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绩溪访墨记

    发布时间:2017-07-13鲍复兴

    1.JPG

    苏东坡曾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人生一乐”。笔健、砚润、纸糯、墨亮,这是书画艺术创作中令人心驰神往的愉悦享受。然在这文房四宝中,我对墨最不讲究,因写书法用墨颇费,磨一砚池墨也写不了几个字,贪懒求方便,我一直使用墨汁。实际上,它使我缺失了那种佳墨在砚上婉转研磨,墨香徐徐而来,沁人心脾的奇妙享受,更缺失了好墨在宣纸上挥洒晕染如是,变化无穷的快感。

    中国书画幻梦美丽的意境是通过“墨”这一奇妙的材料得以实现的。随着传统书写方式的式微,古墨日趋稀少,已成为难于寻觅的雅玩之物,价格也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而现今市上所见之墨,与旧墨相比,质量不可同日而语,深感好墨难求。桐乡费胤斌是我的同乡小弟,2015年中国书法“兰亭奖”三等奖的获奖者,他喜欢收藏佳墨,与绩溪制墨名家冯宜明稔熟,冯君为民国时苏州著名的徽州华阳“郁文氏墨庄”后人,除精制佳墨外尤擅刻制墨模、精美绝伦。今“郁文轩”以古法所制的墨锭,让人心仪,书画家在网上更是好评不绝。胤斌为郁文轩常客,藏有不少佳墨,好友来时常拿出展示,有时还分赠予人,以为同乐。

    在胤斌的鼓动下,2015年中秋小长假,我与他一起去了徽墨的故乡——安徽绩溪(即古徽州华阳),拜访了郁文轩的主人制墨名家冯宜明。在他的墨庄,我欣赏了他精美绝伦的各式墨锭,特别是那套仿古的48锭套墨《明墨集萃》,样式各异,墨模图案精美,描金填彩富丽典雅,令人爱不释手。又参观了他的制墨作坊,墨工在砧上将热软的墨饼加入金箔,用方锤不停锤打,真是“轻胶十万杵”,让我深感制墨辛勤劳苦之不易。工坊空气中弥漫着麝香、熊胆、玉屑、龙脑、珍珠粉等二十多种中药的奇异墨香,让人神清智新。冯君还让墨工取一柱状小墨块,放在我手掌中,要我用力捏紧,松开后就成为一锭独一无二的“手模墨”,我的掌线指纹,全印在这锭墨上留作最特别的纪念。

    冯宜明是刻制墨模的安徽省级非遗传承人,墨模刻在坚硬细密的石楠木上,尺寸不大,图案文字凹凸均在半毫米上下,精细入微。书法、绘画、浅浮雕的细刻,脱模时的特殊工艺要术,特别是墨模上那工整秀丽,体现笔法细微风格的书法,更是非一般的木雕技艺者所能为。他们家从祖父起就是制墨世家,他父亲冯国华是当年上海墨厂的制墨刻模大师,冯君承袭父业,并有他的创新。他对我说,墨模是依附于制墨技艺的工具,刻得再好也无法成为单独的艺术品,不能和其他木雕艺术相比。我是搞篆刻的,都是用刀进行艺术创作的,所以很有兴趣地看了他用的全套刻刀工具和所刻的墨模,大大小小的几十把精巧锋利的刻刀,有的刃口细如针尖,令我深感冯君在刻制时一定是心无旁骛,神定气闲,才能刻制出如此精美的墨模。专心致志、精益求精是我对冯君的第一印象。

    追求品质一流,原材料的顶级一流是我对冯君的另一深刻印象。他始终恪守老徽州人的秉性传承和文化品性,像他的同乡前辈江南药王胡雪岩、制墨名家胡开文一样,他制墨中的所有原材料,都以至诚之心,追求至真的道地。如采烟要用在中屯村老家山上自己点烧松烟和油烟,和烟用的胶他只认吉林产的鹿角胶,墨中所配的熊胆、天然麝香等名贵药材,非地道原产地不取,玉屑、龙脑、珍珠粉等都要上好的,彩墨所用硃砂、石青、石绿等也都为国内著名原产地的上好矿物颜料。他对我说,现在要搞到这些真正原产地的材料愈来愈困难,价格也越来越高,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怎样扩大生产,把产业做大,谋求利益最大化。他认为自己是在做精品、做文化,是做传承,而绝不是仅想发财。他必须坚持原料质量,遵循传统古法,每年就做这么些,不泛不滥,追求的是极致,藉以能保证徽墨这一珍贵文化瑰宝,得以真正原汁原味地传承,这不就是当下大力提倡的“工匠精神”吗?缘于此,他被国家画院著名国画家何家英等聘为私人制墨师。以他现在的年制墨量,已贮有可用二十年的真材实料,足够做到他六十多岁退休了,儿子的兴趣追求不在制墨上,他也不想强求。言谈中露出了几分对古法制墨技艺传承的无奈。

    在郁文轩墨庄的所见所闻,阵阵墨香激发了我对佳墨的兴趣,决定向郁文轩墨庄定制一些书画用墨。我回杭州后,就自己设计了圭形的墨锭图纸,大小约为一两一锭,正面“紫玉”两字篆书为墨名,背面上有我的“三西堂”书斋印,下绘海水波浪图案,自觉这一造型有别于常见的长条形规格的一两墨,日后作为自用或送人,都是十分有意义的雅物。

    2015年国庆长假,我与老伴、小女婿一起和费胤斌又去了绩溪“郁文轩墨庄”,把我设计的墨锭图纸交给了冯宜明,向他订制“紫玉”墨油烟和松烟两种。油烟用以书法,数量多些,另松烟墨用于作画。因墨成形出模后要晾干,每天都要翻身以防变形,这个过程急不得,前后要近一年左右时间,待墨锭完全干透不再变形后才能交货,所以先交了2000元定金,其余待明年秋后取时再算。

    那天正好中央电视台与安徽电视台联合摄制的大型文化记录片《文房四宝》到郁文斋墨庄拍摄,冯宜明为了这次拍摄,专门去了趟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拍了馆藏黄宾虹的花卉、山水、书法作品,制成四两重的纪念墨二锭。拍摄组导演得知我是浙博老馆长,就临时抓我当嘉宾,要再拍几个镜头,让我谈谈黄宾虹的书画与用墨,谈谈对冯宜明做的黄宾虹书画墨的看法,真是“自投罗网”地巧遇了。黄宾虹在墨色运用上可为极至,他在用墨上,提出了浓、淡、破、积、泼、焦、宿的七法并备的理论,极尽墨色枯淡浓湿的渗化和光影变幻,形成他“峰峦浑厚,草木毕滋”的风格。郁文轩纪念墨构图采用的黄宾虹花卉是没骨写意,山水“青城山雨后”更是水墨淋漓,要将这样的非工笔线描的国画刻成墨模,是必须要进行二度艺术构思再创作,我由衷佩服冯君能将黄宾虹原作的水晕墨意,转化成墨模镌刻的刀法,使黄宾虹的纸上名作能成为徽墨上的浅浮雕的名墨,真不愧是墨模刻制技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才有这样的艺术创造力。

    因电视拍摄的安排,那天到家已过晚上十点,旅途劳顿,但想到自已能为宣传徽墨而尽了一份力,也就释然了。

    一年后的11月初,我第三次去了绩溪,这次是去取墨。为了增加对有关制墨工艺的了解,我请冯君陪同,从县城开了近40分钟的车程,到中屯村乡下老家参观了他的烟房。烟房就在村中他父亲住房边的平房中,黑不见光的房内四周都是一排排盛满桐油的碗,点燃碗中灯芯,上面罩着的碗就是烟料的收集器。冯君给我们看了已收集在塑料桶中制油烟墨的烟料,细腻又成片状的烟料,用手指轻微一研,指上留下的是油亮的乌黑色,所以他再三嘱咐小心衣服上粘到烟黑,它是极不易洗去的。身在黑咕隆咚又不透风的烟房中,才能深切体会采烟的不易,感受到传承古法制墨的艰辛。松烟是用古松枯树的老根烧烟,上罩一缸收烟,我们也见了放在墙边的烟缸。据冯宜明说,树龄久远的松根,含脂成份高,烧成的松烟质量好。以前山上古老枯松的树根很多,收购价也便宜,可现在已不易挖到了,好在他早作安排,所以屯储了半屋的古老松根,在原料上确保了松烟烟料的质量上乘。这次采烟的参观,使我对古法制墨的原料来源有了深刻的认识,也对郁文轩遵循传统古法制墨,在原料、工艺上的一丝不苛的坚持深深膺服。

    看着印有自己的题字印记,乌如墨玉,描金填彩,沁香典雅,形美质佳的圭形《紫玉》墨锭,颇感沾沾自喜。与郁文轩墨庄冯宜明的交往,记录了我与徽墨的一段令人难忘的情缘,内心充满了愉悦之情,正如东坡居士所言:“亦自生一乐”也!

    (《中国文物报》2017年7月14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