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纸篓”中的辛亥名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9-21何广

    1.JPG2.JPG

    八破图流行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今天较为少见。这种“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的艺术形式名字很多。“锦灰堆”是雅致的叫法,源自宋元之际钱舜举所做的小横卷,芜杂画些“食余剥剩,无用当弃”的物件。通俗又称作“八破图”“百碎图”“打翻字纸篓”,将废弃字画、残损名片、古旧扇面、文玩瓦当等绘于一纸,好像打翻了字纸篓,倾倒出断简残篇。清末缪荃孙曾有诗形容这类残纸:“扬文覆酱瓿,赵札拭酒杯。何如编类要,邮筒信手裁。状纸印作书,宋画糊成鞋。今人百碎图,古人锦灰堆。寸长有必录,何物是弃材。”

    八破图最常见于明清鼻烟壶内画,马少宣有不少这样的作品。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沪上流行郑达甫代笔、杨渭泉署名的八破图。

    陈墨漫漶,老纸暗黄,卷边折角,零乱堆叠,仿佛是拼贴艺术,但它真真切切是件绘画作品。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收藏有一件民国时期高筹观为孙武创作的八破图,并在“为天下先——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史迹陈列”中展出。

    这幅八破图,用照片、残稿、公文纸、对联等物件,拼接出辛亥武昌起义重要领导人孙武筹建湖北共进会、创制十八星军旗、出任鄂军都督府军务部部长以及参与南北停战议和的不凡经历。八破图创作具有写实性,与相关历史文献互相印证,为研读孙武生平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画作还反映出高筹观带有主观选择性的历史记忆,在解读时要细加辨析。这件文物不仅艺术形式比较少见,而且潜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从中我们可以解读出一段尘封的辛亥首义历史。

    此八破图左下落款交代了作画者和受赠者。“摇清仁兄政,愁观戏作”,钤朱文“高筹观印”。“政”为“正”的异体字,雅正之意。作画的叫高筹观,原名高蹈,又名愁观、楚观、楚冠,湖北汉阳人。善为小说家言,在汉口《江汉报》《扬子江小说报》《中西报》《繁华报》发表过小说《新炸弹》《铁血宰相思笃俾斯麦轶事》等。曾随从孙武革命,武昌首义后,担任孙武的秘书。阳夏战事期间,曾为革命军冒险购布、运送炸弹于前线。1912年8月,在汉口《强国报》发表连载《湖北起义首领孙武传》。

    受赠的“摇清仁兄”,正是辛亥“首义三武”之一孙武。孙武(1880-1939),湖北武汉人。原名葆仁,字尧卿、尧钦、摇清、梦飞,曾自我夸饰“孙武乃广东人孙文之弟”,实际上孙中山与孙武并没有血缘关系,他故意朦胧其事,似是而非,用来号召革命。他还印有“孙武摇清”名片,彰显了他的反清革命志向。

    八破图创作讲究以实物为本,重新在纸上布局描摹。图中物件,绝不是脑中臆造,而是信而有征。八破图中孙武留短发,蓄八字胡,目光深沉。我们找到由孙武后人捐赠给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的原照对比,发现高筹观模仿得惟妙惟肖,连大衣上的扣眼也一丝不苟保留,只有八字胡略向上翘。

    照片周围以字纸为主,爬梳其中文字,可以发现如下关键词。

    共进会 共进会1907年创办于日本东京。同盟会成立后,有志于革命的留学生踊跃参加,但一些激进人士认为同盟会缓不济急,另外组织了共进会,积极联络各省会党起事,策进革命。主要领导人有湖北的刘公、孙武,湖南的焦达峰,江西的邓文翚等,共进会以同盟会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纲领,但将“平均地权”改为“平均人权”,以同盟会总理为总理。在日本学习军事的孙武回国后,联络会党,给予名号,筹划起事,屡仆而屡起,团体发展愈发壮大。湖北共进会内部,刘公资深望重,家资豪富,慷慨捐输革命。而孙武实力策进,多方联络,才干过人。八破图左上残纸书曰“共进会首领孙武,旷世之人豪也”,是对他组织领导之功的赞赏。

    九星旗 左下残稿依稀可辨,“孙武制造……九星旗,武昌起义最初揭□,今复规定为军旗,亦曰起义旗,孙武之善作。……四字盖中华民国,四字之国号耳。吾……辄以民国于人,实则不过属一时之臆造之四字,仿冒奇……”。

    九星旗,又名十八星军旗,为共进会会旗。旗面三色,红底、黑角,寓意铁血;黄星十八颗,代表山海关内十八省炎黄子孙。孙武自述,当年加入共进会后,他“手制十八星军旗,以十八省联盟,同心抱铁血主义为寓意”,蕴含鲜明的民族革命色彩。武昌起义中,革命军揭橥这面旗帜。1912年,临时参议院讨论民国国旗时,由于九星旗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不适合作为国旗,遂确定为陆军军旗。后来经北京参议院讨论通过,以“十八星中央增绘一星”的十九星旗,作为民国北洋时代的陆军军旗。九星旗是革命之旗、开国之帜,流行于民初各类共和纪念的器物上。

    军务部 右上有公文纸一张,印制有“鄂军军务部正部长孙武”,长方形关防上钤“中华民国鄂军政府军务部印”。1911年10月10日,辛亥武昌起义一夕奏功,次日在原湖北咨议局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武昌义声所播,全国群起响应,从而掀起了覆灭清王朝的辛亥革命潮。以筹划起事之功,孙武被同志推举为军务部正部长,负责军务行政、军队后勤,参与都督府决策,协助黎元洪、黄兴筹划阳夏战守事务,办公地点在鄂军都督府中。

    停战议和 武昌起义消息传至北京,清政府调集北洋军奔赴武汉,镇压革命。在袁世凯的统领下,北洋清军在汉口、汉阳前线步步进逼,革命军节节后退。1911年12月1日,清军在汉阳龟山架炮隔江轰击武昌,正中都督府。都督黎元洪出城远避,孙武等留守城内,抚循士众。在各国领事团的斡旋下,革命军和清军接洽停战议和。英国人盘恩渡江来武昌都督府,约定南北停战。因为黎元洪出城带走都督大印,孙武等接洽商量后,指示高筹观草拟停战条约,张汉仆加急刻一颗假都督印,盖在停战条约上,与清军段祺瑞部达成和议,南北血战四旬的阳夏战争遂告结束。图中命令反映了这段史事:“着本部……高筹观……张汉仆……即……假定条约,伪传命……私刻关防,姑且代行都督之事,于今晚即……与北军停战,一则以救阽危,免生灵涂炭;一则以联南北感情,期共和早成。此项假条约着孙发绪……送往汉口,伪命令着蔡汉卿传知各军……务,明日敌我,均不开枪炮。……”对于停战议和一节,高筹观颇为自得,认为南北统一,共和告成,追溯原因,有他那天“姑妄停战、假传命令之力”。

    八破图梳理了孙武的主要事迹,但高筹观遗漏了与孙武关系重大的宝善里炸弹案。辛亥年间,湖北、湖南革命力量约期共举,孙武为部署起义做各种准备,其中一项是制造炸弹。由于留日期间孙武学过制弹技术,10月9日下午三时,他在汉口俄国租界宝善里总机关配置炸弹,由于调药过急,导致火药轰燃,一时声闻全里,孙武面部烧伤送往医院,闻讯前来的俄国巡捕查抄了来不及转移的起义文告、钞票、印信等,暴露了革命党人的起义图谋,清湖北当局大肆搜捕革命党人,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三烈士被捕遇害。10月10日,革命党人紧急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高筹观遗漏这件成为武昌起义导火索的事件,大概有为尊者讳的意思。

    高筹观十分了解孙武,图中还有体现孙武情趣的文艺作品。有《孙武诗草卷》书稿,有“龙舞”、“美啼莺”字样的草书四言联,以及“是会”字样的半幅残纸等,反映出孙武以武人而能文事的雅趣。这也并非没有例证,孙武手书的“春风摩剑气,夜雨度书声”对联,收藏于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其书剑情怀跃然纸上。

    画作没有标识年款,从画中各物件的时代分析,当在1912年民国成立之后。题款中的雅正和戏作表述,说明是孙武在世之时,不晚于1939年。

    艺术作品,总不外营造意境,表达情感,传递思想。这幅八破图,有草、行、宋、篆,字体繁多;有照片、残稿、公文纸、对联,物件驳杂。这些物件的组合,展现了高筹观多样的才能,营造出别样的历史沧桑感。

    与大多数八破图不同,高筹观选取的物件,并非毫不相干,没有内在联系,而是围绕孙武其人,有机结合在一起,展现了孙武筹建湖北共进会、创制十八星军旗、出任鄂军都督府军务部部长以及参与南北停战议和的经历,几乎可看做简赅的孙武个人档案,关联着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中的重大史事。八破图中所绘物件,依托实物原型,较为真实可信,这在与其他史料的比勘中得到了验证。以此看来,这幅八破图诚不失为妙手偶得的第一手史料,历史价值值得重视。

    作画者和受画者有着多重关系,他们既是事件亲历者,又是亲密友人,作者依据现存原料,以强烈的情感色彩,将武昌起义作为二人共同的经历、共有的记忆描绘出来,使这件作品交织出生动的历史记忆图景。

    (《中国文物报》2017年9月22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