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我亦随人投数纸

    发布时间:2017-01-11凌士欣

    1.jpg

    贺年卡是人们在年节时相互赠送吉祥话语的一种文化现象。我国最早的贺年卡是用竹、木削制成的,曰刺。刺者,达也(《文心雕龙》)。亲者登堂,疏者投刺(《燕京岁时记》)。投刺,即不能亲至者,每以束刺佥名于上,使一仆遍投之,俗以为事(南宋学者周密《癸辛杂识》)。有了纸张后,社会名流都喜欢在纸上亲自题写贺辞,到正月初一这一天,专门派人投送,相互拜年,谓节序交贺之帖,又称名帖。一帖名家手迹,虽比不上巨幅大轴,却别具一格,亦足珍视,每多收藏。南宋张世南在《游宦纪闻》中说:他家藏有北宋秦观、黄庭坚、张耒、晁补之等人给一个名常立(字子允)者拜年的名帖石本墨迹。秦观名帖的文辞、格式为:观敬贺子允学士尊兄正旦高邮秦观手状正旦,正月初一。敬贺正旦即恭贺新年。手状指亲自签名。秦观(1046~1100),字少游,杨州高邮(今江苏高邮人)。书法钟王,小楷姿媚,遒劲可爱,有飘飘凌空之气(宋·赵希鹄《洞天清录》);又如水边游女,顾影自怜(元·赵孟语)。有趣的是,周密在《癸辛杂识》中记述其表舅换名帖一事:余表舅吴四丈,性滑稽。适逢元日,欲投贺刺,无仆可出,徘徊于门。恰逢沈(子公)有仆送刺至。遂引其至堂,酒肉相款。沈家仆酒足饭饱,抱刺一一投去,未觉有故。其所投皆吴剌也。乡里传为笑谈。其实,吴四丈只不过是效仿五代著名学者陶谷的陶谷易刺故事(曾造《类说》),与投剌人开了个玩笑罢了。若这故事可信,那么,贺年卡的广泛使用,迄今至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贺年卡的日趋广泛使用,尤其在官场中,平日未必相识,元日也要望门投刺。北宋江休复在《江邻几杂志》中记有一执政官深苦此事的诗,其中有二句是这样写的:躁因修贺刺,懒为答空书。但也总比在大年初一貂袭莽服,道路纷驰,车水马龙,犹恐人而亲往要好得多吧!至明一代,投刺贺年之风更加盛行。人获在《坚瓠集》中也称:只要某人有名气,素不相识,道路不揖者,而单也及之。时人讥为虚礼。难怪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征明写道: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数庐。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情嫌简不嫌虚。(《拜年》)贺年卡的用之甚滥,也给投刺者带来很大的负担。送贺年卡的仆人到被送家的门口喊上一两声,留下贺卡就走。主人闻声开门,送帖人早已不见。杂剧中称那送帖的比兔子跑得还快。因之,贺年卡又获得飞帖的雅称。故而,有的人家在大门上帖个红纸袋,上书接福字样。有的在门前设簿籍(又称门籍)专门登记投帖拜年者的姓氏,以备表示谢意。在古代,贺年帖本用来互相拜年请安,然而到了一些阿谀之徒手里,却往往成了他们奉迎讨好权贵们的工具,挖空心思地在刺帖上做文章。比如,唐朝李德裕当政时,前往投刺者觉得光写个名字不够恭敬,便在名帖上既具衔,又写上拍马屁一类的字样。名刺变成了名状。又如在明代,有人为了博取太监刘瑾(看过京剧《法门寺》者大概都会记得这个名字)的欢心,便用红纸做帖,一时闹得京师的红纸价涨十倍,足见到刘瑾那里投刺的有多热闹。又,严嵩权倾朝野之际,一些趋炎附势之徒用红绫制名帖,以赤金绣严嵩的名字,而严府的门房通报主人后,即将金子抠下,成了最先的得利者。宰相张居正颇有政绩,但喜欢独好尊大,于是有人用织锦做年帖,大红绒为字,并在其名字周围用金钱绣成蟒龙蟠曲之状,可谓豪华。更有甚者,想方设法与张居正套近乎,如具下款时,不是亲戚拉上;不是世交套上通家,不是学生也要充当门生,甚至有的自称门下小厮未面门生将进仆渺渺小学生等等,无奇不有。反正上有所好,下就有投其所好之人。

     

    (2016年1月10日6版)


    编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