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古墓幽灵自掘坟墓——甘肃金昌警方侦破特大盗掘、贩卖珍贵文物案件纪实

    发布时间:2013-01-06作者:ww


        在甘肃分布较广的两汉、魏晋时期的画像石和画像砖,对于研究当时的社会、历史、经济、文化、艺术等都具有重要价值。魏晋时期的墓室画像砖,对于研究处于继往开来时期的中国古代绘画更有特殊价值。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甘肃金昌市文化局博物馆展室里见到了十多件精美绝伦的魏晋时期的画像砖,那保存完整的砖体上,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像、鲜艳如新的色彩,令人叹为观止。而同时,这些文物不同凡响的来历,也使笔者颇感兴趣,于是就直接找到了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完整缴获这批文物的公安民警郑刚,听他娓娓道来。


    张网以待


        2002年12月下旬,一条倒卖文物的案件线索隐隐约约地被甘肃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郑刚得到了,获悉有人手上有一批比较珍贵的文物,正在四处打听买主,意欲出手,并且要价不菲。2003年3月初,线索越来越清晰了,郑刚和中队长张喜他们已基本掌握了货主的情况,也基本证实这个名叫金宏的人手中确有一批比较珍贵的文物。很快,专门侦破倒卖文物的专案组成立了,由张喜和郑刚主要负责。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专案组决定直接由侦察员扮作买主,同金宏接头,先探个究竟再说。郑刚又自告奋勇提出由他装成一个广东文物商人,再由两个民警一齐陪他前往金家,主动找金宏接头。
      
        方案确定之后,郑刚又开始找来很多有关文物知识、文物价格、市场行情等方面的书籍和资料,一连几天都泡在其中,尽量使自己多掌握一些文物知识,谈起来更像个“行家”。

        2003年3月20日,张喜、郑刚还有另外一名关系人经过乔装打扮,由郑刚扮作“派头十足”的广东商人“郑老板”,由张喜扮作出租车司机,由关系人扮作“郑老板”的助手,三人驱车前往位于金昌市区郊外的双湾镇赵家沟村,这里就是有“货”要出手的金宏所在的村庄。几人找到金宏的家之后,开门的是一位年约40岁的农村妇女,张喜和郑刚他们进门之后问金宏在不在,那名妇女说金宏不在,去外地了。寒暄了一阵,张喜得知那名妇女是金宏的妻子,就向其介绍郑刚,说这位是从广东来的“郑老板”,想同老金做点生意,金宏的妻子心领神会,马上表示将话带到。从金妻的表现上,几个人感到肯定有“戏”。


    再入虎穴


        一个星期之后的3月28日,郑刚、张喜和关系人顶着沙尘暴再次前往金宏家,这次开门的还是金的妻子,她一看是“郑老板”一行,就很热情地将门打开招呼他们进了屋。几人落座之后,金妻就打发孩子去农田地里叫正在春种的金宏回来。

        约摸20分钟,和金家小孩一同回来了一个40岁上下的男子,张喜和郑刚他们猜想此人可能就是“主角”金宏。果然,金妻向张喜他们介绍说,这就是我家掌柜的。张喜和郑刚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年纪约40多岁,一身土旧衣服,身高约1.70米,脸庞黢黑,人很消瘦,直观地看上去就是普通的西北农民。说实在的,几位民警一时还很难将眼前的这个人同文物贩子划上等号,唯一让人感到特别的,就是此人眼球混浊,从中射出一种阴森森的目光,让人感到阴森可怕。其实金宏也早已猜出来人是谁,却明知故问:“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助手”马上向金宏介绍道:“这是我们郑老板,想来同你做笔生意。”并作了自我介绍,自称是“郑老板”的助手。“郑老板”随即用广东腔普通话向金宏说道:“都是朋友啦,恭喜发财嘛!”

        一谈到文物,金宏似乎马上兴奋了起来,谈起来劲头十足,从对文物的认识、市场行情等,都讲得头头是道。同时,他也还不时地提出一些很专业的问题试探郑刚,而郑刚也对文物知识、市场行情讲得十分在行,让金宏感到“郑老板”也是个内行。但当“郑老板”提出听说他有一批“货”,想要同其做一笔生意时,金宏却马上说:“你是听谁说的?我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郑老板”一听立即面带愠色地对金说,“既然不相信朋友,生意就算啦!”边说边装出欲走的样子。金宏一听“郑老板”要走,生怕生意跑掉,便赔着笑脸说,“都是道上的人,有话慢慢说么。”郑刚从金宏的语气中听出他其实急于将“生意”做成,便单刀直入:“听说金老板有一批画像砖,这种货在广东那边是很吃香的啦”。此时的金宏已被发财欲念笼罩住了,便不再顾忌,承认自己确实有一批很珍贵的画像砖和其他木器,“郑老板”提出“统吃”,并向金询问价格,金宏张口便是40万元,一分也不能少。“郑老板”暗暗一惊,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小意思啦,有财大家发嘛”。但当提出要看样品时,金宏却又推辞说,“东西现在还不在我手上,这里有几张照片你们先看看,再过几天来行吗?”从照片上看,金宏手上的文物确实很精美,郑刚心里就更踏实了。


    引蛇出洞


        3天之后,郑刚他们又如约赶往金家。寒暄了一阵,双方直奔主题,金宏出去到大门外观察了一下动静,见没有什么可疑,便回身将院门锁上,然后神秘地从院子的一个角落处拿出两个长约40厘米、宽约20厘米的木匣子端到客厅,向郑刚他们说,“这是画像砖样品”,金又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让“郑老板”看。郑刚一看,也被眼前的两块画像砖深深吸引住了,此前他已查阅了很多有关文物画像砖的书籍资料,知道画像砖的基本特点,首先他能断定这是真品而非假货,其次是两块画像砖画得非常逼真、细腻、生动,真可谓是栩栩如生,色彩也非常鲜艳,而且砖的型制保存得非常完整。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后敲定以30万元成交,时间定在后天晚上,还是在金宏家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收网捕鱼


        2003年4月6日晚10时许,一辆汽车在夜色中驶离金昌市区,直奔郊外的双湾镇赵家沟村。车上坐着5个人,除了张喜、郑刚、徐辉和关系人外,还有一名女“会计”——女刑警小贾,她提的密码箱中放着满满一箱钱,看起来足足有几十万。晚10时30分左右,车子停在金宏家的院门前。根据事前安排,张喜和徐辉留在车内观察外围情况,在接到暗号后立即行动,“郑老板”、“贾会计”和关系人敲门进去,金宏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见来人中多了一个女的,金宏狐疑地看了几眼。“郑老板”告诉他,这是“账房小姐”,并朝小贾所提的密码箱努了努嘴,金宏才会意地露出一丝阴笑。“金老板,没有问题吧?成交啦?”“没问题,没问题,我这就去拿东西!”

        金宏出去到另外一间房子里,打开一块盖板,顺着台阶走入一个地下室内,将“货”一件件搬出来。当郑刚他们透过玻璃看到金宏搬出东西的地方后,便耐着性子等待。暮春的夜晚,依然凉气袭人,张喜和徐辉也在车内静静等待郑刚他们的行动信号。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近两个小时,12时30分左右,当十多个装有画像砖的木匣子和几件精美的木牛、木马等一一呈现在面前时,郑刚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便借故上厕所,出去给等在外面的张喜发出了暗号,又悄悄将金宏的院门打开,然后进入屋内继续装作“验货”。就在这时,张喜和徐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来,持枪喝令金宏:“不准动!我们是警察!”正全神贯注地给“郑老板”交货的金宏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震住了,还以为是在做梦,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当“郑老板”和“贾会计”也喝令他不准动时,这才感觉大事不妙,竟一下子吓得瘫倒在地,连声求饶,但为时已晚!

    随即,几名民警下到金宏的地下室进行搜查。这是金宏专门用来藏匿文物的处所,离地约1.5米,下去之后里面呈长方形,面积有8平方米左右,里面除没有搬完的几块画像砖外,还有几十件木马、木牛、武士俑、木耳杯等精美的木器文物,一个个造型生动、雕刻精美、色彩艳丽,民警们小心翼翼地将这些文物一件件搬出地下室,和前面的画像砖摆了满满一地。

        此时,墙上的时钟已指向凌晨2点20分。

        最后,经清点登记,这次共缴获画像砖31块,各类木器套件、散件等89件。当民警押着金宏,带着缴获的文物回到市区时,东方已快露出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自掘坟墓


        第二天下午,张喜和郑刚开始对金宏进行审讯。被刑拘后的金宏还处在惊恐之中,经过一番政策攻心,金宏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开始供述其罪恶行径……

        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对文物产生兴趣,之后便开始在河西一带的民间征收文物。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自己便产生了通过盗掘古墓而一夜暴富的念头。后来,通过多方考证,我认定G县境内一处废弃的古城附近有魏晋时期的古墓群,可能有“潜力”可挖,便查找相关的资料予以证实。后来,由于自己家中盖楼缺乏资金,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便于2001年3月下旬的一天,随身携带上铁锹、手电筒、铁镐、手锯等作案工具,乘车赶到G县,又辗转来到那处废弃的古城。那里地处戈壁荒滩,方圆十几公里荒无人烟。我在那处荒滩上转了好几个小时,凭直观感受选中了其中的一个比较特别的墓址进行盗掘,我猜想这里可能会有值钱的东西。果然不出所料,这处墓室基本保存完好,没有被盗掘过的迹象,里面的几个墓室分别放有一些木器和其他葬品,特别是当我进入墓的正室之后,墓室墙上的画像砖使我狂喜不已,我知道自己今天是真正找到好“货”了,于是,经过近一个通宵,终于盗掘到了一批“好货”,但是却没有料到最终还是自掘坟墓。

        几个民警会心一笑,“只要是鬼,总归要被钟馗所捉!”

        最后,经甘肃省博物馆鉴定,金昌警方缴获的这批文物数量之多、价值之高,在省内也属罕见,除一小部分是一般文物外,其余都是国家二、三级文物,其中国家二级文物就有四件。

    (2007年3月28日3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