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文化景观中展陈的辅助作用

    发布时间:2017-03-30刘国斌 赵大明

                                             

                                                             

                                                                    文化景观中展陈的辅助作用

         2016年国际博协年度主题是“博物馆与文化景观”, 文化景观从大的层面理解,是人类活动所造成的景观,它反映文化体系的特征和一个地区的地理特征,其中包括自然景观因素,同时也有社会发展进程中汲取了新文化元素形成的景观;小的层面来说,有地域特质的文化遗存、各行业有代表性遗迹等。无论那一种形式的存在,皆离不开文化基因源头。文化景观存在的意义,在于满足人们物质文化消费需求及休闲娱乐、了解历史、增长知识、享受文化。那么如何才能从游览文化景观中得到令人满意的收获呢?这不仅仅是眼见为实的观赏,还要通晓所到之处文化形成的来龙去脉,除了导游实地讲解外,更需要一个能帮助观众获取最大信息量,且容易记忆的方法或途径,那就是文化景观中的展览陈列(简称展陈),展陈对文化景观的辅助作用至关重要,处理好二者关系,可谓相得益彰,游览文化景观显得更有意义了,笔者就文化景观中展陈的作用进行了归纳。


                                                                       展陈深层解读文化景观,强化记忆

        文化景观是文化地理学中的一个研究部分,是人类作用于地表后形成的产物。它是自然风光、田野、建筑、村落、厂矿、城市与交通,以及人物和服饰等文化现象复合体。

        一般意义上的展陈是指在一定展示空间内,以学术研究成果和文物标本为基础,利用先进的设备与技术,通过艺术的形式表现主题,实现面向大众进行知识和文化信息传播。而文化景观中的展陈是通过与景观有某种关联的实物展品或文献资料与景观之间的有机结合,采用一定艺术形式表达主题,以解读文化景观内涵为基点,满足观众获取知识的需要。依据展陈的解读功能,引人入胜,实现观众穿越时空隧道,感受久远的文化形成的原因与历史价值。观赏文化景观有两种情形:一是直接感受可视景物氛围,镜像变迁,走马观花似游览;二是导游助解,面对景观讲解演变的历史过程,得到一定信息量的未知答案。这两种参观形式都有缺陷,让观众对遗址的印象不是很深刻。既然如此,有否能刨根问底,得到最大文化信息量,同时又能在参观中留下深刻的记忆方式呢?若要达到这样的参观效果,那就必须在文化景观中设立展陈进行补充。展陈在文化景观中的作用具有多样性,它比博物馆中的展陈引入的更直观、说服力强、易接受等特点。例如晴川阁武汉大禹文化景观内,晴川阁、禹稷行宫、铁门关及附属古建群蕴含的历史典籍,不通过辅助的展陈手段难以说清楚。尤其“禹稷行宫”中常设的《九州禹踪》展陈,表现的主题为四千多年前,中华先贤大禹治水的足迹遍布九州的史实,通过两尊不同元素的大禹塑像造型,以及古铁钟、铁牛、鼎炉、大禹治水木刻浮雕等陈列品,结合仿古竹简史料、地理图版、楹联匾牌等展示形式,解答“禹稷行宫”是为了铭记中华民族英雄大禹治水功德而兴建,由司农少卿张体仁于南宋绍兴年间创建, 后为武汉历代祭祀大禹之地。 观众拾级登上晴川阁禹稷行宫拜谒时,仿佛重见四千多年前大禹治理洪水的动人场面与伟大壮举。如果说没有文物和史料展陈辅助, 观众很难理解把握和记忆,所以文化景观中不可缺少展陈来帮助解读历史。


                                                                         展陈启发文化景观背后的思考

        文化景观不能仅限于现有的实景参观,应该丰富背后的文化内容。人们到文化景观参观游览,如果未有配备相应的文化、文物展陈帮助解答,认知度会一知半解,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因此,负责景观的职能部门,要根据文化景观的特质,举办与其相呼应的展陈,引导观众明白所在地域的文化现象,以实地游览,结合文物史料、数码科技、人物展示等展陈手段吸引观众,启发思考,参入互动。譬如晴川阁为什么会建在汉阳龟山东麓长江和汉水的交汇处呢?仅靠参观古建筑和一般讲解是不可能弄清楚的,如果用展陈的方式可以加深记忆和理解,同时也能给广大观众提供更加丰厚的文化知识和精神享受。晴川阁借助大禹治水足迹图、明代仇英绘制的古三镇图及多部文献史料、文化地理研究成果及《大禹治水武汉传说》专题片等,向观众展示出一幅幅悠远的历史画卷。

       文化景观中还要不断更新展陈内容,举办各类题材的展览与展演活动,观众加入互动,寓教于乐,以动静结合的思维方式,最大限度吸引注意力。如用历史人物塑像造景述说故事情节,与景观时代相符合的场景展示,古今名人赞咏的诗词楹联、书画展等,让游客在愉悦中获得足够的精神满足。


                                                                     展陈自然调节参观节奏,动静相宜

        观众进入文化景观,如果一直处在流动中参观,会产生疲劳之感,思维受到影响,在这种情形下收获的信息量就少,只有在轻松愉快中才会达到最佳的效果。所以举办展陈也是缓冲体能得到休整的平台,在歇息中平静思考。展陈是学术研究成果的载体,以它来引导参观,势必会得到满意的答案,这也符合动中有静的活动规律。文化景观中尚要依据所在区域地貌和实际占地面积来规划,设置展陈的最佳地段,笔者认为应视各景观的具体情况来选定,若未有现成的展室,那就依托室内景观地布展,结合空间灵活安排,尽可能融合与之相适宜的展陈形式表达主题。如晴川阁景观有禹稷行宫、铁门关、晴川阁三大主体古建筑,并配有楚波亭、朝宗亭、禹碑亭、敦本堂碑、山高水长碑、荆楚雄风碑、临江驳岸、曲径回廊、诗词碑廊等附属建筑为特色的建筑群,是集文物古建与园林风景于一体的名胜古迹,整个文化景区与龟山连成一片,面积达万余平方公里。由于景观区内没有固定展室,只能选择三大主体建筑为展厅,合理设计布展。禹稷行宫设有“九州禹踪”基本陈列;铁门关临展“三国人物塑像展”“水与城”;晴川阁楼不定期举办了“墨石经典—名碑拓片展”“翰墨诗韵·名家书画展”“璀璨明珠—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大禹文化周活动”等。

        文化景观中增加了这些展陈内容,可使景观丰富多彩,锦上添花。这种布局观众不会感觉到疲惫和乏味,文化景观与展陈相得益彰,故不可以忽视文化景观展陈的作用。负责文化景观的管理部门,在统筹规划建设中,一定要考虑展陈的设置与配套,打造丰富的共享文化空间,使文化景观成为该地域的金色名片。

     

    3月28日6版

    编辑张俊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