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穷一己之功 著千载书史

    ——读徐学林《徽州刻书史长编》

    发布时间:2017-04-05张宏明

    认识当时在安徽省新闻出版局供职的徐学林先生是在二十多年前。1991 年,我和省内文博界的陆勤毅、杨立新、张爱冰几人谋划,与江苏省南京博物院《东南文化》合作出一本《安徽文化专号》,借以汇集安徽省的学术成果。记得当年徐学林一下子投了两篇篇幅各有一万多字的大作,分别是《源远流长的安徽古代出版业》《闻名遐迩的安徽文房四宝》。按原先设计,每人只收一篇,但考虑他的文章都是涉及到安徽古代文化精华所在,于是我便坚持将其发表,后来这一期(1991 2 期) 发表的许多文章还获得不少奖。徐学林关于出版史的文章就获得全国首届出版科学优秀论文奖。当他告知我这一喜讯时,我当时还开玩笑地对老徐说,你要是不把安徽出版史作一次全面总结,也对不起我们为你所做的工作。谁承想,徐学林在完成《安徽省志·出版志》《安徽省志·建置沿革志》(180 万言)、《中国历代行政区划》《中国疆域与政区变迁史》《徽州文化大全·徽州刻书》(中英文版)、《徽州出版史叙论》《安徽出版史料选辑》《皖版图书评论集》以及参与编著《中国图书大辞典》等一系列著作之后,退而不休,又利用20 多年的宝贵光阴,独立完成550 万言的《徽州刻书史长编》皇皇巨著。去年春节后不久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自报家门说是徐学林,并说你当年交代的工作完成了,你给我写个书评。我因当时正在编《玉英溯源——安徽历代玉器研究文萃》和《安徽省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综览》两书,便辞以无暇为由。老徐却不依不饶,说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出版,并诱惑我可以由出版社赠一套样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却情不过,竟然冒失地答应下来。去年10月份,安徽教育出版社把样书送来,真让我既惊讶,又忐忑,面对眼前整整一箱子八巨册,4008 16 开本的《徽州刻书史长编》,又是我十分陌生的出版史领域,一个十分冷僻的小众知识,我要花多长时间才能通读一遍?不禁为当初的应诺后悔起来。同时我又想到,徐学林在六千多个日日夜夜里(过往的储备与搜集尚未计数在内) 是怎样的夜以继日,挑灯夜战,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苦努力与卓绝贡献,一种由衷钦佩与感动的情怀油然而生,也促使自己克服因患脑梗带来的身体不适,断断续续用了八个月时间才把《长编》看了一遍。

     1.jpg

    徐学林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的代表,与上述人不同,他恪守中国传统学者持之以恒、业专于勤的传统风范,不为利动,不为名趋;他作为省出版局的编审、研究员,生性耿介,他埋头苦干,钻进故纸堆,甘于寂寞,做出了为绝大多数专家、学者、教授、博导难以企及的大成就。不客气地说,本该由单位、团队,甚至政府主持编纂的一项浩大的涉及文化整理与研究的工程,都由他一人在无任何资助,无官方背景支持的条件下克难而成,不能不说是安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

     

    《徽州刻书史长编》计八册八卷,按照卷、编、章、节以及节下条目或者分节次序编纂,具体条目则依照刻主生平简历、收藏机构,著作名目、存世数量的顺序,对重要的作者单列专节介绍,既考虑到资料的全面,又在微观深入方面凸显研究水平,有的还另加按语。所以从体例与结构上看,既是一部搜罗宏富,言有所据的徽州刻书史料的渊薮,又是一部思索深邃、构思缜密的研究汇成。因此,刻书史迹发展,线条十分清晰,逻辑思维的条理性是本书的一大特点。本书搜集的史料极为完备,收录范围包括汉晋新安郡、唐宋歙州、徽州,明清时期的徽州府六邑歙县、黟县、休宁、祁门、绩溪以及划入江西的婺源,传主与刻书者包括本地原住民、入徽官员、旅行、寄籍及外居人士,收录截止时间为清末至民国初年。详细的编次目录为一卷一册二编,一编为宋元4 章,二编为明清刻书业与官刻2 章;二卷一册为第三编明代;三卷一册为第四编明代代表人物;四卷一册为第五编清代(上);五卷一册为清代(下);六卷一册为第六编清代代表人物(上);七卷一册为清代代表人物(下),八卷一册为第七编地方文献和第八编总结,最后是附录,包括主要参考书目与我的徽州情结及对徽州出版史的研究及后记三部分,其中研究一文长达3 万字,系统介绍了作者治学研史的经历与艰辛,是一篇充满感情与辛酸的自述,今后将是从事《徽州刻书史长编》研究的专家学者难得一见的第一手资料,从中可以体会到一个真正的学人是怎么克服重重困难而一心向学的大师风采,将会使受众获得启迪,产生感悟。

     

    从上述内容与结构可以窥见,徐学林在整理刻书史料和研究方面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辛勤耕耘。这些资料分别收藏于国内外图书馆、博物馆与科研院所以及各地公私机构,搜集复印、询问、查索、记录又要花费多少时间。在第一编第一章宋代徽州刻书中, 他查到有150 种(包括在外刻书61种),其中分官刻、家刻两类,官刻歙州图经,黄山图经,都是稀见的珍贵刻本,在近年拍卖会,宋版书虽片页也弥足珍贵,一下子找到这么多宋版史料,岂不让人叹为观止!不仅如此,他还在研究宋版书的特色与价值方面提出了思考深刻的真知灼见:校勘精审、印刷精美、字大疏朗、字画如写;版式新颖;装帧精细,流行蝴蝶装与合页装订;严格避讳;纸墨俱佳。所以《长编》一书非独资料罗列,更是一部研究深入的学术著作。比如一、二编是唐至明清的刻书史,七、八编是地方文献与总结都是研究部分,四编与六编明清刻书代表人物作重点介绍,则兼有资料与评论的研究性质。因之,资料全面,提要完备,研究深入是本书的第二大特点。

     

    《长编》一书具有的特点还有许多。比如它是徽州刻书能工巧匠的长编,更是古徽州地方文化史料的长编。刻书史长编的面世,不仅对历史上浩若烟海、繁杂众多的图书资料作了一次详细而条理清晰的梳理罗列,并对国内外各大图书馆、大学图书馆、博物馆包括日本、美国、香港、台湾现存数以万计的古旧图书徽州故本一一钩沉记录,有助于学者的检索查阅,从史实的发展脉络上考察,也有助于学术界对徽州文化中的印刷历史特色作进一步的归纳提升。过去人们对徽州三雕中的砖雕、石雕、木雕津津乐道,而刊刻图书的雕板与印刷品上,往往保留着各地刻工的姓名,当时是作为诚信、责任的标志,今天却变成十分难得的人物记录,尤其作为刻工群体,是学界研究的重点方面,过去有不少人从事过这方面的著述,现在随着《长编》的面世,相信会有更多的印刷史家、地方志学者重视关注,这是《长编》具有现实意义所在,雕版印刷中的刻会不会突破木雕造型艺术而成为第四种木刻,与竹刻艺术并称徽州五刻,相信今后也不会是一种臆想。

     

    《长编》收录自晋唐以来至民国初年的徽州著书人、刻书人的数量达二千多人,分述其生平、籍贯、著书目录、整理古籍、刻书行世品种,其内容已构成人物传记辞典类工具书的功能,对传主的涉及到的许多方面,徐学林并不是从前人相关的《徽州刻书与藏书》《皖人书录》《安徽省馆藏皖人书目》等省内外大批工具书一抄了之,而是认真审核,纠正谬误。比如对四编中的胡正言,就指明今版《辞海》是传承《中国人名大辞典》的错误,又如五编何震,休宁前街人,指出清人周亮工《印人传》,包括《辞海》,都误作婺源人等众多权威工具书中的错误,体现出一个学者应有的认真态度。

     

    徐学林创造了一个体系。随着《长编》的出版面世,有一大批的收藏徽刻版本图书的机构会因此而获得检索查阅的方便,数以千万计的古旧图书收藏者会因此而增添了解作者与评估图书的门径,更重要的是众多专家学者会因此而获得研究资料的机会和信息。我相信,假以时日,专门研究这本书的体例、内容,评介其学术创新的各种专门文章会陆续见诸人们的视野。

     

    如果要说到《长编》的不足,我觉得在资料的选裁方面还可以更为精炼一些,一些章节的安排和版式上还可以更加精准一些。比如在南宋刻书家中朱熹一节,注释比正文多,40 多页列举资料似无必要;新安月潭宗祠,在以人系事系书的格局下,用此名代指朱存莹,似与整个体例不合;尤其把外籍人在徽州刻书如沈、崔、彭、董、龙、郭列入,似不当,或分别条(田艺衡);在清代禁毁书中,列举了桐城戴名世案和戴本孝案,两者也不宜收入;在六编家刻代表人物收录武进洪亮吉,已过三代;太仓毕沅曾祖迁出,值得斟酌;二编专设明清安徽刻书业似有扩大范围;在目录中无附录似是一个缺陷等等。不过这些方面或是标准不同,或者设计(版式上一书一行,浪费版面) 上的问题瑕不掩瑜,并不能直接影响《长编》的质量,尤其是校对的水平很高,几乎无错字,再加上附有许多插图,存史迹,活版面,可谓文精图美,是从事印刷史、地方史、文化史、谱牒史、方志史、人物史以及版本学等许多部类专家学者与广大读者不可不读,不可不备的常用大型图书。

     

    (《徽州刻书史长编》,徐学林著,安徽教育出版社2015 年12 月出版,定价1280元)

    《中国文物报》2017年3月21日6版


    编辑贾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