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陈介祺《周矢朐瓦盘图》小笺

    发布时间:2017-04-05孙敬明

    1.jpg


    2.jpg

    山东潍坊市博物馆藏清代潍县金石学家陈介祺《周矢朐瓦盘图》(图一),上半部为矢朐铭文墨拓;下半部为瓦盘全形拓;右上为陈氏篆书周矢朐瓦盘图六字;左侧为陈氏长篇考证跋文;通图钤印十一枚,分别为大兴周咨度收藏金石书画印” “澹然珍秘” “海滨病史” “收秦燔所不及” “古瓦量斋” “齐鲁三代陶器文字” “姚公符作图” “有周陶正之后”“齐东陶父” “三代古陶轩” “度藏(图二)。陈氏跋文曰:

    光绪戊寅(1878) 七月十八日丙寅,得古瓦器如盘者一,内左右大字各二,曰:“矢朐、矢朐”。文古甚。按阮氏《山左金石志》载孙伯鸡父彝云:“乾隆辛亥(1791) 夏出临朐柳山寨土中。益都段赤亭松苓拓寄入录。柳山有古城基,即春秋之骈邑,《论语》‘夺伯氏骈邑三百’。”器久归余,是卣,阮因段误曰彝,又释“矢”曰“ 孙”, 后款识刻正之,“ 鸡” 亦改“ 爵”。今此盘文之“ 矢” 同卣之“矢”,疑齐掌矢者之官族或邑,盘亦所作,故纪其官邑曰“矢”,又纪其地曰“朐”也。齐地先后百五十年(敬明按: 此数系误) 所出一氏吉金良陶, 余皆及及而见而获之, 亦厚幸已。廿七日海滨病史识。

    陈介祺跋文所及阮氏,即阮元, 清乾隆晚期为山东学政, 主修《山左金石志》,开风气之先;段松苓,字赤亭,清益都金石学家,曾襄助阮氏编修《山左金石志》。拓本所钤印多为陈氏藏古所用,亦有拓图者所自钤,如姚公符作图,此乃潍县人姚学桓,字公符,是陈氏传古助手之一。由大兴周咨度收藏金石书画印” “度藏陶” “澹然珍秘可知此帧曾为晚清民国时期知名收藏家大兴周振湘(字咨度,又作度) 所藏。

    商周青铜器历代多有出土,其在汉代视之为祥瑞,唐宋则或作珍玩,降至清代才被视之为文物。对这些铜器进行传拓绘图,亦始之于宋代。如宋人王明清《挥麈录》称:李伯时自画其所蓄古器为一图,极其精妙……真一时之奇物也。先人跋语云:右《古器图》,龙眠李伯时所藏,因论著自画,以为图也。……凡先秦古器源流,莫先于此轴矣。……本朝自欧阳子、刘父始辑三代鼎彝, 张而明之,曰:自古圣贤所以不朽者,未必有托于物,然物固有托于圣贤而取重于人者……所谓:三代邈矣,万一不存,左右采获,几见全古。惟龙眠可以当之也。(林欢:《宋代古器物学笔记材料辑录》,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年版, 第56- 57 页。)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 大中祥符五年(1012),南康军建昌县李士衡庄……激流中得一古器,篆文款识甚奇。太守刘保衡指以为鼎……保衡绘形刻石尚在。今观石刻,制作精巧,正古酒爵,非鼎也。(林欢:《宋代古器物学笔记材料辑录》第46 页)。

    在宋代对青铜器摹绘传形的基础上,清代出现了所谓全形拓,并迅速流行。据陆明君《陈介祺年谱》(西泠印社出版社2015 年版。以下所及,不另注释者均同此) 所记,道光二十六年(1846) 陈介祺跋六舟上人(名达受,浙江海宁人)。所作吉金全形拓:吉金绘画古已有之,从器上拓出而形象曲和绘事,制作不差毫厘,足资考订之真,更浑描摹之迹者,则海盐吾宗南叔先生克明始擅其长,诚前人所未有,极今日之盛事矣。先生殁,其犹子粟园畯能继之。两世皆馆东武刘燕庭廉访家,余尝遍观所拓,古雅静穆,真不啻在三代几席间也。六舟上人更以完纸成之,尤极精能,虽有巧者不能出其心思已。由此可见,所谓吉金全形拓之技法与作品,早在六舟之前,就有海盐陈氏两代做的均极精致。

    首先运用吉金全形拓技法椎拓先秦陶器全形者肇始于陈介祺。同治壬申(1872) 五月六日,陈介祺首次于潍邑于姓处得即墨古县出土战国田齐陶文第一片, 俟后陆续收集四五千种。光绪戊寅(1878) 七月十八日,陈介祺获得矢朐瓦盘,先后于二十二日、二十四日作考跋,此跋则作于二十七日。当年由陈介祺发现收藏研究齐与邾国陶文,要是由戳印在陶器上按压而出;而近年如泰等地则发现不少刻画战国齐陶文,并且新泰一带陶文书体与临淄所制造者迥然有别,而齐与邾两国陶文书体亦是大相径庭。凡此矢朐陶盘上的刻画形式比较少见。这件器物陈氏称之为陶盘,亦为今日齐地尤其临淄周近考古发掘所习见,从陶盘全形拓之形制、尺寸以及文字书体,可断此器时代为战国晚期齐国所产, 陈氏跋云出自临朐柳山寨,尤可征信。

    陶盘矢朐应如陈氏所言为地名;而文献中地名少见单名,有作临朐” “监朐” “朐忍者,最早见于汉代,或不止一处:

    一《汉书·地理志》载齐郡辖县十二,其中有:临朐。有逢山祠。石膏山, 洋水所出, 东北至广饶入定。莽曰监朐。应劭曰:临朐山有伯氏骈邑。地在今潍坊市临朐县。

    二《汉书·地理志》:东莱郡辖县十七,其中有临朐。有海水祠。莽曰监朐。师古曰:齐郡已有临朐,,而东莱又有此县, 盖各以所近为名也。斯类非一。地在今莱州市北。

    三《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六年:于是立石东海上朐界中,以为秦东门。《汉书·地理志》:东海郡辖县三十八,其中有朐。秦始皇立石海上以为东门阙,有铁官。此秦代朐县,地在今连云港市锦屏山周近。

    四《汉书·地理志》:巴郡辖县十一,其中有:朐忍。容毋水所出,南[入江]有橘官、盐官。” 2004 年重庆云阳旧县坪考古发掘出土东汉巴郡朐忍令景君碑可证汉代朐忍地在此。

    另,文献所载,先秦尚有地名朐衍,在今宁夏;汉代有地名卢朐,在今内蒙古。

    陶盘出土潍坊市临朐,铭文矢朐,《山左金石志》《簠斋吉金录》以及簠斋题跋矢朐瓦盘均提及亦在临朐柳山寨出土的商晚期矢伯铜卣,该卣器盖对铭,文曰矢伯作父癸彝(图三)。由此可见为官或地名;乃爵次,为私名。矢朐同为官或人名, 而则为地或人名。古代人名、地名、官名、氏族名之间联系密切。所以矢朐盘在今潍坊市临朐出土,显然与此临朐有关。

    商代卜辞有” “ 多射” “ 小射之官职(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中华书局1988 年版第511—514页);西周金文有司弓矢司射,《周礼》有射人官职。山东邹城出土西周射南簠两件,铭文相同曰:射南自作其簠。研究者称:西周金文中有小射,郭沫若先生认为金文中的即《周礼》司马之属的射人( 《大系》释五七页)。小射也应与射人相似。《周礼·夏官·司马》序官云:射人,下大夫二人,职文谓射人,……以射法治射仪……王射则令去侯立于后,以矢行告, 卒, 令取矢, 祭侯则为位,与大史数射中,佐司马治射正,祭祀则赞射牲……。铭文的司射与《周礼》所讲的射人应有一定关系……山东所出的射庚簠之射,应是以官为氏,射为职官名。此射究竟是王朝之射人,还是地方诸侯的射人,则不能断定。(张亚初、刘雨《西周金文官制研究》, 中华书局1986 年版第18页) 古代射与弓矢密不可分,由西周职官司弓矢,可上推商代晚期矢伯矢伯应为官名。明嘉靖《临朐县志·建制沿革》载:周,为齐伯氏骈邑。汉,置临朐县,属齐郡。东汉,属齐国。旧以为朐为山或水名, 临朐则因临山或水而得名。由矢伯卣与矢朐盘铭文为证,而汉代临朐之得名,应与此战国陶盘刻画文字矢朐有关; 而矢朐之族可上溯至商代,故临朐一名其内蕴尚矣。


    (2017年4月4日7版)

    编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