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感悟辉煌 感悟大德

    《读写生命大地——记20 世纪知名科学家李伯谦》读后

    发布时间:2017-01-27郭鹏

    窃认为,大凡“感悟”某某,必是对待某事、某物怀有崇敬之心进而孜孜求其道。李伯谦先生写的《感悟考古》一书,荟萃其60 多年考古的学术思想精华,更体现了他对中国考古学的尊敬和追求。《读写生命大地——记20 世纪知名科学家李伯谦》,则是旁人对李伯谦先生人生和学术的取象。我们通过这本书,也可以感悟李伯谦先生的人生和学术辉煌,启发吾辈效仿,以求继承其衣钵。

     

    《读写生命大地——记20 世纪知名科学家李伯谦》一书出版后,笔者首先拿到了样书。该书为小16 开,257 页。装帧设计淡雅清朗,精装硬壳套封,富有艺术神韵,封面有一李伯谦先生的头像,神采奕奕,充满大家风范又可亲近。内页是进口纯质纸,泛着淡淡的黄色。全书彩色印刷,配有120 幅李伯谦先生收藏的各个时期照片,弥足珍贵,还有李伯谦先生与作者的通信笔迹。封底的“写考古学家怎样炼成,讲一代大师治学风范”两行文字,为全书内容之浓缩,更是需要我们感悟的紧要之处。全书正文共十三章,采用文学手法,平白直叙,夹叙夹议,有故事、有学术,通俗易懂、栩栩如生地描绘了李伯谦先生的学术成果和道德情操。确如作者所言:“取象李伯谦,是为了将其思想光辉与人格魅力最大限度地阐释,并且传扬天下。”

     

    “构建中国青铜文化结构体系”“晋文化探索”“夏商周断代工程”“文明形成的十项标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一系列辉煌中,最令人瞩目的是“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这一方法论的诞生。

     

    李伯谦先生曾说:“如果没有文化因素分析方法,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怎样干!”由此可见“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在李伯谦先生学术思想和实践中的重要性。

     

    从地层学到埋藏学,从类型学到考古学文化再到文化的区系类型,中国考古学不断完备自己的内涵。“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为中国考古学向历史学的发展奠定了理论路径,而这,更是一种宏大的“二重证据法”。

     

    李伯谦先生先是提出了“内涵来源说”,认为“考古学文化的内涵或构成因素是十分复杂的,其中有继承自己的先行文化发展而来的,有在发展过程中因应某种需要而新产生的,也有接收周邻其他文化的影响、与之融合而形成的”。

     

    接着他说:“我理解的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是对构成考古学文化诸内涵的来源的分析。”在地层学、类型学的基础上,李伯谦先生提出了“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的两大方法:“既要对其所含不同文化因素定位,即确定这些不同文化因素原来所属的文化系统;又要引入量的概念,做量的统计和对比,即定量分析,从而分清各不同文化因素的轻重主次,正确判定该考古学文化的性质。”

     

    当今,中国考古学蓬勃发展,各方面的“碎片化”的成果众多,甚至有些令人应接不暇。将“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方法扩大到广大地域内诸多考古学文化,有助于我们梳理清晰各种考古学文化框架和脉络,推动中国考古学的高层次建构。

     

    一种学术方法,是一种力量,可以推动一个学科的跨越性发展。毋庸讳言,这种贡献是李伯谦先生的过人之处。

     

    从研究论文到发掘报告,从随笔到著作,成果蔚为大观。取得辉煌成就的李伯谦先生内心中,一直闪耀着“求真”之光。

     

    1971 年, 李伯谦先生突然接到撰写《商周考古》讲义的任务,负责其中的“序言”和“商文化”部分。“政治挂帅”造成业务中断,编写专业教材,压力巨大。李伯谦先生依据在殷墟两次发掘的实际,讲述田野知识,于1972 年完成了铅印本。经过邹衡先生的修改后,于1979 年出版,并于1988 年获得全国高等学校优秀教材奖。这本高水平的讲义逐渐被全国各高校认可并沿用,进而完善了商周考古的教学模式。

     

    在学术研究方面,李伯谦先生对自己不认同的看法绝不随波逐流。他认为,二里头文化应该属于夏朝的中晚期,是“后羿代夏”事件之后的夏都。这与邹衡先生的观点有不同之处,一时成为著名的师生之争。对此,李伯谦先生说:“我爱吾师,更爱真理。”——这是他内心的真实独白。

     

    对于当下中原地区的夏商周考古,李伯谦先生高屋建瓴地指出了两点需要注意的地方:尽管中原地区夏商周时期的分期框架已经基本清楚,但是“这个框架还是有缺失,还不够细致……夏商周时期究竟有多长时间,哪些遗址属于夏,哪些属于商,而有哪些属于周,尚需要更加仔细区分、更加深入研究……这些基础材料不去研究清楚,就很难期望三代考古研究有新的进展。”“目前,占据夏商周文明核心位置的中原地区与同时期的东方、南方的关系究竟怎样,尚不是很清楚……这个关系搞清楚了,就能搞清楚以中原地区为核心的国家的形成、中华文明形成和发展的过程。这些工作应该纳入构建中原地区夏商周时期的考古学时空框架体系。”

     

    一种学术精神是一种内在品质,可以决定一个学科成果的良莠。无需多言,这种精神是李伯谦先生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沐风栉雨60 载,走遍中国,门下弟子几千人,满城桃李。为人徒、为人友、为人师,一言一行、一事一物中,李伯谦先生用自己的点滴细节诠释着大德的内涵。

     

    多年来,李伯谦先生主持和参加考古发掘20 多次,开展考古调查50 余次。寒暑中,曾每天徒步25 公里到工地,吃办丧事的剩饭,睡牲口的草料堆和过世老人的床……李伯谦先生自以为,这种对考古的热爱,离不开苏秉琦先生一针见血的批评和邹衡先生的以身垂范。时至今日,他始终没齿难忘。

     

    李伯谦先生对同窗、同道,是赤子之情。他在悼念朱非素先生的文章中写道:“你听,告别的乐曲已经奏响;你看,送行的人群已簇满大厅。的确该上路了……非素,一路走好。我们会永远记着你!”

     

    李伯谦先生对待学生既严格要求,又泽被后人。他注重派学生去做重大遗址的发掘领队,在实际工作中加以锤炼;更爱给学生的著作作序,从专业的角度进行客观的评价。2015 年的冬天,在东赵,“寒风将李老师羽绒服上的帽子刮掉,他站在一处高土台上,俨然一座雕像”。他对学生说:“你走上考古这条路,你会钟爱一生。对导师的话、我的话、你们要分析,不要盲目听,要会提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该书收录的120 幅照片,均为李伯谦先生与老师、同学、朋友、学生的会议合影或者是田野工作照,是很珍贵的考古学史资料。李伯谦先生详细审阅了每张照片的说明,唯恐丢掉哪个人。

     

    “李老爷子”,是笔者的朋友特指李伯谦先生的一个词。他说:“与李老爷子打交道,很舒服,他和蔼可亲,儒雅有风度,一点架子都没有。”

     

    这,就是李伯谦先生的美,你能触摸得到,能回味很久。

     

    《左传》曰:“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为不朽。”李伯谦先生确实如此。

    (《读写生命大地——记20 世纪知名科学家李伯谦》,赵富海著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 年10 月版,定价160 元)

     

    《中国文物报》2017年1月24日6版

    1.jpg

    编辑贾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