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塔坡的佛像

    发布时间:2017-09-29李小强

    2.JPG

    行走在四川安岳的乡间,寻觅那些崖壁上的造像,是这些年我经常去安岳的目的。这一次,按照计划,我们决定去看看塔坡。

    在安岳数以百计的石刻造像中,塔坡的名字好记,感觉这里应该是一处较高的山坡,坡的顶上,在曾经的某一个时代修建有一座古塔,站在塔边,既可以仰视塔上那些略微漫漶的石像,又可以眺望四周的风景,特别是在春天适合行走的季节里……

    所以,塔坡是我积压在心的向往之地。

    就这样慢慢地想着,车已经走出林凤场外,所见仍是那丘陵起伏的地形,仍是不同形状的田地,仍是时而可见的绿意。路过一处名叫田家岩的地方,我不禁探望其屋内的摩崖造像来,视线触及崖壁上的瞬间,便似乎有些读懂了这里的造像,不禁开始催促起同行,继续前往塔坡。

    车继续在山间的道路缓慢的转弯,又疾驰,又转弯……如此数般,就如同我多次前往安岳这一地带寻觅石刻造像的经历一样。我不禁回想起那些难以忘怀的历程来。记得那是一个盛夏时节,我们去寻找一处心仪已久的道教石刻造像点——玄妙观,得知大致线路后,我们在寻找一条从大路分道的小路,然而在此大路上分支的小路特多,行人极少,问路也不便,很容易就走错路,几经寻找,终于来到玄妙观所在的山下,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然后就是登山,穿越浓密的包谷林,约半小时后,一块巨大的石堡出现在眼前,凭直觉应该是到了。在唐代道教中,这无疑是一处极具有文化的胜地,历史的演变,如今凝视大唐天宝七年(748年)的玄妙观胜境碑,还有残留的造像和宫观遗迹,不知昔日这里还隐藏有多少故事?

    行走在安岳那些似乎相同的乡间小道旁,可以在时而可见的一片山地上,或是西禅寺的崖壁上,见到高僧僧伽传奇故事的龛像;也或可以在净慧岩高高的石壁上,仰望宋代雕刻大师文仲璋的名字;更或可以在孔雀洞的山顶,围绕遍刻佛经目录的石塔;当然,还有在宽阔的卧佛院,眺望巨大的释迦牟尼涅槃像,在一阵风掠过旁边湖面之际,听闻惊鸟带来的空寂……

    “应该到塔坡了”。同行者的一句话,立即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寻找塔坡的路途上。

    绕过一段弯路,便是一处依岩搭建的房屋,极为平常不过。跨过门槛,三尊巨大的石像扑面而来,不由得一惊,似乎在哪儿见过,又似乎别有其境界,不由得慢慢凝视起来,目光便久久地停留在中间的佛像上,在略微丰腴的面部上,双目似乎正要轻轻微闭,又似乎正欲张开;饱满而笔直的鼻梁下方,双唇造型委婉动人,似欲演说无上妙法,整个面部在头上繁缛花冠的映衬下,静谧而端庄,彰显出一种宁静之美,迫使我站立其下,左右仰望。不由得默念道:这真是难得见到的、具有很强震撼力的石像。我不禁思绪联翩起来,佛经中那些美妙的语句,什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什么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等等,似乎此时有所理解,又似乎带有淡淡的迷惑与不解。

    “这个题材的造像,与大足宝顶山很相似。这正壁的三身主尊像,应该是宋代的华严三圣吧?”同行略带肯定地问我,我才极为诧异地想起,塔坡的这三尊高达4米多的主像,居然和远在百里之外的大足宝顶山一带的一些石像,在题材、风格、布局甚至于细节的一些表现上,都有着极其惊人的相似之处。不仅如此,在南宋营建的宝顶山与塔坡之间,还有茗山寺、毗卢洞、华严洞等地的石刻造像,都带着与这二者基本相似的气息。难道,这些造像,它们的时代都在南宋?它们都是同属于共同的一批工匠所雕刻?会不会就是净慧岩宋代雕刻大师文仲璋及其子孙们所为呢?若如此,为什么在当时这么远的距离,会有这么相同的造像出现,这其间还隐藏着什么历史的秘密?……一连串的猜想,在此刻遍生,如同山外的野草,随风摇曳在时光里,直至我心中,生发出这样的诗句来:

    我恍若惊见前世的轮回

    在这仰望的瞬间

    听 一声空寂

    在惊起的鹊 鸟声中

    妙法飘飞 天女舞动

    语句片刻凝聚

    回归到转轮经藏里的五言

    听着这样的吟诵

    或云何处惹尘埃

    或云一花一世界

    我就这样默念着,一直在返程的车上,这摇曳不停的思绪仍在慢慢徘徊。

    回首塔坡,我不禁想到,在安岳这一地带,还有多少佛像令我久久仰视、久久回想的呢?也许,这在以后的寻找中,会有答案。但我相信,在这里,我将继续我的行走,继续我的仰望,继续我的思索。

    (《中国文物报》2017年9月29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