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袁靖委员:​ 关注田野考古一线

    发布时间:2019-03-09本报记者 李 瑞

    @@16016@@81000_yangyc_1552012281304_meitu_4.jpg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袁靖去年两会期间提交了三个事关考古的提案,为考古事业呼吁发声,也因此被称为“考古代言人”。今年他依然不松懈,带来了三个考古领域的提案,其中建议制定考古工作野外津贴规定的提案更是关乎每个考古人的切身利益。

    应出台考古工作野外津贴规定

    “考古津贴是保障考古工作者合法权益的重要内容。”长期从事考古工作的袁靖深谙其中的艰辛,“考古工作涉及大量野外作业,在野外调查和发掘过程中,风吹日晒,工作条件十分艰辛,长期的野外工作也会对身体造成一定影响”。

    因为国家从未针对文物考古工作出台专门的野外津贴规定,各单位在津贴发放过程中无法可依,由此造成各省、市、自治区的科研、教学机构在发放津贴过程中,情况各异,出现一些问题。比如:一些地区不认可地质勘探津贴标准作为考古野外津贴的依据,不同意发放考古津贴,不认可考古津贴的发放标准;一些地方对考古工作津贴概念存在曲解,将考古工作等同于行政出差,将交通、伙食、住宿补助等同考古津贴,考古津贴发放限定工作区域,仅对异地开展考古工作人员发放;错误理解考古津贴性质,将考古津贴纳入绩效工资总额,津贴发放不覆盖全部野外考古人员;水下考古、科技考古等被认为不是传统的考古工种,往往无法享受野外津贴。

    为此,袁靖认为,应该从法规上、制度上为做好考古工作,推动文化遗产保护顺利发展建立有效保障。基于此,他建议从四个方面进行改进。

    一是国家制定统一规定。由国家人社部、财政部和文物局参照地质勘探、交通运输部门野外津贴制度方式,具体针对考古工作,联合制定野外津贴规定,明确津贴发放的标准,使这一制度有法可依。

    二是面向全体考古人员。考古津贴针对文物考古单位职工在从事田野考古、水下考古,以及现场科技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期间发放,发放对象也包括考古单位长期聘用的专业人员。

    三是明确考古津贴性质。考古津贴从考古项目经费中列支,不纳入单位人员绩效工资总额,不受单位人员薪资总量限制。在考古机构所在地开展考古工作,按照工作类别领取津贴。考古作业期间的差旅费补助等,仍按中央和地方有关规定执行。

    四是特殊工种特殊对待。相关规定应照顾水下考古、科技考古等门类人员的特殊工作条件。针对潜水工作、远海海域作业,接触化学药品、处于放射性环境等特殊情况,制定具体标准。

    需完善基本建设考古收费政策

    “由于政策不一致,导致影响施工建设,大量珍贵的文物资源面临被破坏的危险,也制约了当地经济发展。”袁靖直言基本建设考古中存在的问题。

    1990年,国家文物局、原国家计委、财政部联合制定了《考古调查、勘探、发掘经费预算定额管理办法》,明确了基本建设考古费用的组成、收费标准和计算方式。1996年,原国家计委、财政部印发《关于取消部分建设项目收费进一步加强建设项目收费管理的通知》,将作为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的“考古调查费”和“考古勘探费”作为建设项目收费予以取消。1997年,原国家计委、财政部又印发《关于建设项目涉及的考古调查与勘探费问题的通知》,规定“建设单位应当……事先会同文物业务单位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文物勘查、考古发掘工作,”“对文物业务单位承担考古调查、考古勘探所需费用,建设单位应当及时支付”。

    袁靖表示,由于上述文件相互矛盾,多年来,各地基本建设考古费用存在三个方面的主要问题。

    一是各地收费性质不统一。有的按经营服务性收费管理,由考古单位收取。有的地方由财政部门向建设单位收取,财政部门再划拨给考古单位。有的地方由财政直接拨付,但由地方财政兜底方式受地方财政状况影响,不确定性较大。有的个别地方没有设立收费项目,也没有财政拨款,考古单位为完成保护任务,只能自行垫资开展工作;二是考古工作后期费用使用效率较低。后期文物修复和资料整理工作相对滞后,资金使用效率较低;三是部分地方因收费政策变动影响了基本建设考古等工作的开展,以至于个别地区配合基本建设工程开展的考古与文物保护工作基本陷入停滞。

    针对存在的问题,袁靖建议,一是强化对基本建设考古的经费保障,明确收费制度调整方向。基本建设考古取费是与文物保护工作密切相关的工作经费,必须依法在建设工程或土地储备工程中列支预算。明确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作为考古取费发展方向,稳步推进。对于地方财税制度框架下已经无法继续收费的,应尽快研究启动取费改革;已纳入此二项收费的,应严格资金跟踪审查,严禁统筹、转移,确保及时、足额投入考古工作。

    二是在城市探索推广“考古前置”的建设开发工作模式,有效降低建设成本。这种“考古前置”的模式不仅有利于文物的保护,还有效降低了建设单位因等待考古工作而产生的各种成本,而且考古发掘单位不再与建设单位直接联系,可以有效规避谈判过程中的廉政风险,有利于财政、审计部门对考古费用的统筹和监管,建议在全国范围探索推广。

    三是设立基本建设考古政府性基金,用于城市以外地区的基本建设考古工作。基本建设考古费用不应作为经营服务性收费收取,也不应作为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取。建议国家相关部门设立“基本建设考古专项政府性基金”,按照《文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向建设单位征收,专门用于基本建设考古费用支出,并由考古单位向财政部门申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

    四是修订1990年制定的《管理办法》。目前,各地基本建设考古费用的收取标准、收费项目的主要依据是已出台近30年的《管理办法》。随着我国考古事业的不断发展,以科技考古为主要内容的考古工作科学化水平大幅提升,《管理办法》的相关内容明显滞后,建议对相关内容进行修订,制定新时期考古工作定额标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