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修史编志也需要执着较真

    ——读《陕西省志·文物志》有感

    发布时间:2019-04-12周劲思

    修史修志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良好的传统,也是史乘存续、文化传播的重要渠道。一部好的志书不仅是一部地情书、国情书,而且是一部教科书、工具书。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修史修志及其价值发挥极为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要高度重视修史修志,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

    遵循这一思想,陕西省文物局率先在全国启动并完成了《陕西省志·文物志》的重修工作。新编修的《陕西省志·文物志》一经出版便受到了文博界、志书编撰界以及出版行业众多专家学者的好评,一致认为《陕西省志·文物志》坚持以“体例完备、资料翔实、科学严谨、特色鲜明、经世致用”为目标,集述、志、记、图、表、录、索引等多种体裁,全面系统地记述了陕西省境内现存上起旧石器时代、下迄近现代并列为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的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与石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以及各收藏单位馆藏一级文物和少量虽非一级品但具有特殊价值的珍贵文物。坚持以时间为轴线,以文物保护管理、博物馆建设、考古发掘、科学研究为篇目,全面客观地记述了陕西文物事业改革发展的历史。志书编纂者秉笔直书、博采众长,既融入了近年来文物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又图文并茂,大量辅以文物地图、数据图表和照片资料,以事系人,因事及人,充分展现了陕西文博工作者的良好精神风貌。可以说,《陕西省志·文物志》不仅是一部记录陕西文物以及陕西文物事业发展的百科全书,而且是当代陕西文物工作者向今人和后人奉献的一部文化大作、精神巨制。

    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有幸与《陕西省志·文物志》总编纂吴晓丛先生相识相交,也耳闻目睹了一些关于吴晓丛先生编纂《陕西省志·文物志》的感人故事。吴晓丛先生在陕西文物博物馆行业摸爬滚打几十年,曾历任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汉阳陵考古陈列馆馆领导、陕西省文物局博物馆处法规处处长、陕西省文物局副巡视员等职务,是名副其实的领导干部、专家学者。丰富的工作经历、深厚的知识积淀、谦和儒雅的为人处世,使得他成了《陕西省志·文物志》总编纂的不二人选。

    修史修志关乎历史延续、文化传承,关乎当前建设、未来发展,是一项极具意义的大事业,也是一项具有挑战性和需要耐性的苦差事,尤其对于陕西这样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有着五千多年文明历史,先后有14个王朝曾经建都,文物古迹历史遗存浩如烟海的地方,就更具挑战性和时代意义。可以说,一部陕西志,半部中国史。为了编修好《陕西省志·文物志》,七年来,吴晓丛先生可谓殚精竭虑、夜以继日,与身体意志较真,与历史事实较真,与一图一字较真。为了保证志书记载的准确性和科学性,他东西步度,南北占详,纵览文物、考古、社会、历史、文化、艺术等多学科多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及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资料,对诸如一些古墓葬墓主人的身份,各个遗址与古建筑的年代与性质,保护单位名录以及公布批次,器物定名和尺寸等等,以往凡传闻异词,旧志讹漏,图书资料记载舛谬,乃至学界有歧见者,必字斟句酌、调查考订,或择善而从,或诸说并存,予以注释说明。对于一些记述不清、数据模糊的文物遗存,则亲自前往,实地校勘。七年来,他和他的同事们足履所及,竟达30多个县区400余处遗迹遗址。对于一些论点材料表述存疑者,则反复探讨,不轻信、不枉信,力求取得共识后定稿。对于一些长期讹传,他广征博引,充分吸收最新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纠谬误正视听。例如:位于西安长安区的所谓“周穆王陵”和位于咸阳渭城区的所谓“周陵”,20世纪50年代,囿于当时的认识水平,当地政府按照周代陵墓分别将其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20世纪80年代和21世纪初以来的考古发掘资料却证明,这两处所谓的周王陵,前者实则是汉墓,后者实际上是战国墓葬。为使志书记载科学准确,同时考虑到已有的政府公布并未撤销,他严谨以待,特意在正文中将其定性为“相传为周陵”,并如实写明了考古调查的结论,使得自古以来关于“周陵”的讹传得以澄清。又如,位于杨凌区内的“隋炀帝陵”,在撰写条目时,他敏锐地注意到2012年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扬州市的考古发现(发现东西并列的两座墓葬,出土有“隋故炀帝墓志”、铜衔环铺首、金镶玉腰带等),从而客观地对这些资料加以引用,虽并未因此轻下结论,但明确指出,这一发现“为探明隋炀帝杨广的真实葬地提供了新的重要资料”。

    为确保对志书收录对象记载的客观真实,他不顾多病的身躯,总是尽可能多地前往文物遗址遗迹所在现场,亲自进行实地踏勘、测量、拍照。由于历史发展、岁月流逝,一些较早由各级政府公布的保护单位情况明显发生了变化,甚或损毁不存,对此,他总是带头实地踏勘,不简单利用已有资料,不照搬照抄沿袭旧说。比如,对泾阳红军前敌指挥部、蓝田的华胥陵、高陵的吕楠墓、石泉县中坝造纸作坊的现场踏查,发现这些遗迹遗址早已迥异原貌。为了防止贻害读者,他特意在保留该条目的同时,既对原来遗存的情况进行了记述,又对今日的现状进行了如实描述。如在吕楠墓条目撰写中,就特别写明:“2008年,为保护文物,防止石刻被盗被毁,墓前石刻全部搬迁至县文化馆内保存。由于今墓冢已平,故墓园地面已经无迹可寻。”对于“石泉县中坝造纸作坊”,则客观记载:“2012年,石泉连降大雨,造纸作坊原厂房、仓库、宿舍等建筑及其附属造纸设施多为洪水冲毁。现仅存红砖砌筑的高烟囱,方形、圆形或椭圆形储水池,沉降池,抄纸池等十余个,以及局部厂房残垣遗迹。”

    为了确保志书的质量,减少勘误,他坚持亲力亲为不放过每一次校对的机会。从形成初稿到正式付梓,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面对一部文字多达360万字、图版超过3600幅、文物条目超越5900则的志书书稿,即便是生命一遍一遍拉响警钟,他依然坚持不懈,顽强以对,不放过每一个文字、每一张图表、每一个数据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全部书稿他竟进行了多达7次的校对,有些章节的校对甚至超过了10次。不仅如此,他还执着于对每章简述和全书概述的勘校,字斟句酌不遗余力,力求表达准确表述精当。正是有了吴晓丛先生以及他的同事们的坚持不懈、执着较真,才使得《陕西省志·文物志》更加富有历史气息、文化气息和人文情怀,更加富有阅读情趣和存史资政教化育人之功效。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2017年第28届北方15省市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图书评奖中,《陕西省志·文物志》荣获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图书奖,在2018年陕西省第十三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评奖中,《陕西省志·文物志》再获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著作类)一等奖。毫无疑问,这是对吴晓丛先生以及参与《陕西省志·文物志》编纂者七年来辛勤劳动的最高褒奖,也是对他们秉笔直书、执着较真,为党立言为国存史精神的最好礼赞。

    相信在这个崇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新时代,那种甘愿付出、执着较真的史志精神一定能和《陕西省志·文物志》传播一起,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让文物说话,让历史说话。

    中国文物信息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