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访广州鲁迅纪念馆

    发布时间:2017-03-09叶淑穗

    1.JPG

    2016年5月下旬,笔者因私事飞赴广州。笔者的祖籍是广州,而广州又是鲁迅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也是许广平先生的老家。因而我充满渴望与欣喜来到这里。办事之余,笔者的目的就是想拜访鲁迅的故居和鲁迅纪念馆。

    记得廿年前为参加鲁迅研究学会的活动,曾来过广州。廿年后广州变化很大,经济繁荣,交通发达,城市的面目一新,已是一个新型的国际化大都市了。在广州,笔者分辨不出东南西北,为去广州鲁迅纪念馆,只得打的。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但纪念馆因内部整修闭馆了。我向值班人员说明,我是远道而来,可否允许我参观一下,但未能如愿,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只得向他们打听白云楼鲁迅故居是否可以参观,值班人员说,那里可能开馆,你们可以到那里看看。据说鲁迅故居距纪念馆只需十余分钟的路程。因而我又怀着希望的喜悦,去寻访白云楼鲁迅故居。由于道路不熟悉,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未找到。问了六、七位当地居民和路人,均说不知道。好不容易在大道边的一条辅道,看到一座小楼,墙上有白云楼的牌子,但此处冷冷清清,走到尽头,有一个卖杂货的铺子,一打听才得知,此处也不开馆。据店铺主人说,以往来此处参观的人也很少。在白云楼的墙上挂有二块牌子,一块牌子为广东省人民政府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七日立,标明白云楼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一块牌子为“白云楼鲁迅故居”的说明。内容为:

    白云楼鲁迅故居

    1927年鲁迅在广州的寓所之一。白云楼建于1924年,原为邮局公寓,楼高3层。1927年3月29日鲁迅从中山大学迁至此(7号),二楼居住,直至同年9月27日。这其间,鲁迅先生在此写下了《庆祝沪宁克复的那一边》《可恶罪》《野草》等著作,抨击黑暗社会。

    保护范围:从建筑外墙向外延伸5米,西至东濠涌边线

    仔细阅读此说明,感觉有二处不妥:一为将《野草》列为鲁迅在广州“写下”的“著作”是不妥的。《野草》一书收入的是1924年至1926年鲁迅在北京时期所写的23篇散文诗,此书中仅有一篇《题辞》写于1927年4月26日,即鲁迅居住在白云楼期间。将整部《野草》一书列为鲁迅在广州时期的著作是不合适的;其二,将鲁迅白云楼故居的门牌号更改为“7号”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无论从有关历史的记载,特别是鲁迅自己的记载(见1927年3月29日鲁迅日记“移居白云路白云楼二十六号二楼”)都是白云楼26号,此处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原旧址门牌是不能随意更改的,应依据历史事实。

    来到广州,时逢广州鲁迅纪念馆和故居的定期整修,本人是理解的,因为我们去的时间不巧,只得失望而返。但对于在找寻白云楼过程中,附近的路人对这座故居的陌生感到不解。归途时,曾和的士司机聊起,司机的话使我愕然,他说:“现在的人都忙着挣钱,哪有人关心鲁迅的故居呀!”此话虽片面,却也反映了某一些人的心态。

    本人到广州为什么特别想拜访鲁迅纪念馆和鲁迅故居呢?主要是由于我从事的是鲁迅文物工作,这是我的业务。所以我更想看的是,广州鲁迅纪念馆陈列的文物,因为其中有不少是当年许广平先生为了充实广州鲁迅纪念馆的陈列,特意亲自从北京鲁迅博物馆挑选的。记得那是1962年12月11日的星期一,博物馆闭馆,那天是晴天,但天气特别冷,许广平先生来到博物馆,专程给广州鲁迅纪念馆找几件适合他们陈列的文物。我们按照许先生的嘱托将鲁迅家中存有的六个大木箱,抬到鲁迅故居的庭院中,我们和许先生一起,将一个一个箱子打开,从中找寻有关的文物。许先生共选取了十三件文物:其中有鲁迅在广州时穿过的灰线尼夹袍、内衣内裤、棉被、枕头、帐子、窗帘等。最为珍贵的是鲁迅用的蓝印花绸被面。许先生说在布置北京鲁迅故居陈列时,没有发现它,所以随便找了一床家里用的被子来代替。我们当即将这个被面展开,发现它已破损。我想可能因为这个缘故,当年就将它搁置起来了;再一件很珍贵的文物是,鲁迅用的柳条箱,上面有鲁迅写的“L·S”两个字母,即“鲁迅”英文字母缩写,这柳条箱是鲁迅从北京带到广州使用的衣箱。许广平先生将这些文物亲自提走,将它转赠广州鲁迅博物馆。许广平先生对广州鲁迅纪念馆的建设是关心备至的。她虽工作很忙,1961年曾亲赴广州,主要是为加强广州鲁迅纪念馆陈列展览事宜。那时从北京到广州至少需要两天的行程。在广州期间,她除了抓紧时间办理有关事务以外,还严格要求自己不给当地政府添麻烦,据她的秘书王永昌先生回忆:“1961年底,她和我因事到广州出差,一到那里后,她就对我说:‘这次我是因公出差,亲友不见,老家不回(她是广州人),现在是困难时期,不要给当地政府造成麻烦’。结果,真是那样,没有会一个亲友;没有去一次高第街(许氏老宅),给地方政府省去很多麻烦事情”。广州之行,许先生了解到广州鲁迅纪念馆缺少展品,因而亲往鲁博选取。为恢复白云楼故居,许广平还亲自绘了一幅图,将鲁迅、许寿裳和她在此居住时白云楼内部陈设一一展示,这是极为珍贵的。

    许广平先生为鲁迅事业、博物馆和纪念馆的建设尽心尽力,付出了她一生的心血,许先生值得我们永远怀念。

    (《中国文物报》2017年3月10日4版)


    编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