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中国古代金文著录书的新硕果

    ——评《陕西金文集成》

    发布时间:2017-01-27张懋镕

    2016 年,由陕西省古籍整理办公室和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编写、张天恩主编的皇皇巨著《陕西金文集成》,这是陕西古代文化整理与研究领域的一件大事。作为有“青铜器之乡”美誉的陕西省,终于有了与其身份、地位相符的一部金文著录书。

     

    中国古代金文的整理与著录,从北宋算起,已有一千年的历史。不过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理念来整理与著录金文资料,还不到百年时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金文及其载体——青铜器的研究日益成为考古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如何用考古学的理论与方法来整理与研究金文资料,成为衡量一部金文著录书品质高下的标准。窃以为,《陕西金文集成》是迄今为止编写最为成功的一部金文着著录书。具体而言,该书有三大特色。

     

    第一,资料详尽,收罗宏富。该书共收录了陕西地区自商代中期到三国时期的有铭铜器1973 件,是迄今搜集陕西金文资料最全的著录书。据该书前言介绍,收录陕西商周至秦代的铭文1800 余件,大约是《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吴镇烽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 年出版) 所收全国同时期金文数量16000 余件的十分之一多,显示出陕西金文资料之丰富,在全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需要强调的是,陕西金文不仅以数量取胜,更以质量闻名遐迩,蜚声海内外。金文中以西周金文篇幅长文字多,而大部分西周长篇金文出土于陕西。最著名的西周金文资料莫过于毛公鼎、大小盂鼎、大小克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何尊、墙盘、逨盘等,它们无一不来自陕西。可以肯定,著录这些古代名作的《陕西金文集成》也将因此而大放光彩。

     

    值得一提的是,书中收录了150 多件两汉三国有铭铜器,引人注目。相比商周青铜器铭文,这些资料以往得不到足够的重视。从考古学的角度来看,不应厚此薄彼。其铭文涉及地名、官名、人名等,是研究两汉三国历史文化的重要资料,也是研究中国文字从商周大篆到秦汉小篆、隶书嬗变的绝好资料。该书对陕西出土两汉三国金文的著录,无疑有填补空白的价值。

     

    第二,《陕西金文集成》摈弃了多数金文著录书只登录金文拓片的作法,增加金文的载体——青铜器的图像资料,从而体现出青铜器及其铭文作为中国考古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应有的著录方式,从而达到21 世纪金文著录的新高度,值得点赞。《陕西金文集成》将每件青铜器的铭文拓片、拍照和器物图象三位一体一并著录,以便读者能相互参酌,更好地观察青铜器及铭文的细微部分,包括它们的制作工艺、技术和形式,字形书体的微妙变化。在这方面,《陕西金文集成》有可能成为一个范例,代表了金文著录的一个新方向。

     

    第三,编排合理,便于阅读。以往的金文著录书的编排形式是以器类为序,优点是查找方便,缺点是将同出的成组铭文资料人为地割裂,不利于综合研究。《陕西金文集成》则按地域为序,宝鸡地区8 卷,咸阳地区2 卷,西安地区4 卷,渭南、铜川、商洛、汉中、安康、延安为1 卷,最后1 卷包括榆林、陕西历史博物馆藏、传世铜器以及其他收藏。以宝鸡地区为例,第一卷是岐山县,首列贺家村,以下再按出土年份顺序,条分缕析,一目了然。这样做的好处有三点:一是从金文分布的多寡,可以明了出土地的重要性,譬如作为西周故都的岐邑、丰镐,自然出土的金文最多;二是有利于了解同一个考古单位出土金文资料之间的相互关系,便于作综合研究;三是有利于将原本从一个考古单位流散出去的金文资料重新编排, 作新的研究。这对今后的考古工作将产生积极的意义。正如前言所指出的:“金文资料发现的多寡也可表明某些聚落的特殊地位,很明显具有聚落考古的指导意义。后来的考古发掘使学界认识到岐山周公庙遗址的重要性,而在本书中就可发现周公庙遗址范围的不少地点,实际上在很久以来就出土过有重要铭文(及无铭)的青铜器,其价值早有显示只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罢了。有了这些基本认识,再进一步以单位、组合来研读每件铭文及其器形本体的形制、纹饰与铭文的特点,所产生的认知水平想必就会大不相同。”可谓真知灼见。

     

    很明显,以上三大特色的形成,与该书主编张天恩博士的经历与学养紧密相关,该书的编写理念也只能出自像张博士这样的考古学家。张博士是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邹衡先生的高足,论著丰厚,识见犀利,在商周考古领域很有声誉。他长期在陕西作田野考古发掘,熟悉器物的形态与存在环境,深知研究金文不能脱离金文的载体——青铜器,一定要将青铜器器形、纹饰、组合、工艺与铭文作综合研究,方能全面、准确地了解铭文的内涵(例如时代的推定)。据我所知,此次承担主编工作之后,张博士亲临第一线,带领课题组成员,经常去北京、上海,多次奔赴欧美,对每一件器物、每一篇铭文的出处、真伪、年代、价值细加考察,其敬业精神令人赞叹。高屋建瓴的思想,再加上细致入微的求真精神,从而保证这套书具有很好的学术价值与实用价值。《陕西金文集成》虽然著录的是陕西金文,但其意义已经超出自身范围,对今后其他金文著录书也有很好的参考价值,所以我乐意将这套书向大家推荐。

     

    (《陕西金文集成》,张天恩主编,陕西出版传媒集团、三秦出版社2016 年6 月出版,定价9800 元)

     

    《中国文物报》2017年1月24日6版

    1.jpg

    编辑贾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