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马伯乐的《清画家刘彦冲造像》

    发布时间:2017-03-22邹绵绵

    8.jpg

    肇创于明代的吴门画派,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深广的影响和重要的地位。对其形成、发展和传承,素为学界研究的重要课题。多年前,笔者曾撰写了《吴门画派的薪传者——清吴门画家刘彦冲生平及其绘画艺术》一文。主要活动在清道光年间的吴门画家刘彦冲(1809—1847,原籍四川梁山县,生于苏州)作为晚清杰出的画家(徐邦达),他的绘画作品被选编入《中国绘画史图录》,由于他英年早逝(卒年39岁),传世作品相对较少,加上他生前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是一位工于诗词、绘画,兼擅古琴,才高而人微的布衣画家,因此,在他生前并无留下如行乐图之类的肖像,故在其身后如《清代学者像传》中也无收有他的画像传世。我出于对这位吴门画派的薪传者其人其艺的敬仰,就产生了请新吴门画派代表性画家来为他造像之想。

    说到造像,自然就会想到国家一级美术师,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苏州国画院副院长,退休后留院工作的当代著名山水、人物画家马伯乐先生。就我所知他于人物画研习,是由清任伯年入手,既而上溯明人陈洪绶、南宋梁楷;山水画则主要取法于清人石涛,明沈周,并追溯宋元诸大家。他是位不仅讲究笔墨的画家,而且对古典文学、书画史论多有涉猎,同是一位善于学习,勤于思考,而且有着独立见解的画家。诚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在《新吴门画派——苏州国画院画家群体》中对他的书画艺术所作的一些评价,其中就写道:他全面继承了吴门画派的文人画传统,传统功力之深厚在新吴门画派诸家中最为突出。……马伯乐全面的诗书画修养和深湛的笔墨功力,为新吴门画派直接继承吴门画派的传统提供了最有说服力的证据。’”这些便是我自然就会想到他的原因。

    欣赏马伯乐先生创作的《清画家刘彦冲造像》(上图)有必要先将清画家刘彦冲(字梁壑)的生平作些简要的介绍,他是位虽不事举子业而好读书,浏览载籍,喜为诗古文辞著画有名,贫不为利市之行,至贫困以病死而不悔(清人杨白《刘梁壑先生事略》)生活在当时社会底层的平民知识份子,他还独自孝养长病的母亲而为人传称。加上他秉性的狷介,又对自己的绘画作品十分看重,不肯以卖画来疗贫,而对同道知交,却从不吝啬,以致贫病交加而死,终年仅三十九岁。故他留下的绘画作品相对较少,也无行乐图之类的画像传世。因而造像只能根据人物所处的时代背景,及其生平事迹、性格特征等来描摹刻画。

    画家马伯乐凭着他深厚的学养,和深湛的笔墨功力,以及他十多年前创作《吴门百贤图(册)》为古今人物造像所积累的成功经验,胸有成竹地来为这位前贤造像。如上图中所写人物的容貌清癯,神情坦荡,身着布衫,手持折扇,以此把这位终年仅三十九岁的清代布衣画家的形象成功地跃然扇笺上。再以竹石,和杨树略为补景,和凭着兼工书法之长,在图左书录刘氏挚友、晚清诗人江湜(叔)《得元洁书知彦冲已葬为诗哭之凡五首》首云:呜呼吾友有刘君,为人纯孝又多文。如冰之清雪之洁,以膏自煎香自焚。生当图画屈原庙,死合穿附要离坟。寻常岂尽识其美,谓不异于古所云。堪为造像的注脚。全图笔墨疏简老健,对人物的描绘重在刻画出其文人气质。至此不能不再要提到由画家书录在扇面又面的其挚友、诗人江湜《彦冲画柳燕》这首名作(下图),诗云:

    柳枝西出叶向东,此非画柳实画风。风无本质不上笔,巧借柳叶相形容。笔端造化有如此,真宰应嗔被驱使。君不见昔年三月春风时,杨柳方荣彦冲死,寿不若图中双燕子。

    诗中借以有形的柳叶写出无形的风这一巧思来赞叹亡友刘彦冲于绘画天分的奇绝,和画艺的高超。而现藏上海博物馆的刘彦冲的《柳燕图(轴)》图录于徐邦达编著的《中国绘画史图录》(下册),并称刘为晚清杰出的画家。在这件画迹上因题有上款元洁清赏。由此可知是他生前将这件作品赠与琴友、至交杨元洁(名白,吴门布衣,工诗、擅古琴),而诗人江湜所作《彦冲画柳燕》诗,所见应该就是这件画迹。而在该诗的结尾有句君不见昔年三月春风时,杨柳方荣彦冲死,寿不若图中双燕子。这也便是造像图中之所以会有杨树新绿的用意。鉴此这件《清画家刘彦冲造像》也堪为上文中马伯乐全面的诗书画修养和深湛的笔墨功力,为新吴门画派直接继承吴门画派的传统提供了最有说服力的证据的又一佐证。




    (2017年3月7日7版)

    编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