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发现方大曾——征集方大曾摄影遗作的前前后后

    发布时间:2013-01-06作者:ww

     

        本报讯  3月16日,方大曾摄影遗作捐赠仪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原《四川日报》摄影记者张在璇先生将他舅舅方大曾遗留下来的830余张珍贵原版底片无偿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方大曾(1912—1937?),又名方德曾,1921年生于北京协和胡同一个四合院里。方大曾的父亲当时在外交部任职,有着较为丰厚的薪俸,优裕的家庭条件为方大曾的摄影爱好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在用母亲给的7块大洋买了一架相机后,方大曾就开始迷上了摄影。1930年,方大曾从中法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北平基督教青年会,后来又到天津基督教青年会任干事,期间和志同道合者组织了摄影学会。1935—1937年,他到天津、唐山、山西、蒙古古等地拍摄了大批反映当地民众生活状况的照片,发表在《良友》、《申报》、《世界知识》等报纸杂志上,获得好评。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他只身前往卢沟桥采访拍摄,并发表了反映中国军队抵抗日军侵略的长篇报道《卢沟桥抗战记》。由于他表现优秀,得到了著名记者范长江等人的欣赏。在范长江的举荐下,他以《大公报》特派记者的身份来到前线,报道抗日前线的最新战况。1937年8月下旬,他在发出最后一篇通讯后,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从此杳无音讯。

        方大曾失踪后,他生前所拍摄的大批底片留在北平的家里,由他母亲保存。根据方大曾的妹妹方澄敏女士回忆,她哥哥留下来的所有底片装在2个同样大小的木箱中,北平被日军占领期间,由于底片中有涉及中国政府抗战的题材,为了防止日伪的搜查,她母亲将一批底片烧掉,只剩下一箱。1947年,方澄敏女士从重庆回到北平,开始保存这批底片。“文革”爆发后,红卫兵到处破“四旧”抄家。由于底片当中有一些国民党方面的内容,她怕被抄后受到迫害,将底片交给了单位的红卫兵组织。退休后,方澄敏一直惦记着她哥哥留下的这批底片的下落。1975年的一天她去单位时,发现用报纸包着的底片在原红卫兵组织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与一些杂物堆在一起,散落在地。她向单位说明情况,将底片要了回来。在单位食堂里,她又发现用来装底片的小木箱被当作收饭票的工具,于是向食堂解释说小木箱是她哥哥的遗物,希望能拿回去留作纪念。在征得食堂的同意后,她自己做了一个新箱子,将装底片的木箱换了回来。取回底片后,方澄敏开始整理这批底片,希望有朝一日能很好地加以利用,以此来纪念她那失踪的哥哥。20世纪80年代,台湾《摄影家》杂志记者通过介绍,登门拜访了住在北京协和胡同10号院的方澄敏女士。他看了底片后,认为很有价值,因此挑选了一部分拿到台湾,发表在《摄影杂志》上。至此,湮没了50多年后,方大曾拍摄的这批底片又重见天日,呈现在世人面前。1989年,方澄敏女士认为自己年事已高,精力有限,无法很好地处置这批底片,因此将其交给中国摄影出版社的陈申先生保管。陈申得到底片后进行研究和利用,他所在的中国摄影出版社编写出版了《寻找方大曾——一个失踪的摄影师》一书。约在1996年,方澄敏女士从陈申先生处取回照片,并于1997年托人将底片从北京带到四川,交给在《四川日报》当摄影记者的外甥张在璇先生。张在璇先生对底片进行整理研究,并于2002年在四川成都举办了方大曾摄影作品展,以示纪念。

        去年8月,中国国家博物馆在云南征集一批彩色反转片时,通过熟人介绍,获得方大曾摄影遗作的相关情况。12月,中国国家博物馆工作人员与中国摄影出版社副社长陈申取得联系,得到了保存这批底片的张在璇先生的联系方式,并立即与张先生就底片的捐赠事宜进行初步协商。今年2月23日,中国国家博物馆张明等赴成都征集这批原版底片。经协商,方大曾的外甥、底片的保管者张在璇最终同意将这批底片无偿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经认真仔细地清点查看,这批底片共计837张,除个别底片的药膜略有脱落外,大部分图像清晰,保存完好。3月16日,方大曾摄影遗作捐赠仪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经过将近70年的风风雨雨,这批底片终于有了一个合适的归宿,这对所有为保存这批底片付出劳动和心血的人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慰藉。

    (2006年8月11日2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