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只留清气满乾坤——王伯沆先生及其学术成就

    发布时间:2013-01-07编辑:ww


        “冬饮庐中老,艺兰结古欢。德充仁厚里,学继乾嘉年。讲述遵唐范,裁篇取宋贤。红楼添细注,静室袅双烟。”(《王伯沆师》)这是著名学者常任侠教授1971年忆及他在上世纪30年代在中央大学读书所景仰的导师王伯沆先生所写的五言诗。

        王瀣(1871-1944)南京人。字伯沆,又字伯谦,晚号冬饮。别署无想居士。书斋名冬饮庐、双烟室。先生先辈数代业儒,父杰是饱学之士,“喜属文”,母陈氏“喜读明史”,是一个充满文化氛围的家庭。先生自幼聪慧好学读书过目成诵。早年就读南京锺山书院,为书院山长黄翔云器重。十九岁乡试为廪生,从金陵名宿高子安研读《说文解字》。清末应俞恪士之邀,任两江师范教习,后又在陈散原家中任家庭教师,自衡恪以下,寅恪、登恪、方恪等均受其培育。1914年起,他先后执教于南京高等师范、东南大学、中央大学近30年。弟子遍布海内,被誉为“教授的教授”。弟子中陈寅恪、周法高、郦承铨、来世、唐圭璋、卢前、胡焕庸、胡世莹、常任侠、张其昀、陈训慈、潘重规、高明均为学界巨子。

        伯沆先生毕生肆力学问,学识淹博,被誉为“近代江苏代表人物”。他治学凡三变:弱冠师端木、高子安致力古文辞,壮岁兼治经世之学,邻居王德楷(木斋)“学广气豪”,家富藏书,伯沆常与借书论学。木斋师友多海内名流,如文廷式、陈散原、俞恪士、李瑞清等。他们见伯沆诗词,大为惊喜,折节下之。伯沆四十以后出入于佛老,归于宋明理学,治学道路经历了返博还约的历程。

        先生学识淹博,又工诗词,是为南京近代著名诗人。所作诗古文辞才情横溢,自然移人。他的诗宗杜子美,而得其高雅;文法韩昌黎,而出以温润。他做诗雄健精炼,为文跌宕起伏,波澜壮阔。词人吴梅(霜)在《读王伯沆园居诗》中盛赞伯沆诗:“我读伯沆诗,盎然古春意。力能驱万牛,尘不惊六辔。探取风雅源,骚魂可檄至。惠风吹江城,群芳跃欲试。吾园亦不恶,久客孰疏治。……”伯沆先生与李叔同(弘一法师)曾在南京高师同事,又是挚友。他写过一首浣溪沙:“丙辰十月李息霜(叔同)来金陵,以泉(萧俊贤)所写墨梅索题,匆匆又将旋浙矣。‘抱得冰心来忍开,山烟湖水淡徘徊。萧郎点笔梦成堆,惜别莫辞金爵酒,清愁秋奏玉龙用,小屏天远袖春回’”。可见对故朋旧侣思念情深。
    先生对学问不迂执一端。南明遗臭万年的文人阮大铖,宦海浮沉,荣辱相间,先依附魏忠贤,后又降清,更为人不齿。但他在失势后隐居南京,作《石巢四种曲》。伯沆先生认为人与艺应分开评价,不以人废言。因好其诗,曾手抄其诗集,并作跋语:“大铖猾贼,事具《明史》本传,为世唾骂久矣。独其诗清逸可诵……”,陈散原借读后亦题:“芳深微,妙绪纷披,具体储、韦,追踪陶、谢。不以人废言,吾当标为五百年作者。”

        先生又是声誉卓著的红学家。《红楼梦》小说艺术结构细密,变化错综,是抒情与透视封建社会的巨著。伯沆先生研究独具只眼被称为“王氏红学”他精读王希廉(雪香)评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二十遍,十余年来陆续以五色笔详加圈点批注,计一万二千余条,八十余万字。内容为对《红楼梦》的评述、艺术欣赏、词语考释、版本校勘等。他认为“自有小说,无此幽奇圆妙之作,真百读不厌之文也。作者已自云真事隐去,假语村言,而阅者必求所以附会之,岂非笨伯。”批评了“索隐”派的“考证”方法。他还认为:“曹雪芹这本书,经纬万端,情文并茂。若不是潜心静气,反复细读,绝不能欣赏其中妙境。”

        伯沆先生以教书育人,读书批注为乐。但不欲以文章垂世,谨守儒家“述而不作”的古训,不轻言著述,他的学术观点散见于他批注过的大量古籍之中。他一生抄录过大量古籍,遇到孤本、未经人发现之佳书、晦涩难读之书他必抄录,这是在他深厚的古代典籍研究功底的基础上选择抄录的,这些抄本多有伯沆先生细行密字的批注,不仅内容可供研究,书法也足可观赏。

        书法虽为学术研究之余事,但先生下过苦功。伯沆先生书法别具一格,为南京近代书法名家。他的书法出入颜真卿,初效翁方纲,后法何绍基。篆书风格近孙星衍、洪北江一路,挺劲苍润,典雅堂皇。中年后书法自成一格,行书能融入篆隶古朴厚重笔意,兼具北碑雄劲峭拔气象。他的《次韵吴霜(吴梅)除夕》行书诗稿,可证他以诗书来“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先生书从不苟作,作书必闭门。书至惬意才出示人,故存世多精品。《冬饮庐诗抄》中尚存几首论书诗,如《题江卢丰碑拓本》、《天发神谶碑歌》、《摄山观二徐篆刻题名》等。

        伯沆先生是教育家,“视佳弟子如拱璧”,以育天下英才为己任。先生善谈名理,持论初若,不经意,既而风起云涌,雾开山立,所向披靡。他在“中大”开讲四书五经,生动细致,旁征博引妙语如珠,听者云集,连窗外也站满了人。在讲杜甫诗时,由于先生文学深邃,善于融会众家之说,引论翔实,剖析入微,抒发独到见解,精彩透辟,深受学生们的景仰,使人如坐春风……

        伯沆先生是性情中人,对友朋如同故乡佳山水一样,一往情深。他与梁公约、萧俊贤、柳诒徵、王雷夏、王木斋、陈师曾等人情谊笃厚。而与陈师曾互相推重,相交莫逆,在文坛留下佳话。伯沆先生与陈散原一家亲密无间。与师曾为世交,又是书画诗文同道挚友,伯沆常与陈师曾、萧俊贤等在南京扫叶楼赋诗论画。师曾先后画过《芭蕉》、《芦雁》、《秋海棠》等图赠伯沆。并集姜白石词句为联并篆书赠伯沆:其一曰:“象笔鸾笺漫写羊裙自修花谱;玉人金缕缓移筝柱细洒冰泉”。其二曰:“酌酒香浮花常好愿公更健,玉梅几树冷香共携手多时”。而伯沆先生到北平“居槐堂”(陈师曾书斋),流连必竟月。师曾壮岁因奔毋丧遽逝于南京,其刻印未留印谱,所幸伯沆藏有其印稿,再加搜辑,遂编成《染仓室印存》四册,由南京襄社出版。伯沆以小篆题:“槐堂爪痕”,并作题跋,忆及昔时与师曾“同游戒坛潭柘间,夜看松月,四山云来,师曾微步高睨,影峭若孤鹤……”对故友深情溢于纸上,见证了他们生死不渝的友谊。

        日寇侵犯南京时,伯沆先生重病未愈,听从医生劝阻未随“中大”西迁。他蛰居城南旧屋,“杜门谢客,自期一死”。自书文天祥正气歌,坚贞自励。南京沦陷后在日寇铁蹄下,诗人在“野哭声中度岁华”,在《次韵吴霜(吴梅)除夕》诗中,写道:“满地干戈满天雪,危楼闲坐听箫笳。”长诗中可见日寇侵华浩劫之惨烈,面对山河破碎生灵涂炭,诗人百感交集,刻骨铭心的亡国之痛寄寓其间。
    因伯沆先生是南京名儒,东南人望,敌伪亟欲引以为重,派高官多次游说。先生鄙视腼颜事敌的汉奸,遂称病高卧,拒不接待。并作《咏柳》诗明志:“金粉飘零玉露残,城南柳老不吹棉。也曾种植灵和里,莫作倡条冶叶看”。先生一家贫病交迫,困守危城,处境险恶。旧书商素知先生藏书甚丰,遂乘机怂恿卖书度日,先生默然许之。后得知他们高价购书,是受汉奸陈群之托,内藏险恶政治目的。先生非一般隐居狷介之士,而是有强烈民族自尊的文人。遂义正辞严地说:“我书只卖读者,决不卖给汉奸!”遂收回原书。伪立法院长陈公博为笼络人心,派人送国府参事聘书及月薪,并声明可不上班,仍被先生严拒。家人担心惹祸,先生却不怕胁迫,坚决地说:“我已老矣,头何足贵?岂能与民族败类同流合污!”敌人见“礼”不行,继之以“兵”。一天,两日寇军官挎刀闯入先生家门,声称再不出山,一鬼子挥刀作劈杀状。先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神色依旧。周夫人赶紧上前托住日寇执刀之手,说:“他是老病之人,要杀就杀我吧!”日寇终于悻悻而去。先生大节不屈,令人钦敬。先生在诗中多次暗讽敌伪权贵及附敌鼠辈:“鼠踞书丛未是家”、“且难别味,野马易忘家”,虽贫病交迫,先生胆气犹壮,视敌伪如“腐鼠”。“化鹏击水心原壮,腐鼠骄人眼未花”……先生早在《与王雷夏(宗炎)论学书》中说:“兄但观历史,自五胡乱华,至于辽、金、元侵宋,明之倭寇……彼时中土人民,是何等涂炭,而其能支柱危局者,安详坚定,是何等识力,史传颇不乏人。……疾风劲草,士亦须有气骨,方是出处一贯之学。不当专指有位者言也。……”过去士大夫信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处于乱世的伯沆先生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对道德伦理有高度的责任感。他认为气骨是立身之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伯沆先生一家在沦陷期间已到山穷水尽之境。胡小石(光炜)有长诗记之:“昨来有客疏近事,妻弩绝粒难图存,烧薪缩屋余者屋,采薪充饥调以餐。……”诗中盛赞先生高节:“娄湖夙栖肥遁士,冬饮高节吾所尊。”即使家境如此凄凉,先生仍不忘忧国,由此忧愤成疾,终至贫病交迫与世长辞,真是“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一脉相承的优良传统。先生临终嘱家人:“我生不愿见日寇,死后就埋家中后院”。1948年挚友柳诒徵为书碑“耆儒王冬饮先生之墓。”

        伯沆先生遗著中《冬饮庐文稿·诗词稿》、《冬饮庐藏书题记》已在卢前(冀野)主编《南京文献》第21号专辑刊出。近年《冬饮丛书》第一辑,六种(包括伯沆先生详校古籍《樊文汇录》、《倪文贞诗集》、《咏怀堂诗》等六种)及《冬饮丛书》第二辑三种(包括圈点批校《四书集注》、《淮南子》、《红楼梦》)已由广陵书社影印出版。南京城南王伯沆故居已由市政府批准建为“王伯沆周法高纪念馆”。省、市及中央电视台先后作了专题采访报道。作家叶兆言将王伯沆形象写入所著中篇小说《追月楼》中。元末大画家王冕咏梅名句,一直为人传诵:“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这正是王伯沆先生精神的写照。(标题书法:沈白)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