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诗情画意敬亭山

    发布时间:2017-07-21李立华

    1.JPG

    盛夏时节,因为一个偶然机缘来到安徽宣城。

    宣城钟灵毓秀,人文荟萃,最著名的景点当属敬亭山了。敬亭山有吟无虚日的“江南诗山”之誉,谢朓、李白、杜牧、白居易、韩愈等三百多位诗人在此留诗800多首——对于一个诗词爱好者来说,这实在太有诱惑力了。可以说,我到敬亭山,不止为看山,更多的是去感悟人文气息,倾听古贤遗落在山间的千古绝唱。

    诗意敬亭,李白一生七次飘然至此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敬亭山的高度只有286米,从山脚出发,脚步轻健的人,大约只需二十来分钟就能登上山顶。它东西绵亘百余里,六十余座大小山峰神态迵异,风景幽静而淡雅。这里,虽然没有嵯峨的奇石怪岩,没有苍翠的青松古柏,没有柔婉的溪流、清洌的山泉和飞瀑,石阶两边,却满是拥翠的修篁,盘旋的葛藤,丛生的芳草,不知名的山花。几束阳光,斜斜地穿过竹林,为这座山平添了几分风韵。

    路边阶前,处处有石,刻满历代文人雅士的诗文,或与敬亭山有关,或与古宣州有关。诗里飘着酒香,荡着春风,遗世独立,卓尔不群。曾任宣城太守的南朝齐诗人谢眺所吟“兹山亘百里,合沓与云齐。隐沦既已托,灵异居然栖”,道破了敬亭山蔓延百余里,峻拨入云霄的秀美态势。唐天宝十一年(752年)李白仕途失意,被贬安徽宣城。在宣城的日子里,诗人人格得到了升华,坐在敬亭山半山腰,清凉的风,拂去了心头的痛;苍翠的山,幻化成了梦中的人。诗人被沉寂的青山感动了,以一种如释重负的心情写出一首五言绝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随着诗篇传诵,敬亭山声名鹊起。王维、孟浩然、白居易、杜牧、韩愈、刘禹锡、李商隐等人亦以生花妙笔,为敬亭山吟诗作赋,抒发胸怀,敬亭山俨然成为“江南诗山”,李白那首五绝成了敬亭山千年的代言。

    独坐,相看,两不厌;十多年,诗人七下宣州,来到敬亭山。一直钦羡李白与敬亭山的这份相知,也曾不断玩味、思量这句“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但所有的想象,都不如亲自到敬亭山看看。

    循着诗仙的足迹上山。一路上,随处可见当地人对于诗仙的怀想。青石道旁,有李白带着叔侄游春的铜像,诗仙气宇轩昂,风神朗逸。山石上古树下,李白下颌微倾,在听蜀僧浚弹琴,“客心洗流水,余响入晚钟”的袅袅琴音,仿佛千百年间,从未断绝。拐到下一处山谷,又见李白斜卧在相思泉边,仿佛一往情深,对玉真公主念念不忘。传说,玉真公主修道后广游天下名山,好结有识之士,尤垂青才华横溢的平民道友李白,力荐李白供奉翰林为圣上起草诏诰。李白傲视权贵遭谗言而赐金还山,公主郁郁寡欢,愤然上书辞去封号。安史之乱后,玉真公主追寻李白隐居敬亭山,后香消玉殒魂寄斯山,百姓将其安息之地称为“皇姑坟”,世代祭拜。相思泉边,玉真公主的汉白玉塑像与李白的铜像遥遥相对……不管后世演绎出多少“绯闻”,我始终认为:李白与玉真之间,其实只是大唐公主对一代才子的一点爱惜,或者还有作为同道好友的一点亲切。人与人之间,很多美好的情分,未必一定与爱情有关。

    2.JPG

    如画敬亭,石涛妙笔为山川代言

    离开相思泉,再登数十步山阶,就是石涛纪念馆。石涛,原姓朱,名若极,是明代第二代靖江王朱赞仪的十世孙。他自称苦瓜和尚、济山僧、石道人,石涛是其常用的号。幼年时,石涛曾有过一段王孙生活经历,但随着国破家亡,好景很快破灭,悲苦的行脚僧生活随之而来。1670年至1679年,石涛曾在敬亭山广教寺出家。此时的他,虽逃于禅而隐于画,内心却并不静寂,双脚也并不停滞,画出了敬亭山水的千情万态,留下了无数风神秀逸的作品,深深地影响着后世画风。《石涛罗汉百开册页》就是他以敬亭风光为背景,留下的传世名作。

    驻锡敬亭山广教寺,是石涛创作历程中新旧交替、借古开今、破格创新的关键性过渡阶段。此时,石涛的创作思想更活跃,交游更广泛,与宣城画派梅清、吴肃公等谈诗论画、切磋技艺,主张“借古以开今”、“我用我法”,影响并改变了中国画坛。此时,石涛对传统笔墨技法的领悟和把握,都臻于出神入化之佳境。《石涛罗汉百开册页》共画罗汉人物310位,皆处于山水背景之中。罗汉左右,又分别陪饰众多人物以及龙、虎、鹿、狮等神兽。根据石涛在画中自题,整套册页作品分别作于1667年、1669年、1670年、1672年,即从26岁至31岁,历时6年之久。《石涛罗汉百开册页》集人物、山水、花鸟之大成,所绘人物,造型生动,神态各异,笔墨洗练,叙事清楚,饱含人文情怀,是其技艺日臻成熟时期的代表作。

    敬亭古迹,劫后余生知多少

    走出石涛纪念馆,面临着更高强度的攀登。在战胜了近300米的连续斜上坡之后,终于到达“太白独坐楼”。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耸立在眼前的,竟然是一栋全新的仿唐建筑。真正的“太白独坐楼”,原位于敬亭山南面半山腰处。天宝十二年(753年),李白在此写作《独坐敬亭山》,后人在此建“拥翠亭”,并立碑记事,此亭俗称“太白亭”。清代,“太白亭”改建成“太白楼”,可惜1937年毁于战火。站在此处,俯瞰周围山头,满目清翠,林壑幽深,显得格外灵秀。令人流年往往,久久不愿下山离去。

    返程途中,我加快步伐,去广教寺访著名的“双塔”。唐大中二年(848),裴休知宣州,迎希运禅师来宣,驻锡城内开元寺,第二年,创建广教寺。北宋哲宗绍圣三年(公元1096年)初建双塔。遗憾的是,广教寺毁于1939年抗战时期,所幸双塔尚存。广教寺双塔,为一对并肩比立,独特罕见的方形古塔。双塔形制相同,均为仿木楼阁式砖塔,塔高都是20米左右,各有7层。两座宝塔,既有宋代宝塔的韵味,又可见唐代宝塔的传统风貌,这种沿用唐代四方形平面的宋塔,在中国现存古塔中极为罕见。1988年,广教寺双塔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敬亭山南麓,还有一座“古昭亭”,为明崇祯九年(1636年),宣城县令陈泰来建。“古昭亭”三个行书大字,就是陈泰来县令亲笔书写。“古昭亭”也称“古昭亭坊”,以巨大石料砌成,两旁为两根方体石柱,上方连接石横梁,坊名刻在横额上,坊前有石砌台级。如今,千古名山敬亭山,只有古昭亭牌坊和宋代双塔,躲过了战争烽火,劫后余生,怎不令人感叹!

    站在山脚,回望敬亭。我仿佛看到李白宽袍大袖的身影,仿佛听到他“独坐敬亭山”的轻声吟哦。正如敬亭山让李白在云飞鸟憩之际,独坐凝神,寄寓“相看两不厌”的情思,泰山,让孔子发现天下之小;庐山,让苏轼悟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哲思;寒山,让杜牧感受白云萦绕,炊烟袅袅,流连石径蜿蜒枫林晚景;南山,让陶渊明种豆采菊,逃离俗务樊笼……在人世间,若有一处风景,可以静静相对,引为知己,相见无厌,这该是一种多么奢侈的幸福。人在旅途,原来就是为了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那“一座山”。

    (《中国文物报》2017年7月21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