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走近乾陵脚下的“守陵人”

    发布时间:2013-01-06作者:ww

     

        陕西乾县唐乾陵是国保单位,大量分散于田野或露天的珍贵石刻、十多个陪葬墓等文物能在风雨岁月中安然无恙,这应归功于乾陵脚下众多默默无闻的“守陵人”。


    群众文保员是最可敬的人


        据乾陵博物馆副馆长梁桂林讲,周边地区文物失窃或盗掘案件时有发生,外地一些盗墓贼和文物贩子对乾陵也窥测已久,有的甚至混在游客中前来打探乾陵地宫门道等,但都被群众文保员及时发现或识破而赶走了。这些群众文保员坚守祖训家传,形成了一个特殊群体,自觉自愿守护着陵园,为乾陵文物保护立下了汗马功劳。对梁副馆长的赞扬,当地老百姓却说:“皇帝的墓就在咱眼前,先人们都在保护,到我们手里更应保护好,让更多的人来参观,这不仅是为了公家,也是为后辈人积德造福呢!”
     

    “守陵人”筑起铜墙铁壁


        陪葬墓区是乾陵陵园的主要组成部分,除了现存的15座封土堆之外,可能还有未探测到和未发现的墓葬。在这样大的区域内,除了露天和田野众多精美的石刻文物及遗址需要保护外,地下也可能隐藏有无数未知的文物也需要保护,而仅靠国家和博物馆的人力、物力都难以达到全面有效的保护。因此,陵园周围的这些群众文保员对露天和田野文物古遗址的保护,就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乾陵博物馆从分居在乾陵周围的农民中,挑选了15名思想觉悟高、身体素质好的中壮年农民,正式组建了农民文保员队伍,负责看管“大陵”(指乾陵主陵)及陵区田野石刻、古遗址和陪葬墓等,其中8名担负着陪葬墓的看护任务,4名看护石刻。这些群众文保员常年吃、住在陵区,日夜守护巡查在陵区,筑起了一道守护乾陵的铜墙铁壁。


        一晚上不去看心里就不踏实


        68岁的何生照老汉就是这15位农民文保员中的一位。他所住的村子因紧挨乾陵西南角而得名叫西南村。何老汉从26岁起就担任着西南村干部。

        “小时候,老人说过,从唐代开始,大陵一直有提灯巡陵的习俗。直到他老爷爷那时,乾陵还有人看管。老人们经常对年轻人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能乱动,否则就要遭天谴。附近这几个村子都是这样给年轻人传的。我当大队长后,守护大陵也成为生产大队的一件大事,队上还设立了文保会,大队长自然成为文保会主任。那时,如果谁翻地、修房挖地基时发现古砖等都要立即报告文保会,我们赶去就要把它立即填了,不能再挖。”何老汉讲起保护文物的往事时格外开心。
     
        有33年党龄的何老汉从村干部退下后,就做了博物馆专职的义务文保员。他所住的西南村中有乾陵玄武门、白虎门等四门遗址,土阕和刻立于唐代的3只石狮子、2匹石马、2只石羊等文物及绿化林带,这都是他看护的范围。每天不分白天晚上,不论下雨下雪,老汉都要在他管理的“辖区”巡查几遍。

        何老汉笑着说,一晚上不去看看,心里就不踏实。“只要那些宝贝还在那站着,身上没有被碰、刮和乱刻胡写的痕迹,四门遗址也没有被人乱挖,咱回家睡觉就实在了。”老汉所看管的这些文物和遗址巡查了一圈,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看到老人敏捷行走的身影和仔细观察的眼神,想起在多少个风雨的日日夜夜,老汉为了国家的文物遗产的安全,独自默默地巡回在这条山路上,一种敬意油然而生。博物馆的同志说,这些农民文保员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但他们这样坚持多年默默守护文物的精神,的确令人感动!

        48岁的吴养志,是家住乾陵石马道村的文保员。他看护着乾陵御道两旁的华表、无字碑及六十一尊宾王石刻等100多件文物,是乾陵上名副其实的现代“守陵人”。

        在乾陵御道旁,博物馆为他特建了一个不到两平方米的简易看护房,他从100多米外的家里拉来电线装上灯,就日夜吃住守护在这里。旺季时,乾陵游客多,而一些年轻人总是趁人不注意时,想在这些石刻文物上留下“到此一游”的歪笔。夏天的晚上,乾陵又成了人们避暑的好地方,不少青年人喜欢聚在一起,围在石刻周围喝啤酒。有的人就在石刻上磕啤酒瓶取乐。为了使这些珍贵石刻不受损坏,老吴白天不停转着预防乱写乱画的游客,晚上又守在石刻前驱赶可能闹事的酒鬼。

        每年冬天尤其雪天时,陵上气温下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有人劝他白天在陵上看着,晚上还是回到暖和的家里住几天,免得冻坏身子,可老吴坚决不肯。依然日夜守护在陵上。白天在游客散去后,他用着自己家的电,开着电褥子取暖。即使躺在被窝里,双耳还要静静听着陵上有无异常的动静。半夜,北风呼啸,他又爬起来拿着自己买的电筒,把那些珍贵石刻仔细照看一遍。这样的看陵日子,老吴已坚持了数千个日日夜夜!


    盗贼难逃火眼金睛


        这些年,不少文物贩子怀着鬼胎夹杂在游客中来到乾陵,有的打听乾陵墓道,有的来踩点看路形,但这些人都没有逃过乾陵群众文保员的火眼金睛。

        何老汉就经历过几次。一天下午,他正在大陵西边巡查,突然看见一高两矮3个形迹可疑的人,他们不像其他普通游客去看大陵上的石刻,去听导游讲解,而悄悄蹲在陵下的一个山坡上抽着烟嘀咕着。“我觉得不太对劲,就走上前去。其中操河南口音的大个子就递上烟套近乎,问我这乾陵下面都埋有啥宝贝?我说,啥宝贝都有。他们又问,这下面有没有门?门应该朝东还是朝西?我觉得这话里有问题。就告诉他们,乾陵墓道等文物的情况不能乱打听,你们要是参观就去陵上好好看。何老汉说,那几个人听完这话后,脸色一变站起来溜得没了影。

        2004年6月,看护14号陪葬墓的文保员胡振峰在例行巡查时,发现一名可疑男子在墓前反复拍照。他上前盘问时,那男子一会说自己是记者,一会又说自己是考古研究专家形迹可疑。 细心的老胡发现这人心中有鬼,正准备电话报警时,那人心虚地竟抱起相机跑了。类似的人和事在其他农民文保员看护巡查中也发生多次,但由于这些农民文保员的高度警惕,使这些心怀鬼胎的“游客”最终一个个仓皇逃去。


    再穷也不能动文物的歪心


        群众文保员的家庭经济都不富裕, 但他们却把文物与致富分得非常清。距离乾陵约7公里的乳台村,有15号、16号两个相距一公里的乾陵陪葬墓,这两个陪葬墓在乾陵陪葬墓中有着比较重要的位置,守护这两个陪葬墓的文保员是今年49岁的村支部书记冯民喜。而担任上这两个陪葬墓的文保差事,又完全是他21年前与盗墓贼英勇斗争的结果。

        21年前,一个秋种的日子。28岁的冯民喜正在地里种小麦。有村民跑来告诉他,在16号墓前的地上听到地下有很大响声,是不是墓里的宝贝“翻浪”了?他赶忙跑去一看,远处的一条暗渠正通向陪葬墓方向,而脚下感觉有人在活动。他敏感地意识到,可能有盗墓贼从暗渠进去挖洞盗墓了。于是,立即安排村民去报警,自己死死守在渠口上。30分钟后,从咸阳、乾县赶来了100多名警察将陪葬墓团团包围。接着,年轻的冯民喜带领几名警察从暗渠潜入,将6名盗墓贼抓获。此后他受到咸阳市委、市政府的奖励,也当上了相邻两个陪葬墓的文保员。 

        特别令人感动的是,在10年前,他整理宅基地时,意外从地下发现一只高约一米、体长1.5米的石羊。他知道这是文物,为了保护好这只石羊,他将石羊搬回家门口。不久有文物贩子闻讯赶来,一开口就出价10万元要买走,他坚决拒绝了。他说:“再穷也不能动文物的歪心。”

        说起乾陵的群众文保员,乾陵博物馆书记马文廷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他们的精神的确很可贵,正是这些伟大的农民文保员的默默奉献,和他们高度责任心和警惕性,对我们珍贵文化遗产的精心看护,及时防范和避免了一些可能发生的盗窃文物事件。他们虽然只得到国家一点非常低微的补贴,博物馆在逢年过节时给予了一定的慰问,但他们以淳朴和善良回报给国家的却更多。他们长年坚守在各自的辖区,用自己的忠诚和辛勤劳动,为了守护好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在范围如此大的乾陵文物保护区,筑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群众文保防线,这在全国都是十分鲜见的!”

    (2006年9月8日3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