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 臭味取舍与我同”

    ——陈师曾致梁鼎芬书札

    发布时间:2017-03-22朱万章

    1.jpg

    陈师曾(1876—1923)是二十世纪有名的文人画家,在书法、绘画、篆刻及画学理论方面都有卓越的建树,是民国初年北京画坛的领袖,与姚华(1876—1930)并称姚陈。笔者在撰写《陈师曾》一书时,已对陈师曾与鲁迅、姚华、齐白石等人交游做了梳理,但限于篇幅和学力,本欲想解决的很多问题如陈师曾与吴昌硕、李叔同、金城、苏曼殊、黄节、黄宾虹、梁鼎芬、王梦白、蔡元培、汤定之、余绍宋、刘海粟等时贤的关系,最终因各种原因而未能成文,不无遗憾。近日在观摩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朽者不朽:中国画走向现代的先行者陈师曾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特展时,发现一些未曾见过的资料,遂勾起撰写陈师曾与梁鼎芬交游文章的兴致。

    事实上,梁鼎芬(1859—1919)算是陈师曾父执,可谓世交。梁鼎芬很早就与陈师曾尊人陈三立(1853—1937)订交。在梁鼎芬《节庵先生遗诗》中,便有《同伯严云阁游徐园》《陈进士(三立)宴集贾太傅祠》《伯严、叔峤访予焦山,雪中景状,再用前韵为贶》《伯严公子馈诗甚美,四用前韵答之》《得伯严书》《杨叔峤、纪香骢招同陈伯严、张君立、刘君符、姜孝通集两湖书院楼上望雨作》《癸丑浴佛日,伯严于樊园招饯林侍郎游泰山,题诗何诗孙画上》《丙辰四月送伯严还金陵散原别墅》诸诗是为陈三立所作。其中《丙辰四月送伯严还金陵散原别墅》诗云:初夏轻阴抵晚春,花言鸟语待归人。到门喜见脱绷,行路都知避世巾。万事饱看同缩手,一觞聊可自由身。挈家稳住钟山下,我友颜荛是旧臣,从前述诗题及此诗可知,梁鼎芬和陈三立有着共同的朋友圈,既源于寅谊,又因为有着共同的诗文之好。清朝终结以后,作为前朝旧臣,梁鼎芬曾充任逊帝溥仪的老师,并督办先帝光绪陵寝,奉安崇陵,并在河北易县一处叫梁格庄的行宫结庐种树,为清朝皇室守陵。因而在1915 年,陈三立有《节庵自梁格庄赋一绝,写扇见寄,把笔戏酬》诗:归摩檐底燕巢新,忆汝边头种树人。饭颗诗心题一扇,留垂苗裔泣孤臣,足见二人基于诗文唱酬之上的交谊。1919年,梁鼎芬归道山,陈三立还撰写了《祭梁文忠公文》,以志凭吊怀念之意。

    正是因为有着父辈的这层关系,比梁鼎芬小十七岁的陈师曾很早就与其交游,并使梁鼎芬成为陈师曾早期艺术历程中的重要人物。梁鼎芬曾有《同陈生(衡恪)观乃园桃花》:四忠祠前桃十数,梅花递过今见花。枝柯蔫绵交粲,独吸清露施明霞。畦铺黄菜风引,径掩绿草泥跳蛙。初拟官舍那有此,仿佛已入渔人家。凭栏围赏能几日,绮绵年芳未应失。一物刚柔亦有时,此花吾可看成实。”“乃园位于武昌蛇山西端南坡,是明清两代湖北按察使司署的后花园,因园内布局依山势转折而下,形成字,故称。据王森然《梁鼎芬先生评传》记载,庚子(1900 年),梁鼎芬因张之洞举荐,先后以知府分发湖北,不久除汉阳,调补武昌,又曾任湖北安襄郧荆道、湖北按察使等职。因此与陈师曾乃园赏花,当是在此期间。

    今人研究陈师曾,对其进京之后的艺术活动所涉尤多,对其早年艺文活动则因史料阙如而语焉不详。从其与梁鼎芬的交游或可略补其缺。笔者所搜集到的三通陈师曾致梁鼎芬信札便能窥豹一斑。

    三通信札均无年款,也无函套存世,故无从得知准确纪年。其一云:

    《无邪堂答问》,敝师印昆先生深服此书,湘友欲观者甚众,不审可先代购一二否?其值若干,并乞示知为幸。节庵先生,衡恪再拜。

    《无邪堂答问》为晚清学者朱一新(1846—1894) 论著,是以问答式形式撰写的笔记,内容关涉政经、文化及教育等问题。朱一新字鼎甫, 号蓉生,浙江义乌人,人称朱义乌,为同治九年(1870 年) 举人,官内阁中书; 又于光绪二年(1876 年) 中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累官陕西道监察御史,后因弹劾李莲英,降主事并告归,张之洞遂延请至广雅书院。由于这样的因缘,与梁鼎芬算是同道中人,梁鼎芬有《怀朱一新》、《题朱鼎甫拙庵》诗咏之,前者云:分此千里月,照余两人心。智慧凭何寄,梦魂相与寻。通微须有悟,学哑便无音。岁晚得逢否,沧江深又深,颇有同病相怜之感。除《无邪堂答问》外,朱一新尚著有《奏疏》、《诗古文辞杂著》、《京师坊巷志稿》、《汉书管见》等。敝师印昆先生则指陈师曾的老师周印昆。周印昆本名周大烈(1862—1934),湖南湘潭人,擅诗文,著有《夕红楼诗集》。陈师曾曾于光绪二十年(1894 年) 拜于门下学文学,自此,在陈师曾艺术生涯中,到处都能见到周氏影子。民国四年(1915 年),陈师曾为其所藏秦篆刻石拓本补《碧霞元君祠图》和为其拟黄九烟先生画;民国六年(1917 年),陈师曾作《白石词意》山水册十四开(中央美术学院藏),几乎每开都有周氏题写小诗,如题其中一开梅花小屋云:闭户有人在,开门无客来。如何梅下老,关着两枝梅,诗意轻松愉快,与画境同一,别绕意趣;民国七年(1918 年),陈师曾为其刻周大烈所藏金石刻辞印; 民国八年(1919 年),陈师曾为其作《山径归樵图》(北京画院藏),并自署印昆夫子大人诲正,受业陈衡恪;民国十二年(1923 年), 陈师曾作《竹菊图》(中国美术馆藏),周氏在其上题长跋,略述陈氏诗歌之得失,其拳拳训诲之心, 溢于言表。在陈师曾早逝后,周大烈发表演说,称其人格高尚,出笔异于常人,于其作品可以想见其为人,乃至于处世接物无一不可谓为真如中国古代之高士隐者,可谓知人之言。

    由于《无邪堂答问》最早由广雅书局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 年)刊行,故可推知此信的大致时间当为此年或略晚。

    另两通信札曰:

    昨者辱临二次, 以微躯稍沾寒疾, 不可以风, 故未奉迓。今幸已疗,容当趋承大教。所欲言之事,列后二纸。敬候节庵先生世丈起居。衡恪顿首。拟月杪南旋省亲,朔日宠召,不克趋陪,歉甚歉甚,惟心领耳。特道谢忱。节庵世丈。衡恪顿首。

    两信均可看出陈师曾、梁鼎芬往来甚密,并不仅限于友朋之间的日常往还。由于两信所写的具体时间及当时的语境已不可考,故并未能获得更多的信息。但在陈师曾为梁鼎芬所写的诗歌中,可获取一些两人交游的资讯,可与两信相互参证。陈师曾《节庵大丈饷梁格庄菘》诗云:先生恶韭独好菘,臭味取舍与我同。题笺荷眷远时寄,雕琼落俎腠里松。四海困穷仍作客,种树余畦土花裂。帝陵霜雪老臣心,炙手厨娘那能说。一句臭味取舍与我同可知,二人的交游,显然已经超越父执之谊,完全是出乎相同的志趣,而题笺荷眷远时寄则表明两人鸿雁传书、书画酬唱的雅趣。

    民国八年(1919 年),梁鼎芬弃世。次年,由其表侄余绍宋(1883—1949)捉笔绘《梁格庄会葬图》(浙江省博物馆藏),一时名流如曾习经、陈宝琛、朱益藩、黎湛枝、秦树声、胡祥麟、陈庆、朱汝珍、汤涤、陈师曾、郑孝胥、梁用弧、吴昌绶、康有为、李绮青、万绳、李孺、陈毅(湘乡)、江瀚、黄节、袁励准、邵章、周贞亮、罗惇、赵尔巽、朱孝臧、袁思永、袁思亮、王廷扬、叶尔恒、刘承、陈三立、高丰等数十家题跋歌咏,遍于缣幅,其中陈师曾题诗曰:薤露其泪掩襟,岁寒松柏见岗岑。忠臣归首酬孤志,义士留图认苦心。栖凤楼空天共水,食鱼斋冷意弥深。人民城郭皆陈迹,鹤语寥寥不可寻,人琴之感,跃然笔下,亦可知一对往年之交的深情厚谊。

     

    (2017年3月7日7版)

    编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