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山西乡村古桥时代特征分析

    发布时间:2017-08-04常亚平 刘建昭


        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通过多年开展的“走乡村、看实情”调查活动,统计录入了63座乡村古桥。这些古桥遍及山西境内9个地市、39个县区,包括金代古桥5座、明代古桥20座、清代古桥38座。随着调查与研究工作的深入进行,下面笔者主要从古桥的类型特点、材料使用、结构制作、排水设施、装饰手法等方面进行分期、分类对比分析,尝试解读山西乡村古桥的时代特征。


    一、类型特点


        山西乡村古桥的类型丰富多样,依现有调查数据统计共有12种,分别为单孔实肩石拱桥、单孔敞肩石拱桥、联拱敞肩石拱桥、双孔石拱桥、三孔敞肩石拱桥、木梁桥、联拱石桥、三孔石拱桥、七孔石拱桥、九孔石拱桥、十二孔券洞式跨河石桥和夯土桥。


        单孔实肩石拱桥、单孔敞肩石拱桥在金、明、清不同时期都有出现,这两种类型的桥梁在调查中出现的数量分别是30座和11座,合计为41座,占据了山西乡村古桥调查总数的2/3。单孔实肩石拱桥、单孔敞肩石拱桥保存数量最多,而且被金、明、清不同时期传承使用,是因为这两种类型的桥梁造型简洁、构造坚固。山西乡村周边多为崎岖险峻的山间小路,在这样地势复杂的区域,小型的桥梁比较适宜建造,且取材方便,美观实用。


        金代的联拱敞肩石拱桥有原平市的普济桥。作为金代桥梁的代表性范例,该桥桥体全长82米,宽8米,在旭日的照耀下,远望桥梁外景,像一道绚丽的彩虹,景色秀美壮观。

    明代的三孔敞肩石拱桥与三孔石拱桥,在地域性分布规划上运用得十分巧妙得体,例如运城涑水河古河道上架设了三座石拱桥,在一个地域相邻县份的一条河道上架设三座古桥,距离有别,形制相仿,构成了山西明代乡村古桥一幅迷人的画卷。


        清代的乡村古桥出现了一村之中建有三座古桥的景观性实例,如芮城县永乐镇窟垛村中窟垛涧上,分别建有北、中、南3座古桥,不仅方便了乡民出行,而且装点了山村美丽景观。


    二、材料使用


        分析山西乡村古桥的时代特征,考证材料使用情况是一个重要方面。上述的古桥类型是以外观形制加以区分的,若以使用材料的种类划分,山西乡村古桥又可以分为石桥、砖桥、木梁桥、砖石混合桥、夯土桥等五种类型。金、明、清时期古桥使用的材料既有传承又各有侧重,大致的演变情况如下。


        金代乡村古桥,笔者调查了5座,全部采用石质材料。


        明代乡村古桥在材料的选择与运用上发生了变化。笔者调查的20座明代古桥中的16座使用了石质材料,居于首要位置;用条砖垒砌的有3座,分别是榆次区的太平桥、河曲的将军桥、曲沃的通晋桥;翼城县的马册永定桥则采用了木质材料搭建桥梁。


        清代乡村古桥在材料使用方面呈现出三个基本特点:第一是石质材料继续保持主流地位,笔者调查的38座清代古桥中有29座采用了石质材料,约占76%;第二是出现了用砖垒砌的拱桥,如朔城区的定远桥和青莲桥、芮城县的彩霞玉溪桥、襄汾县的邓庄遗爱桥;第三是出现了砖石混合结构的桥梁,如天镇县的通惠桥、朔城区的鄯阳桥、右玉县的平丰桥。此外,还有用木质材料搭建的桥梁如沁源县灵空山的峦桥,以及单纯用土构筑的桥梁如介休市的同心桥等。由此可见,清代乡村古桥材料使用丰富多样,由此推动了造桥技术的进一步发展。


    三、排水设施


        山西乡村古桥建筑技术的成就,在桥面的排水设施方面同样有精彩展现。此次调查的63座古桥中有20座保留着条石铺设桥面的做法。桥面铺设条石,不仅是为了硬化桥面便于通行,同时也有利于桥面排水。仔细排查桥面条石铺设的方法,可以逐步寻找出金、明、清不同时期古桥排水设施的一些特点。


        金代乡村古桥均为石质材料的拱桥,这种石结构的桥梁会在桥面上铺设石料,如屯留县的仙济桥、长治市城区的长子门桥就是条石铺设桥面,而且桥面略呈拱形,雨水可顺利从桥体两端排出。金代乡村古桥还在靠近栏板内侧用条石砌筑排水暗沟,雨水通过暗沟和汲水兽排至河床的水流中。排水构件雕刻得十分精致而且随处可见,例如屯留县的仙济桥、原平市的普济桥在券眉上采用了龙首的汲水兽,晋城市城区的景德桥在锁口石上有镇水兽面,表明这个时期人们已经可以熟练地使用排水设施。


        明代乡村古桥调查了20座,其中有5座保留了条石铺砌桥面的做法,分别是:介休市的石屯环翠桥、垣曲县的南堡济众桥、永济市的卿头洪桥、曲沃县的通晋桥和右玉县的永济桥。用条石铺筑桥面是有讲究的,即在铺筑桥面时,桥面中心线要微微凸起,呈微弧状向桥面两边退去,这样有利于雨水向两侧排出。在桥面两侧紧靠栏杆内侧设置了排水暗道,一般为“口”字形,个别铺设为“日”字形。采用何种方式铺设桥面排水暗道,主要取决于桥面的长度、宽度与凸起的弧度。为了确保雨水排出顺畅,与排水暗道相配套的出水构件即为汲水兽。此次调查的明代乡村古桥中有9座雕刻了汲水兽,这种构件安置于桥梁栏板的外侧与券洞的上方,尾部与排水暗道相连。如此结构制作显示了明代乡村古桥在排水设施的设计与应用方面的技术是比较全面的。


        清代乡村古桥排水设施的应用更加广泛与完善。调查的38座古桥当中,有13座桥梁依然保留着条石铺设桥面的做法,如右玉县的通顺桥、平遥县的惠济桥、宁武县的永济桥等。除桥面中部微微隆起的处理技巧让桥面雨水可以向四周排放外,桥面石料通常使用砂岩石,这样在略显坡度的桥面上行走,不至于滑倒。清代乡村古桥设计上的一个微小变化是桥面出现了排水通道,排水通道紧靠桥栏两侧设置,并且做出了露明的排水孔,这与明代的排水暗道略有区别。清代乡村古桥汲水兽的使用也相当普遍,调查中发现有17座古桥保留了汲水兽原件。这个时期的汲水兽既是排水构件,更是一种雕刻的艺术品,强调了装饰作用,多以龙头龙尾、龙头凤尾的形象出现。


    四、装饰手法


        雕刻不同的艺术图案装饰桥梁的外观,发挥美化的作用,是山西乡村古桥必用的一种艺术处理手法。根据调查初步统计,目前山西境内金、明、清时期约有20座古桥比较完整地保留着原来的装饰题材。


        实地调查的5座金代古桥中有4座表现出精美的装饰风格,充分印证了金代雕刻技术的高超水平。从襄垣县的永惠桥、晋城市城区的景德桥,到原平市的普济桥和屯留县的仙济桥,可以看到这个时期雕饰的图案内容丰富,题材广泛,花卉、狮子、石榴、鲤鱼、蛟龙、水波、云中盘龙、扁舟渔翁、威武壮士、文弱书生、佛手、石鼓、桃、麒麟、二龙吸水等纹饰无所不有。金代喜用压地隐起的雕刻手法,将图案制作在桥梁两侧的栏板或券眉之上,以此凸显外表的立体感,同时桥梁的望柱头和寻杖也有图案雕刻,这种表现手法是明、清时期难以相比的。


        明代古桥中有5座保留着原来的装饰题材,雕饰图案内容有卷草纹、狮、猴、仙桃、石榴、山水人物等,雕刻的部位在桥梁栏板和望柱头上,雕刻的手法采用了线刻、浮雕、圆雕等。一些桥梁在桥头两端雕刻了石狮,如临猗县的涑水河桥、闻喜县的南关桥就在桥头左右分立石狮一对。


        清代古桥中有11座可以作为雕刻手法考察的对象。从这些案例可以发现,清代乡村古桥常用的雕饰图案有花卉、石狮、凤凰、福禄寿字纹样、金瓜、猴、桃、仙楼、多面几何体、花鼓等。与明代古桥的雕饰图案对比,显然清代乡村古桥的题材要丰富一些。清代乡村古桥雕饰图案的部位依次为望柱、栏板、券眉等醒目位置,如天镇县的通惠桥、平遥县的惠济桥、新绛县的孚惠桥和大宁县的上石桥,就是在桥梁的望柱头上雕刻了狮子、花蕾、八宝、猴、桃、多变体等形象,这样的雕饰手法可以突出桥梁装饰效果。清代乡村古桥的雕刻技法有线刻、浮雕(包括浅浮雕和高浮雕)。这个时期因为有木梁桥的出现,所以木雕的手法也得到了展示,如沁源县灵空山的峦桥,就在桥廊的额枋与雀替的位置雕刻了花卉与凤凰等图案。清代乡村古桥同样传承了金、明时期的一些做法,在桥梁两端的栏板起头位置安装抱鼓石或者卧狮一对。


        通览山西乡村古桥雕饰手法的基本运用情况,可知花卉、狮子、仙桃、石榴等吉祥喜庆的纹饰,在金、明、清不同时期均有出现,这些纹饰大多雕刻在乡村古桥醒目的位置——望柱头上,这是一种寓意,也是一种期盼,希望人间生活如花灿烂、永远平安。 (上)


    QQ截图20170804114224.jpg


        (《中国文物报》201784日第7版)

    编辑文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