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鄂毕河边的历史印记

    发布时间:2017-09-18李立华

    4.JPG5.JPG

    在古突厥语中,西伯利亚是“宁静的土地”的意思。以前,每每看到这几个字,脑海中就会把它和遥远、神秘、不可企及联系在一起。双脚踏上西伯利亚的土地,我才发现:竟然如此之美!新西伯利亚之行,彻底颠覆了我原先对它的一切想象。

    寻源鄂毕河

    5月中旬,我开始了向往已久的俄罗斯之旅。从新西伯利亚开始,到圣彼得堡、莫斯科,再到伊尔库茨克。10天时间,一路走来,饱览俄罗斯著名的河流、湖泊、古镇、城堡、教堂……让我对这个国家有了直观了解。

    新西伯利亚是此行的第一站。出了机场,沿途路过一条大河,河很宽水很蓝,这就是俄罗斯三大河之一的鄂毕河。鄂毕河从新西伯利亚中间淌过,把城市分为南北两部分,城市的重心在河北,河南分布着新西伯利亚的工业及制造业。当年,西伯利亚大铁路跨过鄂毕河,并且在河边修建了火车站,才使河畔的小乡镇发展成为俄罗斯中部最大的城市。看来,新西伯利亚也是座“火车拉来的城市”,难怪俄罗斯人说:鄂毕河对于新西伯利亚市的重要性与西伯利亚铁路等同。

    如今,新西伯利亚铁路已经全部改造为电气化,桥梁也已全部更新。为了记录城市发展历史,纪念西伯利亚铁路及鄂毕河铁路大桥,在鄂毕河公园特意保留了一段原始桥梁的钢铁桥段。来到鄂毕河公园时,已是正午。强烈阳光下,铁路大桥投影出大面积清晰的网格。河边,不少市民在此闲坐,在茵茵芳草与一河碧波中,感受几分清凉。鄂毕河畔,也是新西伯利亚市青年男女见证爱情的地方,岸边铁栏上,密密麻麻挂满了各种式样的同心锁。传说,相爱的人,只要在一个充满灵气的地方结一把刻有双方姓名的同心锁,就能心心相犀,相爱到老——原本以为,这是中国才有的风俗,看来,普天之下人同此心啊。

    走近“战斗的民族”

    胜利广场,是为庆祝“二战”胜利而建。一进广场,远远就见台阶上矗立着一组花岗岩石碑。待走近一数,共有九块。一块块石碑错落有致地组成帘式门,既有浓郁的艺术氛围,又反映了战争给苏联人民带来毁灭性灾难,设计巧妙,气势恢宏。5月9日,是俄罗斯胜利日,这一天,俄罗斯人年年举国欢庆。行走俄罗斯,我们发现许多城市都有类似的“胜利广场”,可见这个日子在一个民族心坎上的烙印有多么深重。台阶下,一队小学生在老师带领下等候进入广场。来胜利广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是早在苏联时期就有的传统,一直秉承至今,真不容易。

    石碑背面,镌刻着“二战”时间跨度,以及在战争中牺牲的新西伯利亚籍官兵的名字。面对这些不认识的俄文,我们也许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想到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不会无动于衷了。“二战”中,苏联牺牲了2700万人,占世界第一位(中国是第二位),中苏两国在二战中付出了最大的民族牺牲。有人统计过,2700万——如果3秒钟念一个人名,念完这些人名,得不吃不睡念三年……因为大量青壮年男子在卫国战争中牺牲,俄罗斯男女比例至今严重失调,可以想见,战争给俄罗斯带来过多么大的灾难!我想,俄罗斯人之所以如此高调地欢庆胜利,其实也是在警惕战争。

    九块石碑正中就是著名的哭碑——年迈的俄罗斯母亲望着自己在战争中逝去儿子,难掩悲愤之情。面对这位哭泣的母亲,一种悲情直达心底,不禁使人想起贺拉斯的名言:“所有的母亲都憎恨战争”。纪念碑后,便是无名烈士墓。五位身穿苏式军装,头戴船形帽的青年守护着圣火,神情庄严而肃穆。闪亮的钢盔前,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束束康乃馨。祭坛上,圣火熊熊,据说从二战胜利后一直燃烧至今,象征俄罗斯人对于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的怀念之情。

    胜利广场后面,陈列着卫国战争时期M6重型坦克、M4A1谢尔曼坦克、M8“斯科特”自行火炮、喀秋莎自行火箭炮等众多重武器原件。导游说:“这些军备不是仿制品,都是卫国战争时期真正使用过的武器。”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文物”级展品,居然毫不设防,孩子们在此可以爬上爬下,玩耍嬉戏。也许,这就是“战斗民族”的心态吧?在武器林立的环境下,孩子们定会更懂和平的来之不易。所谓“居安思危”,正是俄罗斯爱国主义教育的方式。

    此时,当地的春季刚刚开始,广场上草木吐绿,生机盎然。这里,随处可见来此休闲的市民,有遛狗的老人,有带孩子的母亲,也有刚刚放学的中小学生……每一个人步履从容,神态安详。洒满金色阳光的广场上,金发碧眼的儿童与鸽子亲密嬉戏,这里的鸽子也丝毫不怕生,见有人走过来,并不惊慌飞走,看来习惯了与人和平共处。

    匆匆走过胜利广场,蓦然回首之间,忽然感到这里有一种安静却直抵内心的力量——这种力量,让逝者安息,让生者前行。

    走马文化名城

    作为一个美丽的文化名城,新西伯利亚教堂、剧院、博物馆、图书馆等具有文化历史价值的建筑物众多。

    圣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堂,是新西伯利亚的地标建筑。这座教堂建于1896年至1899年,是一座拜占庭风格的红砖建筑,有镀金圆顶和彩色壁画,它是新西伯利亚最早的建筑之一。尽管,无论在全球、还是在欧洲,这座教堂并非特别著名,但她是这座城市的象征,城市历史的见证,至今仍在使用。教堂不收门票,进门时,男士要脱帽,女士须用头巾把头发遮住,这是东正教的规矩。教堂内肃穆安静,正做礼拜的市民态度虔诚,从他们身上可以见到东正教在俄罗斯强大的影响力。

    新西伯利亚的另一座著名教堂,是位于市中心的尼古拉教堂。这里,曾是苏联的地理中心。据说,20世纪30年代曾被拆毁,现在的建筑是在1993年新西伯利亚建城100周年时重新建造起来的。虽然教堂很小,建筑又不高,但因建造在马路中间,很是醒目,随便一瞥,就可以见到它。

    在市中心街区,矗立着这座城市最漂亮的建筑——国立新西伯利亚歌剧舞剧院。这座可以容纳1700多人的大厅,每年都会上演多场歌剧和芭蕾舞剧。它始建于1931年,在俄罗斯享有盛名。国立新西伯利亚歌剧舞剧院,是欧洲第一座没有钢支架支撑的圆顶建筑,远远望去,剧院的中心圆形被一条条廊柱环绕,建筑造型别致而优雅。剧院前面的广场,最早称“列宁广场”,斯大林时代则曾改名为“斯大林广场”。1953年后,赫鲁晓夫恢复了“列宁广场”的称谓,并修建了列宁铜像。铜像面向红色大街,是新西伯利亚市集会、阅兵的重要场所,列宁铜像一直观望着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列宁铜像两侧,分别耸立着工农兵铜像,这一边,工人高举火炬,农民手握麦穗;那一边,代表“兵”的塑像却由三人组成……如此这般“工农兵”的组合让人有些费解,直观感受是苏联对于军事的重视。

    新西伯利亚市中心,人来车往,十分繁华。街道两旁,建筑新旧杂陈,交通工具也是一样,百年以上历史的有轨电车、陈旧的老爷车与簇新的现代豪车并驾齐驱、往来穿梭,很有穿越感。由于设计经心,规划得力,不同时代风格的建筑与车辆,并没有违和感,体现了新西伯利亚所倡导的和谐。著名的神兽广场上,四只神奇的动物托举着象征西伯利亚铁路桥、大剧院穹顶的构筑物——神兽雕塑是新西伯利亚的标志,象征着民族大团结,城市和谐。

    (《中国文物报》2017年9月19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