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谈文物保护单位核定公布的形式

    发布时间:2013-01-06作者:ww

     

        我国《文物保护法》第13条规定了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核定公布程序,这一程序的设定其实隐含了一个前提,即将要核定公布的不可移动文物是明确的,其保护范围是清楚的。这就要求在文物保护单位核定公布时,对公布的对象予以明确,从而保证文物保护单位因取得足够的公示力而受到有效的保护。

        但是事实上,我国现行的文物法律法规都没有对文物保护单位核定公布的形式做进一步的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公布时还只是停留在少数人观念中的指认,没有取得普遍的共识,政府在公布文物保护单位时应包括哪些内容,没有统一说法。这给基层管理工作带来了一定的混乱。

        之所以要提出这个问题,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文物保护连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都不清楚,实施保护将无从谈起。或者就算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内部清楚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但是这种未经法定程序划定的保护范围,在文物对外行政管理工作特别是文物行政执法工作中,也不能成为有力的依据。

        当然或许有人会提出,我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第8条已经规定了文物保护单位自核定公布之日起一年内做好“四有”工作的制度。根据这一制度,届时,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保护标志、记录档案、保护人都将得以明确,文物保护单位将能得到有效保护。但是很显然,在文物保护单位核定公布之日起至做好“四有”工作止,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如果出现破坏文物保护单位的违法行为,就很难进行有效的制止,因为我们的依据不够充分合理。

        要解决这种尴尬处境,就应在核定公布文物保护单位时筑起坚固的堤防。其实说到底,这里面其实有个公布形式的问题。从外国文物保护的立法情况来看,它们一般都比较重视公布形式问题。如《西班牙历史遗产法》第11条中规定:“在将有关财产宣布为具有文化价值的最后决定中应详细描述该文化财产。是不可移动财产的,应界定该财产的准确区域;这一财产的主要部分、附属物亦应明确并应列表(此处的宣布为具有文化价值和我国的确认为文物具有相同意义——笔者注)”。详细描述,恐怕除了名称、地址外,不可移动财产的历史沿革、类别、面积、建筑布局、建筑材料、所有权属、使用情况等,都在此列之中。如此详尽的描述,在我国大概只会在文物保护单位的记录档案中才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在公布文物保护单位时就给予其详细描述,改变以往文物保护给人以“密不示人”或“曲高和寡”感觉的工作方式,则不仅可为我们开展工作提供有力的确定的依据,更可以唤起社会公众对文物的普遍关注与热情。

        同时值得指出还有,其他国家和地区在立法实践中,还比较重视在文化遗产的公布过程中对于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知情权的保护的问题。如西班牙《关于部分阐述“西班牙历史遗产法”(第16/1985号)的皇家法令》第12条中规定:“将可移动物品、历史纪念物和园林宣布为具有文化价值之后,应将此情况告知这些财产的当事人。”再如我国台湾地区2001年修订的《文化资产保存法施行细则》第40条(古迹指定公告、通知)也规定:“古迹之指定、解除指定或变更类别,应由各该古迹主管机关通知古迹所在地直辖市、县(市)政府、古迹所有人、管理人或占有人。”如果我们能在核定公布文物保护单位时及时地让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将使文物保护管理责任尽快落实到位。

        接下来的问题是,在现有的文物法律法律制度框架内,如何对核定公布之初的文物保护单位实施有效保护?笔者认为,有两种途径。一种就是采用上述详细描述的做法,在核定公布文物保护单位时即将有关的信息全部给出,将部分“四有”工作做在前面。目前,我们也有了这样的立法例,《江苏省文物保护条例》在上位法没有做出规定的“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的登记公布上,明确指出了:“对其名称、类别、位置、范围等事项予以登记和公布,报上一级文物行政部门备案,并在三个月内作出标志说明,一年内建立记录档案”(《江苏省文物保护条例》第6条第3款)。另一种途径就是借鉴《西班牙历史遗产法》中关于在着手宣布工作时,制定临时保护措施的做法,在文物保护单位的公布文件中指出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正式划定公布之前适用的临时保护制度。临时保护制度应包括临时保护措施适用的期限、范围,违反临时保护措施的责任等。虽然这一制度在法律上缺少足够的支撑,但也并不违法。

        另外,在第二种途径的保护中,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加以重视。按照我国有关文物法规规定,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分别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和市、县级人民政府划定,建设控制地带的划定要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的批准。这样就在理论上造成了:文物保护单位核定公布要公布一次,划定保护范围又要公布一次,划定建设控制地带再要公布一次,不胜其烦。因此,从各地情况来看,有的地方就化繁为简,一般将后面两次公布的内容放在一起,这也未尝不可。但是也有的地方索性把后面的两次以政府部门的名义(如以文物局和建设局联合发文的形式)直接操作,这样做的后果是减弱了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的法定效力,甚至可以说是导致了无效,是极不可取的。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必须经法定机关公布或批准才真正有效。

    (2006年9月8日3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