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一年一度童无忌 总把新桃换旧符

    ——楹联趣事漫谈

    发布时间:2016-02-09赵榆


    QQ截图20160209100453.png

    文彭 《行书七言联》



    9岁的外孙女给我发微信说书法老师布置写春联作业,三幅春联让我挑一幅:1.“旭日祥云  春满乾坤来瑞鹤;花开锦绣照青松。”2.“厚德载福  励精图治千家富;正本清源万木春。”3.“春光溢彩  数声莺啼添雅趣;几枝寒梅助诗情。”她说我退休后经常到清华等大学讲课,建议我挑第二幅“厚德载福”。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还是第一幅更符合老人的心境。

    外孙女的话使我意识到又到了书写春联的时候了,这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习俗和传统,每到腊月,各家各户都开始用红纸书写“童言无忌”“大吉大利”和各种内容的春联,到大年三十进行张挂和粘贴。春联又叫对子、楹联,起源于桃符,最早出现在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周朝,悬挂在大门两旁长方形桃木版,用来避邪,距今已经有三千多年。到了秦汉时期,《后汉书·礼仪志》载“桃符长六寸,宽三寸,桃木版上书‘神荼’、‘郁垒’二神,正月一日造桃符著户,名仙木,百鬼所畏。”到了唐代,唐太宗把‘神荼’、‘郁垒’改绘为秦琼、尉迟恭。

    桃符演进成春联、楹联这种文学体裁,是经过历代文人雅士不断摸索、修饰、提高才成了内容丰富、用语新颖、哲理渊雅、词藻典丽、形式严格、平仄协调、对仗工整的全民族都喜闻乐见的文学艺术形式。

    中国文学史记载,到五代时期,我国最早的文字楹联产生在五代后蜀孟昶,《蜀梼机》云:蜀未归宋之前,一岁除日,蜀王孟昶(934年~964年在位)令学士幸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后蜀王孟昶以其非工,自命笔题写“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被人们公认为我国最早的楹联。可是,后来又有学者考证,我国最早的楹联创造者不应是后蜀孟昶,应该是吴越时龙华寺僧契盈。《吴越春秋》载述:吴越时,龙华寺僧契盈,一日侍吴越王钱镠(907年~931年在位)游碧波亭,时潮水初满,舟楫辐辏,王曰:“吴越去京师三千里,谁知一水之利如此!”契盈因题联句“三千里外一条水,十二时中两度潮”于碧波亭亭柱,这副楹联早于孟昶联句三十年。

    宋元时期,写楹联的文人雅士多了起来,苏轼、王安石、朱熹等都有楹联记载,其中王安石的“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描绘出宋朝写春联的盛况。元代的赵孟頫身居高官,又是驰名的书法家,他的书法作品价格高,《坚瓠集》载,一次赵孟頫出行路过扬州迎月望赵家,其主求作联,赵孟頫题“春风阆苑三千客,明月扬州第一楼”,主人大喜过望,以紫金壶奉酬。

    大概在明代,楹联的书写和张挂有了多种形式。《簪云楼杂说》载:太祖朱元璋都金陵,于除夕忽传旨,公卿士庶家门上需加春联一幅,太祖并微服巡视,偶见独无之,询之为醃豕苗者,尚未倩入耳,太祖为大书曰“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投笔竟去,嗣太祖复出,不见悬挂,因问故,答云:知是御书,高悬中堂,燃香祝圣为献岁之瑞。太祖大喜,赍银三十两,俾迁业焉。由此说明楹联演变成不只是粘贴在门上的艺术,也可是悬挂在中堂的装饰艺术了。

    楹联从晚明到清代更趋成熟,文人雅士把题联、作对视为雅事,一年四季皆可酬应赠答,又伴随书风丕变,篆、隶、楷、草、行诸体楹联悬于斋壁,以及在书院、寺庙、公园、商店,甚至官署衙门等公共场所皆有粘贴悬挂,成为时尚。因为楹联与书法艺术的巧妙结合,成为中华民族独创的绚丽多彩的文学艺术门类,走出国门传入越南、朝鲜、韩国、日本、新加坡等国,成为国际性的文学艺术。

    虽然楹联这种文学艺术在我国的历史如此悠久,但是对哪件楹联是我国存世最早的楹联墨迹,众多楹联收藏家、鉴赏家多年来莫衷一是。直到2013年,我陪同著名书画鉴赏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萧燕翼同志审视山东京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四千件法书楹联时,发现一件明代文彭行书七言联:“满庭诗景飘红叶,绕砌琴声滴暗泉”,萧燕翼同志说,这件作品应是我国存世最早的楹联。此后我经过近两年的查对,尚未发现超越此件年代的法书楹联。文彭长洲人(今苏州),为明代“吴门四家”文徵明的长子,生于弘治十一年(1498年),卒于明万历元年(1573年),以明经廷试第一,授秀水训导,官国子监博士,书法继承家学,篆、隶、楷、行、草无不精,弘治时期被视作“天下第一”。此联语出自唐代诗人雍陶的七绝诗《韦处士郊居》第一、二两句,“满庭诗景飘红叶,绕砌琴声滴暗泉;门外晚晴秋色老,万条寒玉一溪烟。”描写的秋景,风光美好,琴韵悠悠。此楹联质地为手绘花卉笺,应为皇家御用笺,富丽堂皇,皇家气魄,配以文彭秀美书法,相得益彰,不愧于中国存世第一楹联墨迹!此楹联墨迹曾经被原文化部副部长、著名书画鉴赏家徐平羽先生收藏,著录于荣宝斋出版社出版的《玉莲斋藏画》一书。

    最有意义的楹联莫过于张伯驹先生写给陈毅元帅的挽联。

    张伯驹先生生前与陈毅元帅是诗友、棋友,为莫逆之交,因为触怒康生,1957年被划成右派。1960年经陈毅副总理推荐到吉林省任吉林省博物馆第一副馆长,“文革”开始又被打成“资产阶级当权派”,下放农村生产队劳动,生产队长见他们夫妇六十多岁没有劳动能力,允许他们夫妇潜回北京,过起无户口、无工资收入、无粮食购买证的“三无”生活。直到1972年1月10日毛泽东主席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看到张伯驹先生为陈毅同志写的挽联:“仗剑从云,作干城,中心不易,军声在淮海,遗爱在江南,万庶尽衔哀,回望大好山河,永离赤县;挥戈挽日,其樽俎,豪气犹在,无愧于平生,有功于天下,九泉应含笑,伫看当今世界,遍树红旗。   张伯驹敬挽。”毛泽东主席看罢说:“写得好,这个张伯驹是谁?”周恩来总理说:“是位民主人士,陈毅同志的生前好友。”陈毅夫人张茜同志忙插话说:“主席啊,就是当年送您李白《上阳台帖》的张伯驹呀!他把‘传世第一字’(西晋陆机《平复帖》),‘传世第一山水’(隋展子虔《游春图》)都献给了国家……”毛泽东主席说:“哦,他来了没有?”周恩来总理向毛泽东主席汇报了张伯驹夫妇当时困难的情况后,毛泽东主席说:“过问一下,尽快解决。”1972年还处于“四人帮”横行的时期,所以周恩来总理借此赶紧大声说:“一定按主席指示办!”声震灵堂。紧接着章士钊先生派人给张伯驹先生送来了“中央文史馆馆员聘请书”,当地派出所所长和户籍警察为张伯驹夫妇办好北京户口,从此张伯驹先生结束了“三无”生活,1978年9月吉林省为张伯驹先生平反。鉴此,不得不让人相信楹联的巨大作用。

    当今中国,政治清明,社会和谐,广大城乡民众书联之风愈浓,涌现众多优秀楹联作品。最近我发现一位偏僻的山乡老农为鼓励一双儿女而书写的两幅楹联,很有教育意义和具有强烈的励志作用。一幅是:“父盼女成凤考上清华,母盼子成龙升入北大。”当一双儿女经过苦读双双都考上全国名校走上工作岗位后,又写了一幅是:“年少时盼儿成龙女成凤双双飞,年老望儿回家女回家双双归。”这种来自民间普通百姓的文学作品,不忘乡愁,洋溢着浓郁的乡土味道,却激发出人们昂扬向上的奋斗精神,诱导出人们热爱乡土回馈人民的朴素感情,特别是当前教育,在小学、中学都设置了书法课程,引导青少年学习书法,书写楹联,坚信楹联这种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学艺术,会在中华大地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

    (2016年2月9日第4版)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