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鉴玉大师 独树风标——怀念张永昌先生

    发布时间:2013-01-06作者:ww

     

        3月1日,一个极平常而又阴沉灰暗的日子,在历史文化名城苏州,来自全国文博界、玉器界、拍卖行的两百多人,冒着霏霏的峭春细雨,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默默地为一个85高龄的长者送行。

        张永昌,这个在当代玉器鉴定界耳熟能详的名字,这个在古玩界滚打摸爬了整整66年的响当当人物,他的葬礼一如他生前做人一样的恬静淡泊,甚至有点冷清。也许是苏州拥有过多的人文底蕴的缘故,也许是苏州拥有的大师级文化人物太多,不然的话怎么让人觉得苏州人好像对张永昌的去世并没有什么反应。苏州的官方人员参加追悼会的寥若晨星,真的让人看不明白。作为中国文物鉴定委员会最早一批(1986年)的玉器委员,张永昌先生参加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全国文物巡回鉴定,充分发挥几十年积累的鉴定经验,为国家发现、确定了大批珍贵文物,一生先后鉴定的瓷器、玉器多达百万件以上;作为苏州市文物商店的收购组长,张永昌先生集毕生精力,敢于坚持真知灼识,去伪存真,为单位收购了八、九万件历代玉器,使之成为全国收藏玉器最多的地方文博单位;作为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张永昌先生一生诲人不倦,参加过几十个文物鉴定班的讲课,为国家培养了上千名玉器、瓷器鉴定人才,赢得了海内外的交口称誉。而他却甘于寂寞,清贫自守,洁身持修,没有向趋于热闹的拍卖行、收藏界出具过一份非职务行为的文物鉴定证明,也没有像许多名流大家一样鉴定“渔利”,充分体现出一个文人清流的学术操守和严格自律的崇高风范。无怪乎曾经担任过国家文物局局长和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吕济民先生对张永昌大加褒扬,将其称之为文物界的“南张北耿”,是“艺德双馨”典范(北耿指故宫博物院的耿宝昌先生,为国内鉴定明清宫廷瓷器的著名专家)。

        现在担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玉器专职委员的杨震华是张永昌先生的高足,追随张先生长达40年,耳浸目染张先生的嘉言懿范,为之折服,为之传扬。我十年前在扬州培训中心参加玉器鉴定研讨班,有幸获得杨震华老师的传授,又惭愧见闻狭窄,那时才听说到张永昌的名字。记得当时使用的教材《斑斓璀璨——历代古玉纹饰图录》就是张永昌先生1995年12月主编的。由此景仰的心绪存念于怀,一直想去苏州拜访面谒。直到去年春节期间,我赴上博参观美国的“宝石之光”展览,然后专程到苏州,经杨震华老师的引见,才得以拜望张永昌先生。张先生清癯的面庞,瘦小的身躯,和缓的言谈,谦逊的态度,平易待人的作风与拥挤的住宅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刚巧当时张明华兄在一家杂志上为张永昌先生写了一篇文章,张先生听说我要回到上海,便托我带一份刊物给张明华。当我们俯案面对交谈正十分热烈的时候,张先生忽然让他的女儿取来纸笔,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等他写完递给我以后,纸上的文字让我肃然起敬,心灵上涌起一股暖流。“宏明同学:今托您去上海之便,有《艺术市场》壹册,请转交给张明华同学为恳。此祝新春愉快。张永昌 2006年2月1日。”这种委托,是近古以来已经绝唱的呼唤,是文人雅士之间的尊重,一次不经意的做派流露,让我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大家风范,与众不同的古典式知识分子文化修养的折射。许多人都知道张先生是古玩店出身,没有受过多少正规的学历教育,他所拥有的高深渊博的鉴定知识,都来源于他几十年收购、鉴赏的工作实践。可是谁又会知道,张先生在这样看起来小事的方面是如此的尊重其事。张先生一生淡泊处事,因为做事正派、为人刚正,不会趋炎附势的缘故,又因为没有规定学历,直到前两年才在国家文物主管部门的关心下解决正高职称,这种境遇落差真让人徒生浩叹。在现如今物欲横流、功利浮躁、诚信缺失、儒雅荡尽的时风世情之下,张先生的写字委托,给我上了一堂老夫子式的交谊之课,让人感慨嗟呀不已。一次匆匆而来、冒昧唐突的叨扰会面,在张先生而言大概是见怪无怪吧,而之于我,则是深感教益,思索不已。在这一年多里,我常常会想起张永昌先生,只是遗憾没有机会向他学习玉器鉴定知识和进一步了解他的经历、见闻。

        世事无常,人生苦短。今年春节后几日,我在给杨震华老师打电话拜年的时候,还请他向张永昌先生转告致意,谁能知道几天之后竟然会生死相隔,接到袁南征兄发来的噩耗短信。第二次来到张先生家里,面对着先生的遗体,恭恭敬敬跪叩三拜的我,为一代专家的不幸辞世,为人文精神最后贵族的风范丧失,无限伤感,痛彻心扉。先生的后事,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故宫博物院、保利博物馆、江苏省文物鉴定站、安徽省文物局、安徽省文物鉴定站等一大批领导机关和单位的重视,许多人不约而同,纷纷从四面八方奔赴苏州,来为一个清贫自守、直道自砺的古稀老人送行。这是张先生一生辉煌业绩的吸引,也是他储备丰厚人文知识的吸引,更是其古风犹存、人格魅力的吸引。张先生现在虽然已经驾鹤西去,看到有这么多的人来怀念他,这让我无限欢慰并坚定的相信,他所尊崇并身体力行的人文精神将会继续恩泽后人。

    (2007年3月28日3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