土壤,利用“水飞法”制作红色五种、黄色四种、白色四种传统颜料,分析了不同成分的含量与颜料的遮盖力、延展性、显色度、稳定性、耐候性等方面的关系。

    中国国家博物馆成小林介绍了一批湖北出土的楚国贴金青铜饰片金箔成分及制作工艺的科学研究。通过采用扫描电镜—能谱仪(SEM-EDS)、三维视频显微镜、激光共聚焦显微镜以及气质联用色谱仪等仪 器,对金箔的元素含量、厚度、色差、纹饰提取、光泽度、贴金箔方式、纹饰的制作工艺等方面展开系统分析与研究,并与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曾侯乙墓、马家塬墓地、哈密巴里坤西沟等地出土的金箔情况进行比较,发现楚国金箔厚度最薄,纹饰最精细、最繁缛,抛磨最细、亮度最高。

    裱糊作,是中国清晚期“八大作”之一,流行于北方,多装饰在顶棚、墙壁、 窗户上,用于屋子的保温、采光、防尘。故宫博物院马越介绍了对故宫竹香馆印花裱糊纸工艺的研究。竹香馆位于宁寿宫,为乾隆时期所建,馆内二层耳房顶棚装饰 有六层印花裱糊纸,存在着纸张发黄、脱落、变脆等问题。在对竹香馆中的印花裱糊纸进行整体揭露后,研究团队截取小份 样品,通过对六层裱糊纸的纹饰元素和纸张纤维形态的分析,探明了每层裱糊纸所用颜料的原料及纸张类型,从而为明确不同时期的裱糊纸工艺提供了依据,也发现了中西方印花纸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岳永强从人文精神角度,通过回溯麦积山石窟的保护历程,传递了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师徒传承、甘于清贫寂寞的“工匠精神”在石窟艺术保护与传承中的意义。给与会者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也充分展示了传统技艺在现代文化遗产保护中无可取代的价值。

     

    保护理念的探索

    为什么保护、保护什么、怎样保护?保护理念一直是大家孜孜探索的,也是本次研讨会交流的重点。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王金华在“中国石窟寺保护的现状与展望”的主旨发言中,介绍了中国石质文物保护工作50年来的发展历程,梳理了中国石质文物保护理念。他认为,中国石窟规模庞大,内容丰富,历史传承脉络清晰,自成体系,在我国文物中占有 重要地位。中国石窟保护工作基本代表了中国文物保护工作的发展历程和水平,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二十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以环境清理及除险工作为特点;第二阶段,二十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以多学科合作科研成果为支撑的综合性保护工作为特点;第三阶段,二十一世纪以来,以预防性保护与大规模本体修复为特点。目前我国在石质文物保护理念和原则方面基本达成共识,在石窟寺岩体锚固技术、石窟渗水病害精细勘察技术、石窟寺保存状况无损与微损探测技术、壁画保护技术等方面取得了比较成熟的成果。与此同时,价值发掘不够、学科建设相对薄弱、缺乏行业发展规划、关键保护技术还未有所突破等问题也亟待解决。

    韩国建国大学教授韩京淳以安东凤亭寺释迦牟尼殿壁画、全罗北道金山寺弥勒殿壁画、康津无为寺极乐殿壁画等保护修复为案例,介绍了韩国从“照搬西方国家保护经验”阶段(1980- 1999),逐步发展到“重新思考制定方案”(2000-2016)阶段的历程。强调壁画是所在建筑墙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体保护让壁画丧失生命,原址保护是未来需要着重攻克的难题与研究方向。

    文物预防性保护已经成为国际共识。中国文物保护正从“抢救性保护为主”向“预防性保护与抢救性保护并重”发展。上海博物馆吴来明以上海博物馆为例,诠释了预防性保护理念对于馆藏文物保护的重要意义,强调博物馆风险管理、环境监测和数据分析的价值。日本筑波大学的松井敏阐明了环境振动和空气质量对于考古遗址博物馆的意义,强调环境监测的重要性。日本东北艺术工科大学石崎武志研究团队选择了积雪地区一处古代孩童墓葬进行雪水渗透的研究。通过在洞穴内设置照相机进行延时摄影,以及对周围地下水位、土壤单体积含水量的测量,结合水分移动解析模型发现了该墓葬内部水渗透和气温的关系。该研究成果对进一步构建寒冷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具有启示作用。

    生物退化与生物降解是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动物、植物和微生物均能引起生物腐蚀问题。敦煌研究院汪万福围绕遗产环境和损害肌理,介绍了近年来中国在文化遗产生物退化及防护领域的发展现状。通过解读几处世界遗产地的生物病害现状、损害肌理和防治对策,汪万福认为,文化遗产地的生物退化防治与研究,应引入生态学思维,运用多学科交叉联合攻关,积极研发和推广应用新方法新技术,以及加强国际(地区)合作与交流等理念和举措。

    光鲜亮丽的玉器也会风化,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王荣关于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两类玉器透闪石-阳起石玉器和蛇纹石玉器风化的报告让人耳目一新。他结合考古背景资料对玉器材质、器形、纹饰、工艺、功能进行基础研究,认为这两种玉器存在着玉质异常脆弱的现 象,其埋藏环境不仅有以往认知的酸性环境,也有中碱性环境。无论是酸性环境还是碱性环境都有可能导致玉器结构疏松而出现白化现象,二者相较酸性环境更容易。玉器入土埋藏前的人类行为也导致玉器结构发生变化,并在其后的入土埋藏 过程中使玉质变得更加脆弱。玉器修复应综合中西方的修复理念,预防性保护应特别重视相对湿度条件的设置。

     

    3.jpg4.jpg

    5.jpg6.jpg

    保护实践案例

    上海大学教授黄继忠介绍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石质文物保护关键技术研究。该研究以世界文化遗产云冈石窟为例,针对石窟寺的毛细水与渗水侵害问题、石窟岩体失稳、雕像风化残损以及污染问题开展了综合研究,最终在评估方法、监测、检测技术、保护技术、 设备装置、材料等方面取得多项成果,建立了较为完善系统的保护技术体系与工作方法体系,获得国家“十二五”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创新奖一等奖。

    韩国国立庆州文化财研究所学艺士丁珉镐和高松文化财保存研究所代表崔畯现,均以韩国庆州南山烈岩谷摩崖佛像作为研究对象。此尊佛像重 80 吨,面朝地表,鼻子距地面仅5厘米。丁珉镐主要从佛像的保存环境、地形植被,佛像石质成分、倾斜状况、风化破损现状 等各个层面入手,利用FLAC 2D对佛像的稳定性进行了全面评估。崔畯现则以如何扶正佛像为课题,介绍了安全运输大体量文物的技术方法。

    东京文化财研究所的森井顺之介绍了日本国家重要文化财罗汉寺无漏窟的保护工作。他的团队对窟中 500 罗汉像的石材、风化速度、盐类析出等保存指标进行了监测记录,并分别在冬夏两季从不同方位对无漏窟的温湿度进行检测。结果表明,直射光、太阳光的照射量 会大幅度影响窟内温度及空气湿度。在此研究基础上, 他们制订了罗汉寺的保存管理规划。

    韩国传统文化大学教授郑容在主要介绍了在柬埔寨普拉比图寺以及老挝洪南西达庙的环境监测和微生物防治工作。东南亚国家雨季长、降雨量大,季风气候和生物因素对当地的遗址保护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普拉比图寺和洪南西达庙是东南亚地区著名的遗址建筑, 在不同程度上都遭受到了微生物侵蚀问题。研究团队致力于开发植物来源生态友好型杀灭剂,通过喷雾的方式,使得附着在建筑上的生物膜自动脱落,去除率达到 90%,并对人体无害。


    现代检测技术的应用

    日本东北艺术工科大学教授成濑正和在“基于仪器分析的正仓院宝物之材料调查”的主 旨报告中,介绍了日本正仓院所藏文物的仪器分析工作与研究成果。自1982年起,正仓院的科技保护工作人员就开始采用多种仪器对藏品进行无损检测分析,这些仪器包括X射线衍射仪、 X射线荧光光谱仪、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仪、EDS扫描显微镜、可见光反射光谱仪、荧光光谱仪、高效液相色谱仪等。起初,检测对象仅有石质、金属、颜料等无机物,自2005 年起,检测对象扩大至黏合剂、染料、丝绢等有机材料。其 成果不仅帮助科研人员了解文物材料的演变,也促进了日本文物保护修复领域技术的发展。日本奈良大学今津节生着重介绍了日本佛教阿修罗塑像利用 X-ray CT 技术探明受损原因的案例。他认为X-ray CT技术不仅能够探明文物损坏原因,同时能够提供完整的3D数据,从而为文物修复履历的建立、修复技术的研究、展示和教育活动的开展提供良好的辅助。

    故宫博物院曲亮介绍了激光诱导击穿光谱(LIBS)等多种分析技术,在清代铜胎珐琅的珐琅釉、 瓷胎釉上彩的瓷釉等低温铅釉分析的运用。结果表明,掐丝珐琅、画珐琅和珐琅彩样品中含有硼元素,而粉彩样品中并不含硼。激光诱导击穿光谱是一种可以原位测试样品 元素成分的方法,具有无须制样、原位测量等优点,特别适合测量X射线荧光分析法无法测量的轻质元素。湖北省博物馆的江旭东也介绍了现代科技手段在馆藏青铜器分析,特别是在确定制作工艺中的应用。

     

    十年的交流与融合,三国学者定期分享文化遗产保护 的理念和实践,彼此借鉴、共同提升。这次研讨会的报告、论文水平较以往任何一届更高。那些活跃在学术和实践前沿的领军者报告内容的深广自不待说,一批年轻新锐 也已脱颖而出,他们对保护对象的认知、研究方法的审慎选择、设备使用的科学性,数据分析与应用……皆不可同日而语,既反映了他们较厚的人文功底,也显示出在保护研究与实践中驾驭现代科技手段的能力。年轻人的成长使文化遗产保护平添朝气与活力。

     

    中日韩三国代表贺辞

     

    促进东亚文明的交流互鉴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执行委员 黄克忠

    有幸能参加每次的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组织的学术研讨会,这次参会人数达400多人, 是六届会议中规模最大、论文水平高、组织极好的一次,受到与会者一致好评。

    回想起2005年在北京召开由国家文物局批准,中国文物研究所承办的文物科技保护研讨会,借用近邻中日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会场,中日韩三国的同仁共同探讨文物科技保护的理念与技术。当时由沢田正昭先生倡议,李午憙先生和中方专家商讨筹建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事宜,并确定2006 年在日本进一步筹划。2007 年在韩国正式成立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秘书处设在韩国。会长由三国轮流担任,每两年举行一次研讨会。

    实际上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因为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保护日本信托基金的资 助,从1996年新疆交河故城保护修复工程开始,经过新疆库木吐喇千佛洞与河南洛阳龙门石窟保护修复工程,直到2005年之间,中方专家与沢田先生为代表的日方专家一起合作交流,共同见证了这几个项目实施的全过程。双方建立起互相尊重、互相信任的工作关系,增强了在文物保护领域的交流、互鉴。由于各国的文化传统,保护修复哲学及准则的差异,在交流研讨的过程中,遇到不同观点,出现争论、交锋也是难免的。此时如何建立起互信合作关系,增进彼此间的相互了解就显得十分重要。

    另外,六次学术研讨会举办的十年来,能明显地看到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巨大进步,这次会议上提交的中方高质量论文就是明证。也希望借此平台,进一步加强东亚各国的交流、合作,为具有特色的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在国际舞台上得到更多的关注作出贡献。

     

    2017年上海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讨会参会后记

    韩国传统文化大学教授、东亚文化遗产保 护学会名誉会长 李午憙

    首先,我要感谢为2017上海东亚文化遗产 保护国际研讨会付出辛苦努力的中国支部和复旦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同时,还要为让此次学术会议有条不紊、圆满结束的现场工作人员送上热烈的掌声和赞辞。

    众所周知,由 2006 年日本宮崎开始,从 2007 年韩国首尔、2009 年中国北京、2011 年中国呼和浩特、2013年韩国庆州、2015年日本奈良到 2017 年上海研讨会的召开,经历了10 年岁月,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术会议已成长为两年一次的大规模国际学术会议。

    此次国际研讨会以“传统技艺与现代科技”为主题,非常恰当。中、韩、日三国,历史悠久,很早就有使用传统材料和技术保护文化遗产的情况,这些材料和技术仍在使用。我认为通过科学方法,研究并阐明这些材料和技术的优点是我们学会今后的主要研究课题。

    为了保护文化遗产,中、韩、日三国相互协作,在上海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术会议上形成了沟通未来的高格调技术交流和讨论,比一般国际学术会议又上了一层。

    8 月24 日大会欢迎晚宴上,复旦大学师生们准备了各种娱乐节目,将三个国家凝聚在了一起,让我非常感动,永生难忘。 2019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讨会召开地点在韩国,我将准备更多、更精彩的主题等待大家。 (安徽博物院 朱善银译)

     

    东亚的传统修复技术再发现

    日本东北艺术工科大学教授、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名誉会长 沢田正昭

    对于以中、日、韩三国为主的东亚地区而言,探讨其在漫长历史中孕育而成的东亚独有 的传统文化,是非常切实且重要的课题。在上海举办的第六届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上,有相当多专家的学术报告达到了国际水准,有这种感觉的应该不止我一人。在发表的各种报告中,运用高等数理解析进行修复监控研究的数量似乎也在增加。在面向21世纪研究高度不断提升的同时,在此次会议中,感觉到对各地区传统文化正在被深入研究,但围绕大会主题对传统案例研究的论文却为数不多。在此,希望对传统保存材料和技术的研究要有所加强和重视,并能不断取得新的进展。

    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要性在此毋庸赘言。就本学会来讲,不仅要把对根植于地方的传统技 术的再认知作为一个重要的目标,同时也要特别关注对广袤中国各地区的传统的保存修复技 术的传承。在对文化遗产保存科学的探索中,我们不应只是寻求最新的科学技术手段,更要对 根植于地方的传统技术不断进行重新审视。 (京都大学大学院 杜之岩译)

    中国文物报2017年9月15日5版

    编辑冯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