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浮邱寺人”曾祖荫

    发布时间:2017-03-31张建平




                                                                                “浮邱寺人曾祖荫

       湖南桃花江畔有座中外闻名的浮邱山,山顶上有座千年古刹——浮邱寺,始建于南北朝刘宋年间,俗称湘中第一道场,又称浮邱观”,它既是桃江县境道教的发祥地,又是汉传佛教在中国南方的圣地。

       他似乎是为浮邱寺而生,深居寺内十八年来,每天他精神抖擞,在寺内忙忙碌碌,每天他不厌其烦耐心细致地重复着简单而又平凡的工作,每天他甘于清贫,耐得住寂寞,无怨无悔地默默奉献着——他就是被称为浮邱寺人的曾祖荫。

        1943年出生的曾祖荫,自幼生活在桃花江畔浮邱山下的浮邱山村,巍巍浮邱山润育着他的精气神。童年时代,每逢浮邱寺一年一度的农历三月三、九月九庙会,他总喜欢同大人们一起上山进寺,看着人头攒动的香客们烧香拜佛的热闹场面,听着和尚们朗朗的念经声,吃着寺内香喷喷的贡果,幼年的他虽不懂大人们烧香拜佛的用意,但总盼望着每年庙会节的到来,因为庙会能带给他许多快乐,他幼小的心灵朦朦胧胧与浮邱寺结下了不解之缘。

    因为贫穷,他只读完初中便辍学,回家拿起锄头随父母一起当起了农民,靠锄头扁担为生,担负着子女、妻子、父母和弟弟八口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劳并未消减他对浮邱寺的热爱。每天晚上或雨雪天不能出工的时候,他总是独自一人上山进寺走走,与寺内主寺、居士聊聊,心甘情愿帮寺里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1999年初,受当时寺内住持雪峰再三邀请,56岁的曾祖荫进寺当起了文物管理员,从此他住进了深山古寺,蜗居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小阁楼里,将古寺保护作为了自己的事业。

    文革浩劫过后,浮邱寺已是门庭破败,一派凄凉,浮邱寺作为佛教公产,寺内部分资产归属等历史遗留问题一直未能解决,山下部分村民为此闹事的现象时有发生,无电、无厨房、无厕所,生活十分艰辛。

         从上山第一天开始,曾祖荫白天下山深入村民家,搜集相关线索,动员村民返还散失在家中的寺产。面对昔日熟悉的面孔,很多人都是当头一棒,你来干什么!胳膊不往外甩好不好!他本是个薄脸皮的人,但为了心中的事业,忍受着个人委屈,硬着头皮反复劝说。晚上,他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翻阅研读有关浮邱寺的文献资料,拜寺内和尚为师,虚心请教。在他上山的几年时间里,寺内社会秩序明显好转,宗教活动步入正常轨道。这一切离不开曾祖荫老人的艰辛与付出,年迈的雪峰和尚为此特别感激,将自己多年积累的知识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他。春去秋来,时光飞逝,他集浮邱寺的文物管理员,寺内文物讲解员、接待员、卫生员于一身,一干就是十八年。

         在这十八年的时间里,他的儿女们相继长大,在城里安居乐业,而他也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但他执意要一个人留在寺中。对于他的选择,儿女不同意,妻子有怨言,旁人不理解,大家都劝他说,如今已今非昔比,生活不成问题,你这把年纪,何必在山上寺中受此清苦。曾祖荫却说,他怕这古寺没人管理会烂掉,要对得起浮邱山的先辈们,他们既然建造好了这么一座古寺,我们后人就应该把它保护管理好。

        在浮邱寺的十八年,曾祖荫对国家文物、宗教方面的法律法规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和研究,对浮邱寺文物本体及寺内遗存的众多石刻、楹联、历代名人题记、历史诸迹、历史典故、民间传说、齿石、银杏等逐一进行了考证。凭着自己的学识,对来游览浮邱寺的中外游客,他都热情讲解,媒体称他为浮邱山上的活字典20136月,益阳电视台《益阳文物》栏目组曾就浮邱寺对他进行过系列采访。作为一名文物安全管理员,他深知肩上责任重大,十八年来,他是寺内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人,每日一丝不苟地检查寺内文物的防火、防盗工作,不厌其烦地向周边群众及游客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湖南省文物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浮邱寺因此实现了十八年来文物安全零事故的佳绩。

    如今,74岁的曾祖荫老人每天依然精神抖擞地在寺内干着平凡的工作。千年古寺和十八年如一日守护它的老人,堪称这纷繁尘世中的一道风景,值得我们深思回味。

     


    编辑张俊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