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苏东坡《寿星图》上“德寿殿宝”初义考

    发布时间:2013-01-07编辑:ww

                                                                       
        北宋绍圣二年(1095)四月佛寿日,谪居惠州的苏东坡作《寿星图》(一名《佛寿图》)一幅,寄寓自己情怀。由于《寿星图》的造型妙趣横生且立意深刻,深受世人喜爱,故而流传甚广。

        古城黄州东坡赤壁坡仙亭内有《寿星图》石刻一方,图之寿星即是明清人依据苏轼的原画摹刻的。在湖北人民出版社于1979月出版的旅游读物《东坡赤壁》一书中,作者介绍这幅画时断言:“《寿星图》系以‘德、寿、殿、宝’四个字组成的一幅组字画。”由于此说的影响较大,当代著名苏学专家孔凡礼先生在他的《苏轼年谱》中华书局1998月第一版“绍圣二年”的纪事中也将《东坡赤壁》以上文字抄录。笔者经过多年的考证,认为此说有误。笔者以为:“德寿殿宝”系南宋高宗赵构晚年所用的御玺文字,与苏东坡的原画毫无关联。试将理由陈述如下:

        一、德寿殿为南宋高宗赵构退位后居住的处所

        (一)明人李东阳、王世贞为赵构的书法作品题跋

        《三希堂法帖》第七册中有南宋高宗以真草两种书体写的《嵇康养生论》一篇,作品的最后钤有“德寿御书”印一枚。针对此四字,明人李东阳与王世贞先后题跋话说德寿宫。前者题写于正德三年(1508)六月十三日,后者题写于万历元年(1573)七月三十日。

        李东阳跋文摘要如下:

        右《嵇康养生论》一卷,真草相间,用智永千文体,后有“德寿御书”印。“德寿”,宋高宗宫名,作于绍兴十八年戊辰,实中兴之二十二年也。又九年,丙子,孝宗受禅,始尊高宗为太上皇,退处“德寿”。又十四年,年八十一而崩于是宫……

        以上文字为李东阳的题跋前半部分,文字表明德寿宫为南宋高宗赵构退位后所居之所。宋高宗赵构生卒年为1107-1187年,1127-1162年在位,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传位于孝宗赵。孝宗即位,岁在壬午,李东阳笔下的“丙子”,《宋史·高宗纪》是指月份,非年份。此外,“又九年”应为“又十五年”;“又十四年”应为“又二十四年”,李东阳有误。

        王世贞跋文节录如下:

        右太史姚君继文藏宋思陵手书《嵇中散养生论》一篇,行模真草相间,后有“德寿御书”印。“德寿”,思陵为太上时所居宫也……

        以上文字亦为王世贞跋文的前半部分。文中的“思陵”即指高宗赵构逝后葬于永思陵,时人简称思陵。又因宋人常以“思陵”为高宗的代称,后人沿袭以称。文字表明,德寿宫系赵构为太上皇帝时的居所。

        (二)南宋人王象之在《舆地纪胜》中话说德寿宫

         南宋人王象之在《舆地纪胜》卷第一“行在所·宫阙殿”门下的“德寿宫”条下记述说:

        《临安志》云:“在望仙桥之东,宫门外有待漏院。”

      《中兴小历》云:“绍兴三十二年,五月,望仙桥新葺宫成。六月戊辰,诏以‘德寿’为名。”

         王象之在《舆地纪胜》中转引《临安志》、《中兴小历》,的记述表明,德寿宫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五月建成,六月,诏以“德寿”为名。明人李东阳言德寿宫作于绍兴十八年(1148),《中兴小历》言德寿宫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建成,由此得知,建筑德寿宫前后花了十五年的时间。又,南宋高宗赵构让帝位于太子赵,以太上皇帝的名义退居德寿宫颐神养志,出自赵构本人的手札,此史料真实可信。德寿宫原为宰相秦桧府第秦桧卒于1155年,位于望仙桥之东。德寿宫在大内之北,宫内有一个人工开凿水面宽阔的水池,且池中之水是引自西湖,由此可知,德寿宫面积宽广。“寿皇”为孝宗赵尊号,全称为“至尊寿皇圣帝”,故宋人文章中常以“寿皇”称孝宗。《舆地纪胜》以上文字表明,孝宗赵退位之后,也在德寿宫中住过,只是将名称更改为重华宫了。德寿宫又名慈福宫,大抵在太上皇帝赵构逝后更名。自孝宗将慈福宫更名为重华宫之后,由于孝宗辞世,又更名为寿慈宫。慈福宫与寿慈宫名的女性色彩较浓,与德寿宫、重华宫名的阳刚之味有别,极有可能是因历任的皇太后在此宫居住时更名。孝宗赵生卒年为1127—1194年,在位时间为1162—1189年。也就是说,孝宗赵在重华宫只住了五年的时间。王象之《舆地纪胜》的初稿写成于嘉定十四年(1221),其间继孝宗赵之后,有光宗赵忄享、宁宗赵扩。但从留存至今的书中内容来看,又涉及到绍定二年(1229)之事,绍定之前有宝庆,皆为理宗赵昀的年号,那就是说,住过德寿宫的皇帝有高宗、孝宗、宁宗和理宗。

        (三)德寿殿位于德寿宫中

         1、高宗在其书法作品上自题“德寿殿书”

        高宗赵构晚年喜好书写曹植的《洛神赋》,在留存《三希堂法帖》中的《洛神赋》之后,高宗特意注明的“德寿殿书”四字特别引人注目。文字表明,德寿殿为高宗赵构的起居之所,晚年的赵构常在德寿殿内读书习字。

         2、《宋史》载高宗崩于德寿殿中

        《宋史》三十二卷《高宗纪》载:

        绍兴三十二年……五月……甲子,诏立建王玮为皇太子,更名。……六月……丙子,诏皇太子即皇帝位。帝称太上皇帝,退处德寿宫,皇后称太上皇后……淳熙十四年,十月乙亥,崩于德寿殿。年八十一,谥曰圣神武文宪孝皇帝,庙号高宗。十六年,三月丙寅,攒于会稽之永思陵。

        二、“德寿殿宝”为高宗赵构晚年专用的书画印玺

        绍兴三十二年(1162)之后,赵构以太上皇帝自居,自此,他常用玺则是“太上皇帝之宝”、“德寿御书”、“损斋书印”与“德寿殿宝”等。“太上皇帝之宝”见于苏东坡《黄州寒食帖》;“德寿御书”见于以上所提《嵇康养生论》之后;“损斋书印”见《三希堂法帖》卷一王羲之《曹娥碑》高宗跋之下;“德寿殿宝”即苏东坡《寿星图》上之印。

        除以上所说“德寿殿宝”等印之外,苏东坡《寿星图》的左侧还有一个花押(见图左上角),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琢磨它的内涵,但答案皆不甚理想。其实,这个印记是南宋高宗赵构的随身御押。清末民初的大收藏家吴湖帆先生曾收藏过此图,并对此符号作过考证。在此印之下方,吴氏记曰:“宋高宗玉押。今藏吾家。吴湖帆识。”见四川眉山东坡诗社1996月出版的《远景》第四期由此得知,此符号为高宗签盖图书信件的一种特殊印记。

        三、“德寿殿宝”印居“寿星图”上方正中体现着君与臣的名分

        考《寿星图》创作之前,苏东坡是以“毁谤先帝”的罪名于绍圣元年(1094)四月被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的,执政者意欲让苏东坡在素有“南荒瘴疠”之恶名的惠州自生自灭,然而创作此图之前,苏东坡在《答徐大正书》中曾写道:“到惠已半年,既习其水土风气,绝欲息念之外,浩然无疑,殊觉安健。”其字里行间,充满着乐观向上的情怀。苏东坡的母亲仙逝之日,也是佛诞日。母亲的忌日,苏东坡不可能忘怀。史载眉山苏氏有在亲人忌日绘佛像敬献寺庙的家风,因此,苏东坡画《寿星图》也不排除有思念母亲的含意。

        有趣的是,当代有书画行家看到东坡赤壁这幅石刻后说:“苏轼《寿星图》的下半部分是由‘寿’和‘福’字组成,只不过是将‘福’字变成了上下结构,二个字的造型在世传的篆书《百寿图》与《百福图》中依稀可见。”如果不是巧合的话,苏东坡将“福”、“寿”二字巧妙地和寿星头结合成一幅栩栩如生的《寿星图》,作为贬谪在惠州的苏东坡是否也在追求“福在寿中”这种情趣呢﹖更有意义的是,一位书画行家看到这幅图画时说:“《寿星图》是目前为止,在我国见到的最早的一幅漫画。”

        通过以上的剖析,高宗赵构对《寿星图》的喜爱,既可以说是赏识苏东坡书画技艺的高妙,也可以说是钦慕苏东坡的为人。曾身为一国之君的太上皇帝赵构在《寿星图》的上端正中处钤盖“德寿殿宝”一印,既体现出他对苏东坡《寿星图》的喜爱超常,又不失自己曾为有宋王朝一国之尊的身份。虽然苏东坡为北宋时代的名臣,但赵氏一统江山承传有序,作为北宋徽宗之子,赵构深知君臣之序是不能有所马虎的。

        综上所述,苏东坡《寿星图》上的“德寿殿宝”之德寿殿为宫殿之名,“德寿殿宝”为南宋高宗赵构晚年专用的书画印玺应是毫无疑问的。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