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鸡的正能量

    发布时间:2017-02-07崔陟

    4.jpg

    转眼到了丁酉鸡年,我首先想到的是成语,然而凭着记忆并翻阅一番资料,令我失望的是,除了“闻鸡起舞”外,就是什么“鸡犬不宁”“偷鸡摸狗”“小肚鸡肠”“杀鸡取卵”……要不就是“杀鸡骇猴”“鸡毛蒜皮”“只鸡斗酒”……没有什么“龙腾虎跃”“三羊开泰”之类鼓舞人心,积极向上的。就是赫赫有名的“闻鸡起舞”说的也是人,而不是鸡。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看问题,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虽然鸡在成语里,没有什么太光彩的形象,然而在古诗文、小说里,确实另外一番天地;在古代画家的笔下,也是可爱而且很有几分威风并充满正能量的。

    《诗经》里就出现“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句子,是说风雨交加天色昏暗的早晨,雄鸡啼叫不止。意寓黑暗社会中的有志之士。

    古人认为鸡有五德,即文、武、勇、仁、信。首先头顶鸡冠很美,是文(纹)德;足上有距能斗是武德;不畏强敌有勇德;找到食物呼唤伙伴同享是仁德;每天按时报晓是为信德。总结得全面而且可信,古人对鸡的青睐由此可见一斑。这五德还延伸出一个小故事,也很耐人寻味。说的是元代书画家倪云林一次去访友,见友人家鸡肥且多,认定友人一定会杀鸡款待他。哪知攀谈到中午,友人仍无款留之意。倪瓒遂问之:“鸡有七德你可知之?”友人说只知五德,不知那两德是什么。倪瓒便指着鸡说:“你若舍得,我便吃得。”友人大笑,遂杀鸡设酒,与倪瓒尽欢而散。

    因为鸡与“吉”谐音,能带来吉利,并从周代起就画鸡驱邪。六朝以后,鸡更是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文人画的重要题材。宋代有一件佚名的《子母鸡图》画上的母鸡深情地看着小鸡,慈爱的眼神极为真切,有人评论说画面充分体现了当时提倡的“仁”的道德观念。明代画鸡者更是俯拾即是,而且多有题画诗进一步深化主题。其中“吴中四子”唐寅所作,当为上乘:“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关键是后两句,由鸡的外貌写到神态,其实是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期望有一天能出人头地,一鸣惊人,这也是有志者借题发挥的最佳方式。唐寅还有一首题《金鸡报晓图》:“五距文冠五色翎,一声啼散满天星。铜壶玉漏金门下,多少王侯勒马听。”借助鸡鸣表达同样的思想,而且更加强烈。唐寅关于鸡的诗歌和唐代的白居易的《晨鸡》可谓异曲同工,白氏诗曰:“买得晨鸡共鸡语,常时不用等闲鸣。深山月黑风寒夜,欲近晓天啼一声。”同样是借鸡言志,虽时空相隔,然彼此相通。另外唐李贺《致酒行》中:“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唱天下白。”来喻指黑暗过去,光明到来。有人曾以“雄鸡一唱天下白”作为谜面,打一外交辞令,谜底是“声明”,也别有情趣。

    当然最为直露的还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那首《金鸡报晓》:“鸡叫一声一撅撅,鸡叫两声两撅撅。三声唤出扶桑日,扫尽残星与晓月。”

    明代的沈周诗书画皆能,笔下所绘鸡作甚多,上海博物馆就藏有多件。他有一首写乡间休闲生活的题画诗颇有情趣:“小桥西路有新泥,半日无人到水西。残酒欲醒茶未熟,一帘春雨竹鸡啼。”虽然没有唐寅那么大的抱负,却把小日子的无忧无虑写得生动自然。他的心胸和唐寅的抱负相比,显得更加现实和充实一些。

    清代画家也不肯错过鸡的题材,虽无惊天之作,却也情意缠绵,借此表达着对生活的眷恋深情。到晚请,任伯年以写意画鸡,展现出放逸和灵秀,在技法上大有升华。

    到了近代,以鸡入画更是主题鲜明,寓意深刻。徐悲鸿笔下的鸡在风雨中高声啼叫,呼唤着自由民主的新世界的到来;齐白石在欢快的渲染点厾中,展现了新生命的勃勃生机;由此可见,鸡作为绘画吟诗的主题,一直和人们息息相关,从未疏远。

    不过对鸡的描写,最为深刻生动的还是古代名著《西游记》里有关鸡的描绘。那是在在第五十五回里,说唐僧师徒遇阻,经观音菩萨点化,去天宫找昴日星官求救。孙悟空初见昴日星官时穿的是是“拜驾朝服,一身金缕”,并且有诗为证:

    冠簪五岳金光彩,笏持山河玉色琼。袍挂七星云叆叇,腰围八极宝环明。叮当佩响如敲韵,迅速风声似摆铃。翠羽扇开来昴宿,天香飘袭满门庭。

    到了降服妖怪时,“只见那星官立于高坡之上,现出本相,原来是一只双冠子大公鸡,昂起头来,约有六七尺高,对这妖怪叫了一声,那怪即时就现了本相……诗曰:

    花冠绣颈若团缨,爪硬距长目怒睛。踊跃雄威全五德,峥嵘壮势羡三鸣。岂如凡鸟啼茅屋,本是天星显圣名。毒蝎枉修人道行,还原反本见真形。

    这两首诗写得还是惟妙惟肖的,不但威风,而且还带有几分潇洒,可谓精彩。

    在清人许奉恩的笔记体小说里,还有一段关于鸡的描绘,一不留神就会从眼底划过。那是说一个姓陈的差役,夜行寄宿在一对老夫妇家。老夫妇虽然贫穷,但好客之心未减,商议翌日清晨杀鸡款待。陈某听了,颇为感动。夜半朦胧间,陈某听到窗外有动静,坐起来向外探视,只见一只母鸡用翅膀搂着几只小鸡说,明天主人要用它待客,以后你们要互相关照,好好度日。陈某听了激动不已,天蒙蒙亮时便起身告别,在窗台上放了一锭银子,嘱咐老夫妇且磨砂机,上路而去。后来他的行动感动上天,经过一番磨难位列仙班。这段鸡的描绘,真是令人动容。

    上个世纪有个“半夜鸡叫”的故事,说一地主半夜学鸡叫,让长工起来干活。风行一时,小说出版,拍成美术片,可谓无人不知。后来有人提出异议,这里就不多说少道了。

    鸡是十二生肖之一,鸡年说鸡,还真是有话可云。


    (2017年2月7日5版)

    编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