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到杭州游上天竺

    发布时间:2016-03-01李畤斋

    QQ截图20160301102629.png

    杭州西湖之所以吸引我,一是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充满诗情画意,二是我儿时就景仰崇拜的两宋英雄豪杰,有很多葬在这里,三是这里寺院众多,能帮助我们修心洗心,记得弘一大师在《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中这样说道,杭州这个地方,实堪称为佛地;因为那边寺庙之多,约有两千余所。

    西湖周边的寺院,最著名的要算灵隐寺了,每天香客游客都是人山人海。

    有意思的是,他们来到灵竺路的尽头,都是向右拐,去灵隐寺,很少有人向左拐,穿过“三竺空濛”牌坊,沿着上香古道去三天竺。

    三天竺指的是杭州天竺山三寺,通称上天竺寺、中天竺寺、下天竺寺,都是古代名刹,清乾隆帝将三寺命名为“法喜寺”“法净寺”“法镜寺”,并亲题寺额。

    江南春雨时节很美。赶上个雨天游上天竺,真是别有一番感受。

    可能是出来太早的缘故,一路上我几乎见不到别的游客。蒙蒙细雨将上香古道清洗得干干净净。道路两旁,都是些小摊小店,向行人售卖龙井茶、天竺筷、笋丝笋干、竹木用具、香烛念珠等,住在这里的农户将自家的院落和房子装点得古色古香,别具特色。散养的小鸡、小狗,到处溜达,神情安淡。山坡上,嫩嫩的笋尖已经拱出地面,成片的茶树也披上了新绿。采摘春茶的农妇结伴上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这里虽然离市区不算太远,但是群峰屏障,万竹参霄,林木成荫,溪水清澈,鸟语花香,让人感觉有一种远离都市喧嚣的安静之美。我们这些平日里饱受雾霾之苦的人们,乍一来到这样让人心旷神怡的环境中,都发自内心地赞美起这里的好空气,深深呼吸几口,湿湿的润润的甜甜的,沁人心肺。

    三寺深藏于峰峦怀抱,沿着上香古道最先来到的是下天竺法镜寺,再向前走不多远是中天竺法净寺,沿着山边溪流再往前走约两三里路,就到了位于白云峰下的上天竺法喜寺。

    后晋天福四年(939),僧人道翊在白云峰下结庐修行。一日夜间,他在山间一发光处发现一奇木,请人雕成观音像。天福十二年,第一代吴越王钱镠之孙钱弘俶登上吴越王位后,梦见有白衣人求治其居,有所感悟,在上天竺建了“观音看经院”,这就是上天竺最早的寺院。后汉乾祐年间(948-950),僧人从勋从洛阳带来古佛舍利,置于观音像顶间,于是“妙相庄严,端正持好,昼放白光,士民崇敬”。因此后世将道翊尊为白云开山祖师。

    上天竺法喜寺显自晋唐,盛于宋明,著称于清。清康熙帝和乾隆帝崇信观音大士“奇木妙相”“灵感显应”,每次南巡到杭州,必到上天竺。康熙帝五巡江南,五次到杭州,五次到上天竺,乾隆帝六下江南,六次到杭州,十次到上天竺。

    山门石牌坊,上书“上天竺法喜讲寺”。照壁上的擘窠大字“观自在菩萨”,为隐居钱塘南屏的汪于高于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书写。照壁前有两株枝繁叶茂的金桂,经过细雨的浸润,异常翠绿。

    进天王殿,穿过放生池,即到圆通宝殿,中有盘龙雕阁,成为殿中殿,供奉着神木观音,像高1.2米,佛座下有井,相传金兵入侵杭城时僧人藏观音像于井中,金兵退后取出供奉,因此该井又名“示现井”。再往后是大雄宝殿、藏经楼、毗卢殿。居高望去,前后各殿,依山建造,气相庄严。

    因为是雨天,大殿右侧的梦泉亭成了我们歇息的地方。关于梦泉的得名,《天竺山志》中有这样一句:宋崇宁元年(1102)夏大旱,厨水不给,主僧玉法师梦有泉发于西坡,凿之果得,因名。亭边不远处有洗手池和开水炉,洗好手和脸,浓浓地沏上一杯新绿茶,安坐亭中,闻着周围花木的混合香气,感觉着若有若无的雨丝,听着梵音,享受着这山中古寺的安静,你会真的忘记平日里纷扰的俗累。

    上天竺的斋饭很简单,花上几元钱,打上一碗薄粥,一个刀切馒头,一撮爆腌青菜,大家端身正坐,默默地思念食物来之不易,静静地将自己碗里的食物全部吃掉,不敢有丝毫浪费。

    用过斋饭,我们便离开了上天竺。

    站在山门外,自下向上仰望白云峰,峰顶被烟雨云雾笼罩,显得十分神秘。

    这时,上香古道上已经有了少许上山的香客游客。雨还在细细地下,人们打着伞,缓缓地行着,天边的云雾,远处的山峰,近处的房舍,路边的草木,脚下的小路,身旁的溪流,组成了一幅画卷。雨中游上天竺,真是别有一番感受,正像南宋大诗人杨万里《雨中游上天竺》诗中写的:“被雨游山也莫嫌,却缘山色雨中添。”

    今天的世界发展太快,我们每个人都在拼搏、跋涉,身心都很累,偶尔出来走走,看看真山真水,放一放烦恼的事,松一松绷紧的弦,在千年古寺中洗洗心,实在是一大乐事。

       (中国文物报2016年3月1日第4版)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