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谋良策出实招 着力提升文物保护利用水平​ — — 两会代表委员谈文物保护利用改革创新

    发布时间:2019-03-13

    王震中委员:依托学科化推动传统文化实现“两创”

    本报记者  李  瑞

    @@16055@@81287_yangyc_1552367773512_meitu_8.jpg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2017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要“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要“推动高校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必修课……公开课”。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部副主任王震中有了自己的思考,“高校究竟应如何做才能推动传统文化进校园、实现‘两创’?”

    王震中认为,“关键在于传统文化的学科化”。他以炎黄文化为例进行了说明。炎黄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炎黄文化的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也存在许多困惑。比如科研与教学脱节,科研成果不能及时转化为教学内容;再比如各地有关的科研是散点式的,缺乏总体规划,很多成果无法得到系统性的总结,无法将不同成果内在地联系成一个整体等。

    面对这些问题,信阳师范学院的做法是依托学科化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信阳师范学院于2017年12月成立炎黄学研究院,并从2018年9月新学年开始,以大学本科二三年级必修课的方式开设了“炎黄学公开课”,也在着手编写《炎黄学概论》作为教材。这是把炎黄文化研究“升级”为“炎黄学”,要用“学”来梳理出学术界关于炎黄文化的基本脉络和科学体系。信阳师院把传统文化学科化的做法,使教与学、教与研有机统一,使炎黄文化研究真正进入高等教育课程体系。

    王震中认为,传统文化的许多侧面都有待于学科化,信阳师范学院在全国先行了一步,经验值得借鉴推广。一是炎黄文化进课堂,变“学问”为学科,从大二开始授课,适合大学生已有的知识准备。二是各高校应把传统文化纳入“优势特色学科群”。三是既是学科,必须有教材,各校应因地制宜,编写类似《炎黄学概论》这样的教材。四是在师资上,信阳师范学院分两步走的办法是可行的:即第一步聘请该领域全国知名专家学者组成授课教师团队,第二步逐步由本校教师接手,实现授课教师的“本土化”。五是教法需要改革。这样可以设计出该课程的学科体系及其各位授课教师之间的相互关联性。

    其次,授课教师在课堂上需有意识地作学术史的梳理和阐述。例如,自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与炎黄研究有关的学术界关于“信古、疑古、释古”的学术思潮,就需要在教学中加以梳理和讲述。还需要求老师在讲课中体现“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以此启示学生如何做学问,也可极大地提高大学生对传统文化公开课的兴趣。

    最后,传统文化有优秀亦有糟粕。课堂上既要阐述那些具有超越时空价值的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素养,也要分析那些具有历史局限性或已被实践证明应该淘汰的部分。“两创”就是在对传统文化的扬弃中进行的。


    张自成委员:全面应用新技术保护性监测不可移动文物

    本报记者  徐秀丽

    @@16054@@81286_yangyc_1552367768988_meitu_9.jpg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显示,全国目前共登记不可移动文物近77万处,文物数量较“二普”有大幅度增长。同时,国家加大文物保护、财政支持和行政执法力度,文物保护取得了重大突破。

    “但由于我国不可移动文物类型多样、分布范围广泛,近年来,受经济利益驱使,屡遭人为破坏,文物保护难度加大。”全国政协委员、文物出版社社长张自成直言不可移动文物保护面临的严峻挑战,最现实的是文物执法督察面临任务多、责任重、人员少的困局。据统计,设有专门文物执法机构的,省一级占54%、地市级占17%、区县一级仅占6.4%。基层力量的薄弱,导致执法巡查、安全检查等日常性监督管理工作,只能针对文物保护单位来开展,未能覆盖到全部一般不可移动文物,而一般不可移动文物又多分布于农村、山野等地,数量多、范围广,巡查难度更大。

    另外,张自成注意到,在文物破坏案件中,违法主体为法人的占比最高。仅2017年,文物部门查处有关国保单位的文物违法案件共90起,其中法人违法案件高达64起。同时,由于信息反馈渠道不畅、上报制度缺失和主体责任、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等原因,文物违法案件隐瞒不报现象时有发生。

    据了解,近年来,国家文物部门运用卫星遥感和无人机技术对部分国保单位和长城点段进行监测试点,效果非常明显。

    目前,江苏、浙江、山东等地利用“互联网+监管”实施文物违法信息监控,山西、内蒙古、辽宁、浙江、河南、陕西等地探索利用无人机开展文物安全巡查。

    “而新技术手段在全国文物部门的应用却十分尴尬。”张自成说,“总体来看,全国大部分省份尚未采取新技术手段开展文物督察,文物执法装备缺乏,也就导致主动发现问题难、执法取证难、执法过程留痕难、执法档案管理难。”

    “卫星遥感、无人机技术具有获取信息速度快、周期短、范围广、信息量大且能实时动态更新的特点,这些新技术手段既能大大提升文物监管能力,有效弥补监管力量不足等问题,又可以及时准确发现问题,做到‘早发现、早制止、早处理’。”张自成认为,应对我国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性监测全面应用卫星遥感、无人机技术。

    张自成建议,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切实加大经费支持,文物部门积极拓宽遥感卫星、无人机、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应用范围,建立“天上看、网上管、地上查”的工作模式,扎实提高文物监管督察能力。

    “各地文物部门也应主动报请省级人民政府划定公布前七批国保单位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尽快公布国保单位本体构成、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录。”张自成补充道,“对发现的违法问题直接进行督察督办,严重恶劣的约谈地方政府负责人,适时向社会曝光。”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