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追思策展过程中的点滴经验和教训

    发布时间:2017-03-30



                                                              追思策展过程中的点滴经验和教训 

        自2015年底参与吉林省考古发现与大遗址保护成果展策展座谈会开始,经历了2016年近半年的时光,“足迹·回望·传承——吉林省考古成就展(1997-2016)”终于在当年国庆期间与广大观众见面。回想策展时团队成员同心携手经历的日日夜夜,不由感慨万千。

        在吉林省博物院展出的吉林省考古成就展(1997-2016)经过策展团队通力合作,并由吉林省文化厅、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文学院考古系、吉林大学边疆研究中心、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相关专家学者多次论证文本内容和形式。展览面积约900平方米,共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考古与我们的生活”从“考古是什么”和“考古与我们有哪些关系”两个基本问题入手,介绍了考古学的基本知识。第二部分“回望古代吉林”以吉林通史为线索,选取各个历史时期重要遗址遗迹的考古工作,用九个单元展现了吉林省近20年来的考古成就。第三部分“荣耀与梦想”在经过对以往成就的回顾后开始了对吉林省未来考古事业的展望。其中,第二部分是展览的重点,也是展览精华所在之处,团队为此专门安排了多名成员分头设计。

                                                                                     紧扣主题,不失个性

        展览第二部分九个单元,由三名成员分头设计,在每个人的设计理念各有不同的基础上,如何能保持展览风格的基本统一,是一个颇有考验性的问题。对此,形式设计方通过统一展厅颜色布局等手段,为展览风格的一致化打下了基础。在进行内容设计的时候,笔者也在参考前面设计风格的同时,力求在保证自身设计个性的前提下,与主题紧密结合,不至偏离。

        展览的总体模式是以通史为线,以遗址遗迹为点,纵向立体式表现吉林省20年来的考古成就。每个遗址点的展陈模式基本为“遗址介绍——文物展陈”,但也会依据个别遗址的具体情况进行调整。如在设计宝马城遗址的展项时,由于遗址发现时间靠后,最新发现因为尚未公开发表相关研究成果,不便展示。同时,该单元位于第二部分最后,在展览空间上所占比例相对有限。针对于此,在设计展板时决定从宝马城的历史功能判定这一角度入手,开篇告知观众宝马城遗址初步考察的状况和早期学界对其功用的猜测,提出“宝马城功用是否真的如此”这一问题。而后,通过近年来对宝马城的考古发掘的一系列新发现,结合《金史》等历史文献,逐步引导观众大致推理出“宝马城内建筑址可能是金代用于祭祀的礼制建筑”这一结论。这样可以让观众在参观过程中,从逻辑分析的角度,在脑海中重现考古工作的分析推理流程,增强参观代入感。

                                                                                 适当扩展,不拘一格

       展览内容的设计上,并不是将已有材料简单堆砌,而应该在对材料的理解基础上适当扩充展览内容,让展览更加生动活泼。在第八单元“契丹古制——城四家子城址与春捺钵遗址群”小节的文本设计中,除遗址照片外,还注意到历史上对四时捺钵制度的著名概括“春水秋山,冬夏剌钵”,而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辽圣宗永庆陵壁画正好直接反映了四时捺钵的地点状况,于是从《中国出土壁画全集》截取了这一壁画中描绘春捺钵所在地自然风光的《春水图》作为扩展。同时又从南宋画家依据唐代诗人刘商所作《胡笳十八拍》创作的图卷中截取局部,因为该画卷作者所描绘的场面是依据契丹本地风情,其中人物的衣着发式都是契丹风貌,所以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四时捺钵的遗风。

    第八单元“女真民风——吉林省地区的金代遗址”中包含了大安市尹家窝堡遗址,这是一处距今有800多年历史的辽金时期制作土盐的遗址,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在选取了遗址中一号淋卤坑的照片后,又将明代宋应星所著《天工开物》一书中的制盐插图附上,以求更加直观地展现古法制作土盐的过程。

                                                                            神形结合,相得益彰

        展览中内容设计和形式设计相辅相成,形式设计方会依据内容文本安排具体的展项布局,内容设计方则需要通过观察形式,对内容进一步增减完善。双方通力合作才会构建出良好的展陈效果。

    依据实际形式对文本做出修改的例子在展览中并不少见,笔者仅以自身所见举两例说明。在文本设计阶段,本拟定在第七单元中设置西古城——渤海中京遗址的缩小比例模型。但经过对展厅的实际考察发现,该区域空间有限,且吉林省博物院基本陈列中已有西古城的类似模型,遂将该区域更换为四个独立展柜,展出龙头山古墓群中出土的三尊三彩女俑和菱花形嵌银鎏金珍禽瑞兽镜。西古城和八连城遗址则分别用两块形制特殊的展板予以表现,并且选取较具代表性的文物在展柜中展出。在设计第八单元时,“女真民风——吉林省地区的金代遗址”内容原本集中设计在一块展板上,但在施工中发现该位置位于展厅备品库门一带,形式设计方遂将展板依据门的形状分为两块,反而有助于相关内容的展开。

        形式设计理解了内容设计的意图后,也会有良好的创意相应产生。展览之前提及的宝马城遗址部分中,虽然在形式上尽量争取新颖,但毕竟只有两块展板无法支撑这一单元的展览内容。在此前提下,形式设计方通过向内容设计方索要元素,并依据提供的遗址照片和金代宗教建筑特色示意图,制作了多媒体互动“3D建模宝马城”。观众可以根据投影幕上的提示,在互动屏幕上完成一个简单的宝马城拼图小游戏,游戏完成后,投影幕上会以3D动画的形式播放宝马城已发掘建筑的想象复原画面。这一设计刚好延续着观众的参观思路,将其以更加具体直观的形式印证出来,与内容设计形成了良好的配合,完善了这一展览单元。

    3月28日7版

    编辑张俊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